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四章:硬气
    博彩区,李庆和和张小飞在家里拉到了不少赞助,但安全起见都压了三五百万,至于赵茜。非常有气势的直接代表自己和赵家下了一千万。

    我身家已经不够一亿了。不过也几乎全盘压上。毫不犹豫刷了五千万。这场战斗必须赢。

    “一天,虽说咱们还没鉴定出是不是兄弟,但现在也要先胜似兄弟,可别让我输钱了。”

    夏瑞泽上次给我送了钱,这次却没有。在我这边下了两千万的重注,然后过来调侃的鼓励了我两句。

    “瑞泽哥,刚才多谢了。斗法我自会尽力而为。”很无语他身为审查官,居然能参与赌博,但也不好多说什么,谁让夏家后台这么硬朗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的博彩下注时间结束,虽说我这边下了不少钱,但比例还是达到了一比二的程度,具体多少人下了注,也没有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这在我的预料之中,毕竟没有几个人是真正看过我们战斗的,在他们眼里,一个寻道中期巅峰的人和一个寻道后期巅峰的人对决,赢面并不高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之前率先下了五千万重注,引来了跟风者后才出现的结果,否则或许堵住还会更大。

    准备的提示声响起,身边的美女就示意我准备上场,我欣然答应,但看着周围这么多的人,我心中也不禁骇然,众目睽睽之下斗法,总是有种暴露实力的嫌疑,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,原本多嘴多舌的姬臣不见了,表情变得深沉干练,那股经过无数次激斗后才有的气息开始弥漫整个赛场。

    我能感受到经历生死后,才展现出来的气魄,姬臣绝对是位强敌,毕竟能参加这场大赛的都不是普通人,还靠手段把我逼到斗法台上,智谋更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好久以前我就想要和你斗一场法术了,我听说你鬼将养了好几个,各个实力都在你之上,你又是阴阳家的传人,还有鬼道的法术傍身,在大龙县翻天般的厉害,几个世家都拿你没法子,我也无需隐瞒,其实你和我很像,你请的是鬼,我请的却是纸人。”姬臣说罢,从腰间那拿了一把的纸人,往以上一丢。

    霎时,纸人就从地上跃起,一个个拉着手,诡异的胀大,最后成为孩童般的大小!

    那些纸人围着姬臣在那起舞,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歌词。

    最后他还拿出了两只更精致的纸扎人,拉平后,拿了一只笔,给她们画了武器和盾牌,默念了咒语丢在了地上,很快之前的男女童子也跟着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个童子手上拿着圆盾,手里拿着弯刀站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“论撒豆成兵的法术,我们神纸门就有不少,数量可不比你们养鬼道的少了。”姬臣看着一群的纸人已经化身成为兵将,脸上布上了一层寒霜,因为他也不敢小瞧我。

    我二话不说摸了魂瓮,放出了宋婉仪和黑毛犼,以及江寒。

    惜君跟在我身边,已经不喜欢进入魂瓮里了,她的实力是最神秘的,吃下了如意手链的宝石后,她没有了等级的气息,平时无害的时候,眼珠子也是正常人的形态。

    所以全部的人都觉得她没有攻击力,纯粹就是个小女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惜君也很喜欢受到这种注目,因为她是鬼王了,要有鬼王的矜持,她就拉着我我的手,吃棒棒糖。

    宋婉仪一身的紫衣,飞在空中时,所有人皆有了惊艳的感觉,寒霜一样的双颊,就跟女神似的,除非面对媳妇姐姐,否则我想象不出有哪位鬼将比她现在还艳丽。

    江寒一把银光枪,威武不凡,一副紫金盘龙铠,覆盖了身体百分之八十的范围,头盔也是古代武将的样式,一道盔缨很长的摇曳到腰际,重要的是一面巨大的紫金盾几乎把我挡得密不透风!

    黑毛犼出场更是凶横,四条紫金鳞臂爪闪闪发亮,实际这装备是给擅长武斗的鬼将使用的装备,但现在为了它,我一次买下了两幅共四件,经过了改制后,简直成了为它量身定做的霸道武器。

    三个鬼将的华丽亮相,惊动了看台的人,倒让惜君这小女孩注目度大降,不过惜君根本不在乎这个,她只想安静地做个吃棒棒糖的小女神。

    “这装备,太他娘华丽了……我这辈子怕赚不到这么多钱哪!早知道就让天哥把实力先亮出来才是!我这钛合金狗眼呀!”张小飞在那嚎起来,忙跑去问能不能加注,赌个半场也好呀。

    李庆和也愣住了,这装备其他人或许看不明白,但他以前和我一起并肩作战好几次,本来就厉害的鬼将,现在焕然一新,怎么的都会更厉害才对,他也不是笨蛋,当即跟着张小飞去了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比赛的倒计时结束后,电子铃铛声响起,战斗也开始了!

