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八章:保护
    “别吃呀!惜君!”我赶紧制止她,估摸着这机器太薄,给她当巧克力了!

    “哥哥,这个蛮好吃的。惜君不能吃么?那都给哥哥吃好了!”惜君偏着头。一副疑惑的表情,最后把平板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吃的呀,我的小公主……”我看着平板已经给她咬了一小块屏幕。心顿时凉了半截,这还能开机么?

    观察了下,还好启动键还在,但底下的壳子和一小部分的显示屏坏掉了,我按了下电源键,下方给吃掉的屏幕闪了两下,黑乎乎的一个圈,还好质量不错。似乎没伤到关键的位置。

    要不是惜君矜持了好多,咬掉的只是接口和小部分显示器,换了以前,没准这一半都没了。

    屏幕闪了几下,正常的打开了里面的视频,又闪了几下,我生怕它会随时断电。

    点开了视频后,里面显示的是我房间里的一切,但却是以另一个角度拍摄的,看了一会。就像平时看灵异电影似的。一闪一闪的,最后还有我睡觉的视频,我知道,这是对方在威胁我,意思就是我正在给她们监控,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她们眼里,如果不听命令,没准就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视频到了最后,一段文字就从信息中出现,大致是要我把血云棺古籍上册放在房间里,然后他会在我去会场之后来取走,如若不然,取走的会是我的颈上人头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把平板丢到了身边,看来真有人打了古籍的主意,还知道古籍上册在我手上,那到底是谁泄了秘?自己人?还是张栋梁?周善?

    周善把古籍给了我,想来没必要泄密了,自己人知道的就那几个,难道是孔立?他没那么大胆子。

    张栋梁就很有可能了,樊虚问也给是他放出来的吧?要不然官方监狱哪能随便把人救出来?

    妈蛋,这群人偷窥上瘾了,之前是姬臣在树上安装了监控录像,这次就厉害了,直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室内偷拍了我。

    看这视频还带移动多角度偷拍的,不得不把我惊得魂飞魄散,难道是隐身雨衣又重现江湖了?

    我这还有一件呢,虽说烂得效果都没了,正打算找人帮我修复,但这应该不是独一无二的,肯定还有人有,难道走尸匠的师兄师弟们来了?准备装神弄鬼死灰复燃?

    难道是秘密潜入会场的人做的事情?这么多人想要古籍,看来血云棺很受欢迎,藏着的秘密肯定很多,应该有部分我不知道的好处给有心人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又想起了周善,这大舅公煽动的功夫一流,难道他骗完了鬼,又跑去骗人了?把我有上册的事说出去了?引来一群有心人找我麻烦?

    可不对呀,他现在实力没恢复过来,讲条件当说客也是要有相应实力的,要不然很容易给杀人灭口了。

    而且大舅公没事引动别人找我麻烦干什么?难道他给人抓去严刑逼供了?

    我想不通其中的关联,心中不禁有些害怕起来,看来阳间实在不安全,今晚还是别在这睡了,我宁愿去阴间和鬼兽玩儿去得了,十方大海应该也有海岛什么的吧?

    事不宜迟,我摸了下小鬼棺,瞬间召唤出了四十九个小女鬼,把整个房间几乎填满了,只要有人用隐身雨衣,我肯定能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四十九个小女孩挤在一起,却没发现对方。

    我收起了小女鬼,使用阴阳令准备借道阴间逃难去,反正晚上不在这睡,他肯定拿我没办法。

    刚要离开,外面的敲门声就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出来下吧,有点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声音挺客气,以为对方真有什么事情,就走出去启开了门。

    几个穿着很时尚的公子哥却站在了外面:“兄弟,散修吧?收保护费了,一百万有的吧,我们刷卡机也带了,你刷一下就好了,我们是南市风云十二少,交了保护费,你们散修以后走在会场里,都能报我们哥几个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费?什么保护费?你们能保护我么?我给你们一千万!就堵在这门口和窗口就行。”我想了想,脸色阴沉了下来,这风云十二少倒是牛。

    “啊!是你!打得姬臣屎尿横飞的那个!”说话的人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想交个朋友,呵呵,保护费只是我们胡说的,你看我们才几个人,哪敢收您保护费!”身边的人赶紧使了下眼色。

    “嘿嘿,收吧,我今天赚了不少钱,守住一晚上,给你们一千万,你们想想,这里哪有几个散修能拿出一百万?”我冷笑说道。估布圣弟。

    “你家鬼将全都是鬼将大后期的,给我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收呀!”几个人退了一步,最后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“喂!别走呀!我真的是需要你们保护呀!”我赶紧的要叫住这群人。

    结果这些人以为我要打残他们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可正要返回屋子,眼前几个人就撞上了另一伙人,这伙人人数更多,实力更强,因为给这几个没眼的人撞上,立马骂骂咧咧起来,还揍了那三个人一顿。

    最后横眉往我这边走来,可等领头的人看清我后,就低声和同伴说了什么,随后绕道另一头,去向寓所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别走!收保护费的吧?我给保护费!”我喝止了这几个寻道后期的玄门世家修士。

    要知道世家也不是每一家每一户都有钱,也有些靠法术赢来的世家称号,收保护费也属正常行为,昨晚世家要参加开幕式,就没能过来,今天傍晚就没其他事儿,当然要例行公事下,正巧我想要几个人帮我守门下,我好方便睡觉什么的,预防下了阴间找不到地方睡觉,又得返回来。

    世家大会我打了头场战斗,所以他们认识,大家都说我养了一群鬼将打手,可谓同阶无敌,这一个打十个的传闻,早都传开了,觉得为了点钱不至于惹我,所以就没打算收我的保护费。不过其他人是要收的,所以看我在,就绕开了,结果反而给我叫住,这几个人心中估计也觉得奇葩。

    “收保护费么?一千万帮我堵着门口别让人进来行么?”我恳求道。

    结果那几个人世家公子理都不理我,直接跑一边去了,周围散修看着我,猛地摇头,她们不想给保护费,我是要给保护费,天差地别,都觉得我是十足的疯子。

    这年头主动交保护费都没人收,我很伤心,就找了纸笔,写了收保护费请加夏一天微信,并留了号码。

    关起了门,我借道阴间,掉下海的那一刻,我叫出了陈善芸。

    咚一声,陈善芸等鬼将接住了我,漂浮在了海上。

    我带上了鬼面具,才稍微安心下来,看了下周围,茫茫的大海,也不知道往哪边走才是正路:“陈善芸,定位一下这个位置,然后沿着周边找个海岛休息吧,阳间实在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陈善芸拿出了之前城隍的地图,定位了下,随后看向了黑色的天空,扫了眼附近的海域,决定先沿着南边去寻找标注着的一块岛屿。

    可在海面上跑了一会,我回头一看,就见到黑压压的一团团的诡异影子出现在我们后面不远的地方,正快速无比的朝着我们冲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什么?我不是带了面具隐藏了人气么?”我吓了一跳,忙问陈善芸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陈善芸也感觉到了,鬼面具里,她面色惨白:“这些鬼东西才不管人气呢,好像连鬼和同类它们都要吞噬!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