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七十三章:入院
    我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,娘的,小侄子来了!

    小侄子说完,抽出了骨刺。大脑袋上黑乎乎的眼圈里。死鱼眼瞪了我一下,一脚就踹飞了周峰,然后抱起了红色的盒子。

    “大伯,妈妈说她讨厌你,盒子也不给你了。”小侄子一副生气的样子,捏碎了一枚红色的令牌。一阵黑烟,直接就不见了!

    惜君和那绿衣鬼王的战斗却刚刚开始,俩鬼迅速的一个对撞,惜君居然把女鬼王震的退了几步!看来血衣对她的加持还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周峰昏死过去了,组委会应该马上就来,我赶紧跑了过去,心中震惊,这周璇有一手,居然能够让小侄子出现在周峰这里,可她不是周峰的堂妹或者什么么?怎么就跟亲戚动手了?

    脸色苍白的我捡起了绿色的命牌,脸色阴沉了下来:“美女。差不多就行了,你主子已经昏死过去了,命牌在我手上,我也是招鬼道的,别让我为难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绿衣的女鬼王怔了下,看我这么卑鄙,长剑指着我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“呵呵,要封印一个没有主人的命牌。对我何其简单!”我冷笑一声,拿出了之前师父给我的云纹盒子,这东西封鬼和魔的,暂时封印女鬼王,根本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我把翠玉命牌丢了进去,念了几句咒语,那女鬼王瞬间就给关入了盒子中,我把盒子丢回了单肩包,随后跑向了周峰,探了下鼻息,这家伙居然还活着?

    不过看了眼他伤口位置,我神色凝住了。全都变黑了,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,不过我看向天空的时候,一架白色的直升机已经飞来了,上面是红十字的标志,是救援队的人。

    我管不了那么多,树林里正响起各种爆炸声,我听着很熟悉,所以惊讶不下于刚才,看来赵茜她们遭遇着险情。

    我快速拿出了蓝符,用朱砂画了血衣的咒符,恢复了所有鬼将的伤势。

    带着鬼将进了原来布阵的树林,声音却停下来了,我招出了陈善芸,跳上了轿子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赵茜没事,毫发无伤的站在树底下,道袍也是纤尘不染的样子,潇洒的把一张烧毁的蓝符丢到了地上,随后快速的拿起了一道黄符,念了几句咒语丢到了一次性水杯里,合水给昏迷过去的李庆和灌下。

    李庆和昏过去了?

    我左右一看,那叫乐玉琴的倒在了树下,全身都冒着黑烟,喘着粗气,应该给雷打到,气息奄奄了。

    而杨锁月浑身破破烂烂的,似乎给炸伤的样子,有好些地方走光了,我看了一眼,给发现我的赵茜瞪了一下,所以马上就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哼,天哥是不是很喜欢看那女的!她的确是有点姿色!但也不见得很漂亮吧!”赵茜气呼呼的拿着符水,冷冷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尴尬一笑:“我就是想确认下她有没有昏迷过去,哪能是喜欢看?庆和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看来赵茜实力不错,和李庆和一人赢了一个,但李庆和怎么昏过去我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李哥肋骨断好几根了,痛昏过去了,是那姓杨的女人道法打的,她是道门的人!天哥,你来喂李哥符水,我过去看看她们伤得重不重。”赵茜虽说没有责怪我的意思,但我之前说那杨锁月漂亮,她已经先入为主以为我对那女人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杨锁月是周峰的女人,我哪会会她有意思,况且她哪有你漂亮,就算是光……不,就算是站在我面前,我也不会看她多一眼。”我一本正经的说着,帮李庆和捏人中。

    赵茜为了防止我和李庆和一会偷看杨锁月,就过去给杨锁月整理身上裸露的部分,我无奈的看了眼,就专心的救治李庆和。

    李庆和给我弄醒了,看了我好一会,脸色白苍苍的说道:“大兄弟,我真不搞基,你别趁机吃我豆腐了,符水我自己喝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把他丢下,结果李庆和痛得眼泪都冒出来,可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是在哭。

