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七十五章:大义
    “答应我救下我的孙子,为我周家留下血脉,可以么?你外婆也是周家的人,她不会希望周家就此灭亡。周璇的事她出手。也是为了我周家的命脉呀,一天,看在你大舅公为了周家劳心劳力,为了你和你外婆能够重逢而奔走的份上,大舅公求你了,帮我周家崛起吧!”周善老泪从眼里溢出来,一副恳求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知道周善对家族。对家族的人都十分的重视,虽说话里的水分很大。可他既然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消息,我也不能不做出点表示,况且周峰重伤,很大程度都是因为我拖着周璇才导致的,我也不能见死不救,就说道:“我答应你,如果周家往后能够规规矩矩,不做恶事,崛起的话我不敢说,但如果有难,我也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周善想了想,从怀里拿出了一本古籍,放在了他自己的跟前。

    我一看,脸色大变。这是古籍的中册!

    “啧啧啧,大舅公,如果我说不保着你们周家,这东西你也不会给我吧?你杀了的是李瑞中拿到的古籍,还是杀了我朋友的朋友拿到的古籍?”我脸色喜悦,心中却阴沉了下来,如果周善说是其中之一,那他也就不值得去帮助了。

    “我从那人手中换来的,至于另一本下册,应该已经流入了拍卖会,你只要在拍卖会里拍下来,这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。到时候你修为入道,就能凭借这三本书,和我一起去救你外婆了!放心吧,你现在也难为不了我,我知道你想什么,不过你一定会用到你舅公我的。”看到我喜悦的表情,周善立刻凝住了表情,这老狐狸很警惕,马上明白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周善,这些事情,最好都是真的,别以为你声泪俱下我就能全信了你,周峰的事情我可以帮忙,周家的事我也可以护着一些,不过,我要是发现你在血云棺上有所隐瞒,间接的延长或者加长了我救出外婆的线路,那没得说,敌友可就不好分辨了。”我这次直接的说道。

    赵茜第一次看到我和别人谈判,表情愣住了,她也没想到我遇到的那些老家伙,各个都如此的狡猾多变吧。

    “你要救你外婆,我却是为了保我周家道统,保我周家道脉长存,相互揣摩下,就知道我是赚了,三条线对我都有利,而你只是救你外婆而已,我有什么理由去难为你?放心吧,舅公这次不会骗你的。”周善微微一笑,拿着古籍站了起来,把书放在了台上,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入夜,就开门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没有拦住他,赵茜拿出了一张蓝符,迅速的画出了一道咒语,念念有词,抹过了双眼,开了天眼。

    她往外面扫过,神色一松,看来神秘人没来。

    我摸了下鬼棺,让王胭一群女鬼四处在房间的空间里过滤了一遍,才把门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哥,这次和你合作,才发现你处处小心到了这个地步,我之前听师父讲起,还觉得她老人家过于敏感了。”赵茜讶然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是知道女居士经历过什么,你就不会这么想了,这隐身人,或许就是你师父仇人的延伸,来一个,我们就要倾尽全力的去灭杀他。”我咬着牙,,拿出了一堆的纸人,在房间的角落里放上,又把床搬到了另一个地方,拉上窗帘,随后才坐在了厕所旁边,召唤出宋婉仪等鬼将。

    三四十多平米的房间里,这么多人和鬼呆着,也显得热闹了些。

    赵茜看我这样,也如临大敌,摆了法案,把一倍符水放在了案台上,每隔一段时间就抹一次眼睛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先睡觉吧,这里有惜君和你的鬼将在,我也能够看到隐身的人。”赵茜建议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收起了宋婉仪给我鉴定好的古籍,就躺到了之前摆给鬼将的床垫。

    今天睡了两个小时,早就困得要死了,所以很快我就在床垫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的时候,一阵动静把我惊醒了过来,我开眼的时候,咯咯的窗帘玻璃像是给划开了似的,随后嘭的一声,窗户就给震碎了!

    我猛的摸了下鬼棺,四十九个女鬼呼啸而出,赵茜灵符指路也施展了起来,十几张黄色的符箓飞向了我!

    媳妇姐姐扯了我衣角一下,我吓的把装着古籍的包裹紧紧的拽在手上,趴在了地上,而黑毛犼对付过走尸匠,极有经验的把我压在了身下!

    咚的一声,黑毛犼闷哼起来,看来是尖刀扎到它了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惜君和宋婉仪的攻击声音也传来,黑毛犼站起来,我开了阴阳眼,看到一个黑影从窗口那跳出去,丢了几张符纸拦住了宋婉仪和惜君她们后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一滩血迹,我脸色凝重的看向了赵茜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,是惜君抓了她一下,她刚才闯进来,好像要抢天哥的包裹。”赵茜摆手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你没事就好,轮到你睡了,还真多亏了你猜到他会过来,现在都六点钟了,你抓紧时间睡吧,他应该不敢来了。”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,要不是开天眼和灵符指路,鬼将们也难找到这隐身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睡了?”赵茜拿了行李,高兴的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我自己和鬼将收拾起了房间,并把灯打开,外面好些散修出来看热闹,但见到是我这边出事,都不敢多管闲事,该睡觉还是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我收拾好一切后,赵茜就换了一身浅紫色的睡衣出来,看着前凸后翘的身材,我不禁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捏捏眉心,多看了两眼,赵茜也没故意遮挡什么,毕竟还穿着内衣呢,淡淡一笑就快速的上了床,盖了毯子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打开了小台灯,为了防止对方去而复返,也为了这中册不小心真给丢了,我用手机一页页的拍下来,跟对待上册一样上传到了邮箱里,这次就算丢失了,也能够有备份的资料。

    早晨的阳光很快来临,我看时间已经八点多,就摇醒了赵茜,洗漱完毕,准备出发。估宏史血。

    张小飞和孔立怕是在会场那等得久了,直接跑来叫我去吃早餐,结果看到赵茜在那洗漱,表情都很精彩,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肯定越描越黑,干脆就不说话了,等到赵茜收拾好,就一起去了会场,路上和张小飞他们说起了昨天回来后神秘人的电话危险,两人都是惶恐之极。

    至于下注的事,大家决定准备上场的时候,如果没有其他变化再确定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餐,孙重阳就出现在了我跟前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李破晓既然不是你拐走的,那你也该去帮忙找找他吧?我没有你们阴阳家借道阴阳的本事,其他我也不要求你,你出外面阴气重的地方给我借道一下,我带人下去救他!”孙重阳跟我谈判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你对李破晓的关心,如果是我,我一样也会这么做,可惜下面就是十方大海,茫茫无际,城隍爷周璇有船,你却没有,借道下去,我可不相信你能游过去。”我看了孙重阳一眼。

    看我表情,知道我多半是说真的,孙重阳神情暗淡了下来,眼中隐隐有泪光。

    这孙重阳倒是很重感情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当初救我,我知道你这人平时虽说罔顾正义和法则,但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,知道大义所在,可现在却为何在此无动于衷?你就不能看在李破晓为人的份上救他一次么?他下去这么久,你就不担心一点么?阴间凶险,凡人呆久就会出事,就算他已入道,但仍非没有影响,你现在却还顾着参加这大会,等着下注赌博,赚着昧心的钱,会不会有些……”孙重阳本来还想要说得过分些,但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难看,直接就闭了嘴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