    宋婉仪有了手镯,现在又有一身能增强身体各项能力的新衣服,施法的速度更快了很多,无数的风刃和阴锥不要钱的轰向了对方的纸人。

    黑毛犼是肉搏战的猛兽,江寒是防御战的武将,宋婉仪则是远程探测对手实力的炮台。

    风刃的攻击纸人时,这些纸人虽然能够抵御,但根本撑不住几会功夫。

    黑毛犼不甘示弱,喀嚓喀嚓的铠甲摩擦声到处都是,它却跑得踪影全无,对手在如此嘹亮的杂音下,很容易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有惜君在我身边,她们三个鬼将都不需要守护我,全部进入了攻击状态!

    “嚯!”测量了对面的防御力,江寒立即仰天怒吼,盾牌哐当的斜插在地上,浑身的鬼气汹涌的爆发出来,长枪往紫金盾上一搭,轰的一声震天响,他整个身体都撞了出去!

    那是他的冲锋盾绝招!

    速度惊人的江寒推着巨大无比的盾牌,一路上撞向了一个个纸人,这些纸人变化的战士怎可能和这股猛烈的冲击力抵抗,全给斜插在地的盾牌撞飞了出去,惯性之下,甚至许多的纸人都给盾牌的尖刺撞破了。

    姬臣的两个童子确实有一手,速度快如雷电,也冲杀了过来,但江寒的冲锋势不可挡,直接撞飞了冲过来的童子,虽然接触的时候身上铠甲快速的挨了童子几刀,却没能在紫金盘龙铠上留下半点伤痕!

    这两个童子看似平常,来历却不一般,一般的人以为她们无害,可一接触她们,脑袋什么时候掉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姬臣正是深知这点才大惊之色,本来他算算我鬼将的实力,也不过是和他的纸扎人差不多,但现在有了威力强大,坚固无比的装备后,这纸扎人居然也给击破了!

    他连忙手里拿出了五张玉牌,一把雕刻刀,迅速的在这些玉牌上连划几笔,随后把玉牌丢到了地上!估坑池号。

    五个后期的神将威风凛凛挡在了他面前,并且一个扛着一个的抵在江寒的前面!

    两军碰撞,金铁轰鸣,震得周围的人都惊叹出声,江寒以一敌五,自然无法再前进半分,给震得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往无前的气势,却撼动了无数人的心弦。

    “吼!吼吼!”仿佛冲天而降一般,黑毛犼出现在了五个神将的后方,伴随宋婉仪的风刃,它如巨神踏下,疯狂把几个神将拍飞出去,最后嘴里咬着其中一个撕扯起来,那神将惨嚎出声,最后灰飞烟灭!

    短兵相接的对抗只持续了一会功夫,数十个鬼将级别的纸人,两个大后期的鬼将童子,外带五个后期的鬼将全给消灭干净了。

    有了装备的鬼将,根本没把这些杂兵放在眼里!

    “我!我投!”眼看情况不对,吓坏的姬臣回头就跑,一路还丢起了纸人!黑毛犼一瞬飞上了空中俯冲而下,把他扑倒在地!

    正在准备要投降的姬臣给扑成了狗爬式,剩下话都说不出来了!

    狰狞的爪子下冒着鲜血,黑毛犼的紫金鳞臂底下全是倒刺,给这一扑,姬臣痛得差点昏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群纸人,全给远程攻击消灭殆尽,我缓步走过去,脸色阴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投降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比赛中要不就得下擂台,要不就是投降,黑毛犼的爪子挪动了下,直接把他身体给划出了许多的伤痕。

    还没回答,姬臣哀号一声,这次是真的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闲着,猛踹了一脚他的软肋,把他直接踢醒了过来:“投降么?不投降就把你打哭了。”

    姬臣醒过来,直接鼻涕眼泪都跑出来了,却嘤嘤呜呜的,硬气无比的没投降,我一想,不对呀,这家伙比李破晓还硬气?

    又踹了几脚出气,结果这姬臣直接尿裤子了,我把他下巴扳了过来,娘的,原来他刚才逃跑的时候,给黑毛犼从天而降,扑得下巴撞到了地板上脱臼了!

    这能说话就见鬼了!

    话都说不出了,也不能投降,几个评委看情况不对劲跑了上来,按照规矩再打下去也不好,我看差不多就把说有鬼将收了起来,只留下了惜君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