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4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六章:地火
    结果王元一起脚作势要踹,给气笑了:“娘的,没个正行,我今晚会直接去你们那边守夜。主要是夏一天而已。我总觉他不是一般倒霉。什么事情或多或少碰上他都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那你可以多带点人手来保护我嘛。”我笑道,结果自然给他拒绝了,我们这边散修区分不到半个人,出了事也是爹不亲娘不爱,谁管得了这么多?

    大老板的零区和世家的一区分到的护卫最多。有不少入道期的高手坐镇,肯定没问题,这就是王元一拉我来告诉我的原因。是怕我晚上睡太死,出了事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说罢,王元一就走了,几个队友也正在一边等着他。

    我们三跑跑只能回赛区那边。

    可看向了提示板,我们愣住了,赵茜居然赢了比自己实力等级高的人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呢?”我有些不相信,赶紧拿了票据去验证,结果服务员爽快给我结了账,确定是我赢了。

    李庆和和张小飞都是不可思议的愣了好久。张小飞表情最丰富,这越级打赢对手的,在他眼里也就除了我了,现在赵茜都行,冲击力就太大了:“这战斗太有悬念了,都怪王元一这货,关键时刻把我们拉去了!”

    “赵茜行呀!我还不知道她那么厉害呢!”李庆和也很意外,就拉了身边一位看起来比较认真看的世家子弟问起来:“兄弟,刚才那小姑娘怎么越级赢的?是不是用了什么巧劲呢?”估阵反血。

    “什么巧劲?没呀,符法对轰呢,那小姑娘厉害,一套一套的,太崇拜她了,好多人都兴奋坏了,刚才还有几个人要去给赵茜美女组织啦啦队呢!”

    我们都是一愣,心中巨震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赵茜就回来了,居然一副毫发无伤的样子,看到我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天哥!李哥,张小飞!怎么样?看到我刚才的表现了么?”赵茜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顿时一阵尴尬,最后看到我率先点头,李庆和和张小飞都小鸡啄米的跟着点头起来,要说没看,那就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“赵茜姐,我们哪能不看呢!纯粹的符法对轰!啧啧,一套一套的,我张小飞太佩服你了!”张小飞学着刚才的兄弟说道,在那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赵茜,最近你的进步大家有目共睹,居然能一套套的压着对手打,唉,看得我也热血沸腾呀,以后你们大龙县赵家的符法一道,就要名扬天下了,家里的重心怕也要以你为主啦。”李庆和违心的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符法对轰!什么压着对手打?”赵茜气呼呼的扫了我们各自的表情,最后定格在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暗道糟糕,而且骗赵茜终归是不好,就决定把实话说出来,结果一群人就冲了过来,把我们三全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赵茜姐!我们是你的支持者!我们现在创建了赵茜声援会了!您可一定要加油呀!你的每一场比赛,我们都会录下来放到专门的网站上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抢注了你名字的网络域名了,往后你可要经常上去发表下看法!”

    赵茜长相甜美,听这群粉丝团的说法,法术似乎还很厉害,这我就闹不明白了,难道张小飞和李庆和都没忽悠对?

    有世家粉丝团的冲击,我们的狼狈境况也得以化解,赵茜正在那对付世家公子们的恭维。

    这些世家公子居心不良,以粉丝团为幌子接近赵茜,我们当然不敢掉以轻心,所以三人就只能在旁边暗中保护。

    好容易打发走了世家公子,我们开始把王元一的话转告了赵茜,不过赵茜反而更担忧我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散修没有人权,这众所周知,世家倒是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,要找肯定是找我,不过这里人多,也没想象的这么可怕。”我安慰大家。

    “咦,孙重阳和李破晓都要上场了!”正说话间,张小飞指着显示器说道。

    第一天的比赛很紧凑,八个场地都在使用中,毕竟对战的人手还是很多的,赌局也正在同时开盘着,孙重阳和李破晓都不是一个场地的。

    “入道期!”

    “真是入道期!这个年龄居然入道了!”

