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七十一章:冤案
    声音的主人年纪应该不大,约摸二十五到三十多岁,而且发现我有雨衣,却忍不住的发声试探我。如果换成老奸巨猾的老头。应该直接的遁走才对。

    而知道我有雨衣的,和樊虚问或者祝玉萍肯定有瓜葛!难道是道门世家杨家的人?

    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推动了,并且把我卷入了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有完整雨衣的人,就跟当时的祝玉萍一样特殊,鬼将没有发现他实属正常,别说是摄像。就算是突然捅我一刀,恐怕我死了也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难道是便宜大哥兜不住事了?把门关了起来,门窗全封死了,我给鬼将下了死命令,有异动的直接格杀勿论,躺在了床上,抓紧时间睡了两小时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的时候,隐身人也没有出现,看来他不是笨蛋。

    我睡得不是特别好,或许对走尸匠的恐惧还没在时间流逝里消失。估讨厅亡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敲门声响起,我出去开了门。外面吵吵嚷嚷的,一群人都在外面等候着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心中震惊,都等着我起来怎么的?

    敲门的是张小飞,一看到我还没睡精神的样子,脸上带着歉意:“天哥,出事了,刚才我们来找你吃早餐的时候,外面的人就叽叽喳喳的吵着说你杀了人。这不,我们拦不住了,你去解释下呗,组委会的人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赵茜、李庆和和王元一都来了,外面组委会的人还有好几个,正在和王元一说话。

    我把门窗封死,没听到外面的动静,这一出来就死了人,还是我杀的人,太离谱了点吧?

    “我一直就在这睡觉,能杀人么?”我嘀咕一句就去了王元一那边。

    “贺力死了,有人晚上找你收保护费。联系了微信,发现你根本不在,姬臣那边的几个亲友团的人说贺力和你有过节,就死在你不在屋里那段时间,我问过风云十二少了,他们收保护费的时候,你和贺力都还在,可第二波的那几个叫东天门的人来的时候,贺力就不见人了,死亡的地点在外面,昨晚调了监控录像,看到你家的鬼将从外面跳了进来,大家看了视频,一致认为昨晚你派鬼将去杀人了,法医鉴定出来的死亡时间,也是那个时候。”王元一盯着我的眼睛,已经有些怀疑我了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,他是玄警,当时我在大龙县杀死县外铁血门和王家人的时候,他就对我大发一场脾气,他这人是我们四大跑跑里比较正经的一个,对错是非分得也比较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人是我杀的?有证据么?我肚子饿让鬼将去外面树林里找点野果子难道也犯法么?荒谬了点吧?而且贺力死在外面,你应该调查他为什么去了外面吧,找我算什么事?没证据就帮我扛着,人不是我杀的。”我看了王元一一眼,也没太为难他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你干的?这贺力魂没了,死得也惨,有点像是什么兽类咬的,看着像你家黑毛犼办的,夏一天,你是有前科的,别以为我们我们之间是兄弟,就会包庇你。”上次也没找到证据,王元一就算知道我干的,但也拿我没办法,而这件事同样不会偏袒,要不然他也当不上组长了。

    “老规矩,找到证据再来,找不到证据,就去找,贺力肯定不是我干掉的,我和姬臣过节更大吧,我要杀也是杀他,弄他亲友团干什么?”我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王元一,你们玄警断案可不能这么来,时间不是唯一的方向,视频我也看过了,一天没有出去的迹象,摄像头证明死亡的那个时间段,门确实开了两次,但不是也没看到夏一天进出不是?兴许门没关好,风吹的呢?”夏瑞泽从人群里挤了出来,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我,他似乎对这事情也有些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“风吹得很巧嘛。”看起来官级蛮高的中年人半嘲讽的说着,又说道:“夏少,这事情你就别搀和了,还是交给我们官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,没事的,没有证据他们也不会拿你怎样。”夏瑞泽安慰我。

