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九章:结合
    把惜君和宋婉仪等都叫了出来,江寒则站在了轿子上。

    “宋婉仪,不要让这群鬼东西靠近,鬼道借法。血衣!”为了预防万一。我给她们全上了血衣,想了想,觉得鬼兽宋婉仪能控制。就问道:“试试能不能控制它们!”

    宋婉仪一副愕然的看着我,说道:“怎么可能,主人,这些都是鬼将中后期的鬼兽,控制一两头还行,控制不了这么多呀,你看看这起码两三百头!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下,还是不死心:“能不能控制其中两三头去攻击其他鬼兽。这会不会让她们内哄?”

    “不会,都是些鬼鲨,鼻子很灵呢,捕捉到异类的气息就咬得死死的了。”宋婉仪一边说,一边施展了阴锥和风刃,把好几头鬼鲨打得跳出了水面!

    我看了眼鬼鲨,勃然变色,这些鲨鱼每一条都有三四米的长度,又肥又壮,牙齿也无比锋利。看来非常的凶猛。

    “好吃!”惜君吃吃的笑起来。这小吃货又想到吃的了。

    虽说是鬼王,不过鬼兽多了惜君也保护不了我们,所以赶紧上岸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说话的档口,一条巨大的鬼鲨已经窜到了旁边,迅速无比的调转了头朝着我们扑来!这个头,起码得四五米左右!

    江寒大叫一声,从轿子上飞起来,大盾撞飞了那鬼鲨!

    那鬼鲨掉回了水里,又再次游了过来!

    我看再这么下去肯定对我们不利,就有些要催促陈善芸的意思:“陈善芸,能不能再快点呢?”

    “最快就这般了,鬼鲨速度很快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陈善芸也很担忧,刚才要不是有江寒,怕就给吃掉了,她们都是鬼将中期,对上这些厉害的鬼鲨,那是一口一个而已。

    逃命的事,谁不尽力,所以我问得是有点多余了。

    一路的逃命,江寒和宋婉仪都把冲在最前面的几头鬼鲨打了回去,不过却也是险象环生,有种逃无可逃的感觉。

    鲨鱼和海兽越聚越多,有的凶猛鱼类我在电视上都没见过原型,这绝对是阴间的特产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给逼得很紧,惜君随手就捞到了一条厉害的鬼兽,三下两下就吃了起来,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海面上鬼兽已经密密麻麻了,算了下已经跑了半个多小时,离得太远,恐怕我也吃不消!来一趟,去一趟,这可都是要命的事!

    人一倒霉,喝凉水都会塞牙,一头巨大的鬼蛇不知道什么时候,忽然从轿子底钻了出来,一口就咬去了梅兰竹菊四位之一的小菊的半边身体!

    鬼蛇虽说吃了小菊的身体,可还没来的急逃下水,就给惜君拖了上来,迅速无比的吃掉了脖子那一截,把小菊的半边身体拽了回来:“小菊姐姐,你的半边身体还要么?”估布反技。

    我吓坏了,这还能要就见鬼了吧?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轿子现在成了三个鬼抬着,连陈善芸都加入了抬轿,小菊哭丧着脸趴在轿子上,嘤嘤的哭了起来,很是委屈:“我的身体……呜呜,小菊再也不能给主子抬轿了。”

    我脸色一苦,也很是伤怀,小菊她们抬了我这么多日子,救了我无数次,居然半边身体都给咬掉了,这可怎么是好?

    她们也不是不死不灭,已经进入了命牌的,给咬掉了一半身体,魂体受创很严重,虽说能恢复过来,但也不知道多少年后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求您看在小菊兢兢业业的为您服务的份上,不要把我处理掉好么?也不要让惜君妹妹吃了我,我好怕死喔。”小菊已经有鬼将初期的实力,话还是能说的,虽说不是特别的聪明,平时也不敢说话,但现在生死攸关呀。

    “唉,小菊,我会对你负责的,我不会丢了你的,你放心吧!惜君,你也不许打这主意。”我赶紧的安慰这可怜的鬼将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这一半我能吃了么?”惜君小鸡啄米的点点头,还拿着小菊的半拉身体。

    我赶紧把小菊的半边身体给夺了过来,给小菊送去,惜君失望的看着,她是什么都不想浪费而已。

    鬼被砍了脑袋,也不会死,就是经常会提着脑袋到处乱晃而已,小菊下半身给咬掉了,当然也没直接死去,抱着自己的下半身哭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我重重叹了口气,心里乱了套,伤感不已。

    外婆的血衣能够给我的鬼将加持,还能给血云棺的鬼将加持,血衣能够把濒死的鬼将恢复如初,可我试过,根本不能给其他鬼将施展呀!

    小菊完了,只剩下半截身体,难道以后把她分离出命牌,然后就这么丢在洞府那边疗养?想想她只有一半身体在洞府那边爬来爬去,我感到凄凉透了。

    “小菊,你别担心,我会想办法让你恢复过来的。”我看着小菊,暗自决心研究出好办法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追兵多不胜数,我也得逃出去才行,好几次我想要借道阳间,但见陈善芸正努力的同步其他三位梅兰竹的步法,努力跑向已经出现了踪迹的岛屿,我就咬咬牙坚持着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!主子快看!”陈善芸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快到了海岛,宋婉仪也不在留力了,把风刃和阴锥都扔了出去,惜君在我的命令下,也吐出了三枚火焰弹,炸向了鬼兽群!

    一连串的爆炸过去,鬼兽给炸飞了十几头,其他鬼兽一时的停顿,让我们上了岸。

    可我这次为了找阴间一块落脚地方,害的小菊身体都断成半截,太得不偿失了,以后五鬼搬山变成四鬼了,等级不一,消耗的力量难免絮乱。

    这片岛屿全是树林,我们狂奔上岸,那些鬼兽同样也是如此,不过上了岸就是惜君的天下了,这小鬼迅速跑去把鬼兽全拖了回来,然后不顾形象的大嚼吃进了肚中,也不知道哪来的消化能力,居然吃了十几头之多。

    余下的鬼兽不敢靠近,转悠了一会儿全走了。

    找了处树林,我布好了四小仙的阵法,开始研究怎么用血衣救助小菊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我尝试使用过血衣给命牌恢复,可惜这并不奏效,而命牌拆开,里面的魂都要灰飞烟灭,加上命牌想要进入魂瓮也不可能,会产生排斥,碎裂当场,所以要救助她们就显得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不过外婆怎么做到的,我现在还十分的惊奇,血云棺肯定不是魂瓮的产物,而她连我的鬼将都能使用血衣,可见血衣是泛用型的才对。

    可没有咒语怎么办?

    心中着急的我只能拿出蓝符,画了通神符,进入梦境。

    惜君她们在外面警戒,可或许是害怕,也或许是因为在露天睡觉,我一直没睡着,熬了两三个小时,心境挣扎了好久的我才进入了梦境。

    睁开眼,媳妇姐姐已经站在了我前面,血色的云团蒙着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顾不得什么,我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就为了这个来找我?”媳妇姐姐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媳妇,这很重要!”我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既然养鬼道里没有,你何不从招鬼道那里借?法术是周瑛自创的,我哪来的具体咒语给你?道统只管沟通神灵,不管这些事物,你还有其他事么?”媳妇姐姐已经很不满意我动不动找她了。

    每一次见她,或许都会打扰她清修一次,虽然知道这一点,但我也是没办法不是。

    可正想反驳,却愕然明白过来,媳妇其实说的很明白了,如果养鬼道不行,就往招鬼道那里借,况且命牌的制作,和小木人的制作也都出自招鬼道,这是两种法术结合的契机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