    “娘的,第一场战斗都伤成这样了,我是李家家主呀,代表的是大龙县!可怎么办好,大兄弟,你得找点特效药给我,要不然我这伤怎么撑到下一场呀。”李庆和咬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肋骨断了,别想了,下一场给小飞表现下,你乖乖躺着,我拿到了冠军,奖牌丢你那,队长名字刻你的。”我苦笑起来,李庆和对名誉很看重,要不然之前也不会死磕李破晓了,那叫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李庆和听完,估计是想起了之前怎么受伤的,如咽下苦水般难受,不过听我这么说,还是很高兴:“兄弟,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又不是世家的人,居无定所,四野漂泊,要那破名声干什么。”我点点头,其实这场战斗已经够扬威的了,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,大家都看着呢。

    没说完话,医疗队就来了,把李庆和扛上了担架,抬去了直升机那里。

    我和赵茜也上了直升飞机,去了会场的医院,而裁判们也宣布了我们大龙县团队获胜,进阶下一局。

    因为有伤者,兑奖金的事情暂时放下,我和赵茜在医院里照顾李庆和,张小飞和孔立都跑来了,也一样担忧李庆和的状况。

    医生的病例出来后,看到断了三根肋骨,没伤到内脏,我们才松了口气,看来大会里李庆和都不能参战了。

    不过刚高兴没多久,张小飞就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打印纸,脸色说不出的坚毅:“天哥,游江飞那一队比你们获胜还快,下一组我们抽到了他们,这次看来只有我能上场了。”

    孔家擅长的是小法术,对算命一道也稍微拿手,要他去打团队战不可能,为了能凑够三人,也只能加上张小飞。

    孔立从别间病房探听消息过来,担忧的说道:“夏哥,周峰没给扎死,有高手控制住了尸毒,不过费了很大的功夫都没解得了,说马上飞机去把专业人员带来,呵呵,他们现在怕死你了,对了,夏哥,你怎么招来的那小尸王,那小尸王够厉害的,速度太快大家都没看清楚,别说呀,有这小尸王杀手锏,我爸说,下一局我孔家赌注要翻倍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就明白大家都以为那小侄子是我召唤出来,专门对付周峰的,也对我的厉害有了深一层的见解,我也没有道破,毕竟真打起来,我还未必能这么快打赢周峰,甚至受点伤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小姑娘,太厉害了,那招叫凤翼天翔吧!啧啧,厉害透了!我爸还说了,上次我们孔家做错了,他现在想跟你讲和,以后大家同心协力,创造美好的明天,呵呵,大致是这样的,还有,回来他还要请你和李哥,小飞和赵茜姐一起去孔家吃饭。”孔立嘻嘻的笑起来,现在眼中只有对我的佩服,之前的防备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好,那先谢过你爸的好意了,只要他真心实意,我对以前的事早就忘光光了,不会计较的。”我也不能表现得小气,大家大龙县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。估系团号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两个女人怎样了?别死了才好。”我顺便问了下孔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了,要不我们去看看?就在那边的病房。”孔立指了指那边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群护士急匆匆的跑出过来了,看到我都是恐惧的表情,我心中顿时一寒,冷道:“看什么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群护士立即吓得连滚带爬,有的惊叫连连,整个走道全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我心中巨震,忙和赵茜她们三人跑去对方病房,一看之下,所有人脸色都是煞白。

    那叫做乐玉琴的女子浑身都是锐物捅过的痕迹,彻底成了马蜂窝,死了,死状恐怖无比,连头也没了形状。

    一群的医生和保安全部都跑向了这里,把我们堵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我第一个想法就冒了出来,这是小侄子干的!

    可回过头,我又面色又沉了下来,贺力之死,还有乐玉琴之死,难道是隐身人干的?可小侄子现在是能四下里跑出来的逆天货色,他这小家伙也很残忍,没准就是他做出来的!

    正当我和赵茜面无人色的时候,隔着不远的病房也传来了护士惊叫的声音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