    我感激的点点头,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,官方调查的进度直接戈然而止,组委会严令不准离开会场,否则出了事情,也是个不管不问的结果,全部交给官方处理,而夏瑞泽有点偏向我,组委会给面子就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官方的人正在赶来,张栋梁的人也在路上了,这事情最好不是你干的,否则我也帮不了你。”王元一说着,就离开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夏一天,我姓吴,名金川,官方玄门的,王元一直属上司,你的资料在我们这一组挂得最多,真正见你还是第一次,想不到你如此年轻手段就如此了得,这次先过一眼,回头我们可能就真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犯罪现场也不在这里,几个姬臣亲友团虽说怒极,但官方都暂时给压下了,他们做跳梁小丑也蹦达不起来,就分别离开。

    赵茜和李庆和、张小飞、夏瑞泽几人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夏瑞泽一副想和我说话的模样,赵茜察言观色,也就约定了在食堂那边等我。

    “一天,家里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,在官方和世家的两个层面都已经放下话了,宣布夏家和你没关系,也让我即刻回家,我帮不了你了,之后你要小心谨慎点。”夏瑞泽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顿,难道之前的事情都是这位便宜大哥兜下了么?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好运气到头了?

    “嗯,多谢瑞泽兄近来的照顾,我会小心谨慎的,你一路顺风。”我由衷的说道,无论他是不是我真正的大哥,但能够以陌生人作为基准的帮我,这已经可以归类于好人了。

    况且他还没说过自己是我大哥,这也是我感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必须顺风吧,哈哈,我其实就是多管闲事了,我知道就算没有我帮你拦住这些琐事,你也能够安然度过任何坎坷,对吧?行,那我走了。”夏瑞泽和我道别。

    “鉴……鉴定的事怎么说?要不我们去此地的医院鉴定下?”我皱了皱眉,夏瑞泽是少数几个愿意帮我的人,有时候有这么个便宜大哥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设备不够,都是处理伤势和收容玄门伤患的,没这技术,回南市后再电话我,到时候我会抽空赶来。”夏瑞泽摆摆手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便宜大哥做事不拖泥带水,确实挺爽快的。

    去了会场中心的食堂,和赵茜她们再次讨论起了团队战的细节,因为昨天确定了是李庆和和赵茜加上我三人一组,所以我们很快拿到了今天团队战对手的名单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领队的名字,我面色一变,站了起来:“周峰!”

    现任周家最年轻的家主周峰,他居然是我们团队战的对手!

    招鬼道传人!还是入道期!

    这比周善还要厉害?周善不过是接近入道期,周峰这小子怎么入道初期了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茜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“周峰是周家的家主,居然是入道期的,周家什么时候出了这等猛人!”周家没有了外婆坐镇,仅凭招鬼道根本独木难支,所以从周善开始就没落了,根本没有入道期的人,这周峰怎么会是入道期的?

    “嗯,世家里,进入入道期的可不多,周峰年纪轻轻,居然在近段时间里突破,委实意料之外,其他两个更挺年轻。”李庆和指了周峰相片下面并排的两张女子照片说道。

    “杨锁月,乐玉琴,是两个美女呀。”我平静之后笑道,杨锁月长得是挺不错的,乐玉琴倒是有些普通过头了。

    赵茜一听就不乐意了,道:“是挺漂亮呢,还都是寻道后期的美女修士。”

    我听赵茜话里有话,就不敢吭气了,李庆和不知死活,笑道:“这杨锁月可以呀,一天,挺适合你的,要不咱们现在去和他们先去客气客气,这周峰不但是周家家主,这次上场还独揽两个美人儿,比我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看看?打声招呼也好?”我对周峰很有兴趣,当即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去点些冷饮!你们去找她们去吧。”赵茜看了我和李庆和一眼,气得够呛,就起身去了吧台那边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看赵茜姐是生气了,哈哈。”张小飞乐道。

    我很无奈的打消了见面的想法,况且团体战马上开始了,该去下注了。

    “一天,咱们这局全看你了,入道期你能行么?注怎么下?”李庆和有点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夏哥,咱们照旧下自己赢吧?他们那队有个入道期,两个寻道大后期,阵容强大,都可以算是冠军种子队了,我看能开到三比一的注,如果夏哥和李哥赢了,那可是老大一笔钱!”孔立也凑过来说道,眼里满是期待之情。

    “这局很难打。”我皱了皱眉,周峰年纪不过三十岁就是入道期,说是天才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