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七十章:雨衣
    我坐下来想了好一会,想要试试怎么运用和改造血衣,可好半响也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招鬼道咒语不多,一切都以实力为主。可拆分出来也很可观了。好几次用这些咒语和养鬼道的咒语结合,但全都是以冲突失败结尾。

    外婆可真是天才,她是怎么让招鬼术和养鬼道结合的?怎么能让其他鬼将也能享受血衣?

    我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着外婆在血云棺中施展血衣的景象。她的咒语很快,听不清前面的那截,只听到她说了血衣,那鬼王就受控了,还加上了血衣。

    控制,血衣,那不就是招鬼道的控制术和养鬼道的血衣么!仔细想想,前面部分似乎还真是招鬼的控制术。

    外婆的血衣原来是这两种法术的契合。有了两种明确的法术,要施展控制血衣就不难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谢谢媳妇姐姐!我先出去救鬼!”我站了起来,念了咒语准备离开梦境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看我要走,欲言又止的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为何叹息,心中有些担忧:“媳妇,怎么了?舍不得我么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跟个无头苍蝇那般乱转,和母亲一般照顾魂瓮里的鬼、命牌里的鬼,奔波劳累,自己的实力进境也拖累了许多,完全弄反了方向。岂不知磨刀不误砍柴工?这点实力就去奔奔忙忙。事倍功半,徒累人累己。”媳妇姐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听完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越发看重这些鬼,也如同对人一样重视他们,可你要知道,等你全过问一遍她们的境况,会消耗多少时间么?加上那么多道统和法术,你全都不过半桶水,依样画葫芦,别人卖给你多少,你学多少,最后再摆弄得面目全非,七扭八歪,若不是养的鬼强大,你该如何是好?如今你个人的内在修炼已经势在必行,如果不能突破藩篱,一切很快都是镜中水月而已,今日事情还会重演,你可愿意?”媳妇姐姐有些警示性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无言以对,自己修炼得太少,事儿太多,白天解决事情,晚上睡觉修炼两三小时,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个概念。估布住号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等着我增强实力放她出去,我却急于求成的奔波各种各样的线索里,磨刀不误砍柴工,媳妇是想让我抛去琐事,专心修炼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媳妇,我不是当年隐居静修在小义屯的外婆,很多事情着急着等我去处理,说要静修,但静修出来以后呢?”我苦笑一声,实际我也想好好的去研习道法,融汇贯通每一个法术,甚至熟练以后,能衍生出更厉害的道法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越是凶险越要冷静,周瑛哪个法术是静修来的?凶险之后方能知道你要什么,才能结合你掌握的东西去发挥去创造,你基础很好,可惜只会拘泥书本,如此哪里来的提高?再弱的法术,出现总有它的道理,挑了些威力巨大的法术,以力强破,又能降服几次?你的巧劲都哪里去了?不知方法用对地方时,再弱小,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的道理么?”媳妇姐姐不留余力的提点我。

    我沉默了,她说的对,我一本法术挑一些,很多法术都没精练就去学另一种法术,这导致了遇到一些事情自己无法解决的情况。

    出了梦境,我脸色还很抑郁,是找现成的法术去见招拆招了,哪里想过每个法术的来历,真正的本质?

    不过现在小菊魂体受了重创,我不得不先进行治疗,拿出了蓝符,把刚才已经想好了道法对小菊施展了一遍,结果效果确实并不如意,我又继续的整改了下,对着小菊不断的去尝试控制血衣的方法。

    蓝符不少,现在我借法因为实力的增长而使用次数多了起来,术法一遍遍的落在了小菊的身上,毕竟再失败,也是养鬼道的血衣,小菊一遍遍的在微末的红色光芒下恢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高兴,小菊的身体才渐渐的恢复了常态,之前的半截身体已经给她融进自己体内,但光是恢复她鬼将初期的实力,我付出的代价也很大,完全恢复时,我发现我除了使用十几张的蓝符和三四俩的法盐,还耗费了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这样的血衣,和外婆的血衣相差太大,实战上根本没有来不及。

    我又再次的改良起来,虽说没有了实验的目标,不过相对的我施法的速度也快了很多,到了我精疲力尽的时候,新的血衣似乎已经能堪一用,虽说只能对单独的命牌鬼将使用,但我也十分的高兴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之前从走尸匠祝玉萍那夺来的雨衣,我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给我的时间不多了,这件雨衣就算我心中颇为排斥,不过现在拿不出古籍上册,上面的人肯定会按照约定说的要取我人头,我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气息淡了许多,我立刻到了海边,朝着趋向宁静的海面展示现在的自己。

    破烂的雨衣里,密密麻麻的洞暴露了我的身份,如果出现在白天,当然会给发现,不过如果我穿上黑衣服,出现在漆黑的房间里呢?

    想了想,我让陈善芸标注了位置,就用阴阳令借道阳间,我出现在一片森林里,阳间还是黑夜的状态,离着天亮恐怕还有一段时间,天亮这神秘人就会来拿东西了。

    让陈善芸把我运回了会场中心,周围却有不少的玄门世家的人在看守大门,我穿上了雨衣,从外围的位置隐身靠近墙角,最后让江寒扛着我跳回了会场中心。

    虽说明天摄像头肯定会拍到江寒,但也不能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靠近了公寓,召唤了一群的小女鬼搜索整个房间,密密麻麻的小女鬼搜索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有人出现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我放心了,开始准备了黑色的衣服,找了个偏僻的角落,收了所有的鬼将就开始蹲守起来。

    门是虚掩的,我平静了下心态,看着周边的情况变化,一个小时过去,两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,可周围依然静谧无比,难道这家伙真打算大白天的才慢悠悠跑来?

    我开始动摇了起来,按理说,如果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来拿秘籍,那必须在夜里就隐藏在这里。

    窗全关起来了,房间一点光芒都没透出来。

    吱呀,门突然的打开了,我心中怵然了一下,果然是隐身了,看来是有第二件雨衣,他只是个人,并非是派了鬼前来。

    夜晚的声音静悄悄的,我感觉一阵的空气流动从周围经过,可惜,我却没察觉到有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躲躲藏藏了,夏一天,我知道你就藏在这件房子里,东西准备好了没有?准备好了就拿出来!”空气中,令人窒息的声音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巨震,他发现我了?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你的气息了,不要告诉我,你那件破雨衣还能藏得住。”那人又再次窜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小棺材,四十九个小女鬼全部都从鬼棺里跑出来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!果然是那件破雨衣,办法不错,可惜我早就猜到了,古籍还是没带来是吧,那没办法了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,至于古籍下落,我会自己去找的。”门嘭的一声就关了起来,声音离得很远了。

    失败了,我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根本没进房间里,声音忽远忽近,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办法,看来今天白天有的我受的。

    不过我万幸的是,我记住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