    我们看到李破晓的名字的同时,周边的人也都发出惊愕的声音,李破晓借僧前不知多大年纪,而借僧后,确实是入道了,这次隐瞒不了实力,会前为了比赛的公平,都经过了系统的检测,所以赌注都十分的倾向目的性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年龄就是入道期,简直能用天才形容,有些人一辈子都达不到这个高度,但李破晓却做到了,直接就是入道期。

    大家不知道的是,他还是乾坤道的传人,符法一道厉害得很,就是我现在对上他心里都有些发怵。

    入道对上寻道后期巅峰,战局说好听是没有悬念,说不好听,那就是欺负人,赌注也开到了目前以来最悬殊的比例,而且几乎没人去赌。

    相对我们以前同样惧怕的孙重阳,他倒是中规中矩,并没有突破到入道。

    李破晓的局我没去赌,赢了也拿不到多少钱,所以就买了孙重阳赢,虽说大家看到他是太极门高徒,给的赔率比较低,但蚊子再小也是肉,我还是下了一千万。

    比赛开局后,李破晓又是轻松的秒杀了对手,而孙重阳也轻松赢了战斗,看来两人师承确实和别家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李庆和的对局,这一局我同样压了李庆和赢,却是属于友情下注,充充场面。

    李庆和运气不好,遭遇的是和他同样等级的高手。

    可幸运的是,两人同样都是远程战的高手,只是看各自施法的速度而已,一场的对决,李庆和受了轻伤,但也险胜对方,看来最近这段时间他修炼得不错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比赛差不多了,很快我的电话就响了,是个陌生的电话:“喂,谁呀?”

    “不是谁,这场你别输了,你要的东西,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电话里的人用了变声器,说的话不阴不阳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东西?”我皱了皱眉,就算不说,我在第一场也要赢吧?不过这是间接的暗示么?

    电话直接挂掉了,我脸色微微一变,看来是有人在操控赌局,我不知道他这个时候电话来叫我别输的原因,但想来肯定有他的计谋。

    很快我的名字就出现在了屏幕上,上面写着我的名字,以及门派,还有等级实力。

    门派写着阴阳家,道统上面却写着养鬼道、阴阳家、四小仙,我吃了一惊,看来组委会把我调查得很通透。不过巢祖的道统他们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的对手是常巧鹏,桂市常家的长子,三十多岁,单打独斗如果不是入道期,基本对我没什么威胁,我连他道统都懒得看了。

    去了服务员那,赌注居然是我一,对方二,我实力比对方弱,居然会出现这情况,看来第一战给大家的心里震撼太大,都赌我赢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可能故意赌自己输,输了就出局了,所以就把家当全压了进去,可惜我的赌注在这么多款爷下注后,也只是沧海一簇而已,并不能带来任何影响,比例波动不大。

    废墟中,对面几百米开外的常巧鹏快速的铺下了法案,连祖师爷的法相都准备好了,一把金钱剑,一把红色的火铜沙,三张红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我一看愣了下,立马招来了几个鬼将,并快速的拿出了一沓的替身人偶,生怕出点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家伙下了血本,那三章符纸应该十分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江寒!扛我过去!”我命令道,江寒立刻就把我扛到了肩膀上,往对方那狂奔,替身的人偶很快洒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可惜常巧鹏并没有引动什么天雷或者地火,似乎这人还十分的狡猾,难道他在等待我近身?

    “上楼!黑毛犼和宋婉仪去试探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江寒跳上了高楼,在上边疾走,我在高处往上看,这家伙还没动静!

    几百米的距离,黑毛犼和宋婉仪顷刻就到,立刻展开了攻击!

    我已经摸好了魂瓮,随时召唤两位鬼将,惜君跟在我后面,还是淡定的吃着棒棒糖,一副诸事勿扰的模样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终于,黑毛犼靠近的时候,红色的火苗从火符中冲出来,形成了龙卷一样的旋风,搅向了黑毛犼和宋婉仪!

    风刃靠近这空卷,给吸收了进去,而黑毛犼给卷到时,身体瞬间就烧了一片,要不是躲得快,立马就要全身都给染上这诡异的猩红焰火。

    黑毛犼痛得狂吼一声,而常巧鹏看到黑狗烧伤,露出了高兴的笑容,觉得自己的符法有效,就等着那火焰烧身,把这黑狗烧死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倒也真厉害,刚才我的小心翼翼,反而让他施法成功,引动了对鬼有特效的红色火焰。

    “准备近身战!鬼道借法!血衣!”我轻喝一声,也不在隐藏实力,施展了血衣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鬼将浑身都冒着恐怖的苍红火焰,实力发疯似的狂飙起来,刚才黑毛犼那点小伤,在血衣中全部愈合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