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5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七十六章:回击
    “孙重阳,我再郑重跟你说一次,我不让你们下去,是因为下面就是十方大海。鬼鲨数都数不清。你们下去给它们塞牙缝都不够,而我去救你时,那是我有能力去救你,所以我会义不容辞为了大义去救你,现在,你却要我去救一个追下去作死的李破晓,你觉得我也要跟着下去送死,这才是大义所在?”冷冷的回答孙重阳时,我心情也很复杂,李破晓毫无疑问是正义之士,可我自己在海中都难以自保。何况是带着一群人去作死?

    “那李道友就能这么让他死了么?我们什么事情都不去做?夏一天,纵然你这么说,但你其实也可以设身处地的想想,如果李道友就是你呢?到时候不但是你的同伴。连我知晓了,也同样会因你给抓下去。四处求人救你的,飞蛾扑火,那又如何?”孙重阳不甘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罢,震了下,不可思议的看着孙重阳,脸色全是不解:“为了一个,把所有人全害死了,这是什么大义?那是你自己的大义,未必是别人的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孙重阳也给说得愣了,最后颓然坐在了我旁边的凳子上,表情木然……

    赵茜拉了拉我的袖子,说道:“天哥,既然这样,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一些吧。如果可能,带来点消息给他们也好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打开了包裹,简单沟通阴阳我还是能够做到的,问询下阴司现在李破晓的情况,也没有任何的问题,只是现在距离太远,已经到了十万大山深处了,还是要借一些城隍道具的,周璇给我的阴阳令就是一块很好的媒介。

    摆好了道具,我拿出了周璇那块阴阳令放在了中间,张小飞和赵茜他们负责屏退其他人,孙重阳看我要沟通阴阳问询阴司,心中也无比感激,手指轻拭去泪花。

    摆好阵法,做完一切,两道符纸追下阴司,我两指做剑,点在了阴阳令上注入鬼气:“大龙县城隍阴司,夏一天有事要问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可我正要问话,那枚阴阳令直接就裂开了,吓得我连忙抽手。

    这一看,阴阳令真的断开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夏一天?”孙重阳惊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没事吧?”赵茜关心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孙重阳,我的司职挨城隍周璇给一撸到底了,现在人家不但不和我沟通,还把这枚借道阴阳的令牌给收回了,我也帮不了你们。”我脸色煞白,收起了家什,把单肩包再次背回身上,这一次问询,我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周璇果然彻底讨厌我了,如果不是念及之前还有点亲戚关系,这次没准要派小侄子杀我,正收起红布上的符纸时,一章黄色符纸上显现了黑色的鬼字:“欠债还钱!”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很担忧四小仙底下洞府的情况,不过现在就欠下一亿而已,她周璇犯不着赶尽杀绝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就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孙重阳坐立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破晓已经是入道期,他追下去肯定也有他的想法,况且我和城隍爷接触过一段时间,她未必是想要李破晓死,要不然很多次就已经动手了,只是这段时间不知酝酿什么事,做的有点急了,待我把更重要的事情办好了,回到大龙县就亲自去问她。”我把阴阳令丢进垃圾桶,脸色因为发白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那真多谢了。”孙重阳知道阴阳令的重要,这东西比命都要贵重,现在毁了,再说下去,没准我真翻脸了。

    他是不知道我在魏子灵那还弄到一块金光闪闪的。

    我没和他再说话,转过头去问张小飞,李庆和昨晚在医院呆得如何。

    张小飞说李庆和昨天伤势做了处理后,就害怕得跑去医院仓库里住了,仓库焊接了铁窗,李庆和说是预防万一。

    我哑然失笑,这李庆和还是挺怕死的。

    “周峰情况如何?没死吧?”受人所托,我还是要过问下这位表哥的。

    “救活了,就是惊梦,闹。”张小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死就好。”周善用一本古籍换我救周家,这生意做得很可以,比赛完还得去看看李庆和和周峰的情况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,服务员就找到了我,并拿出了名单,让我做好比赛的准备。

    一伙人就开始商量起下注的问题,我看了眼对战表上对手的实力,表情没有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不过是和我一样的实力,至于道统我也没听说过,应该不会特别强,而赌注几乎是压我赢的,真想不通他让我继续赢下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正准备放弃下注,神秘的电话就来了:“夏一天,把你昨晚说的五亿压对方赢。”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么?”我愣了下,就咬牙切齿起来,妈蛋的,老子去斗法要赢,却要把钱压在对方身上,这不是让我送钱么?老子傻了吧唧才这么干!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知道你不会干,你要是不按照我的话做,你的朋友会一个个死了。”神秘人冷笑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赵茜和张小飞、孔立全都看向了表情阴冷我。

    “把赌注全压对方吧。”我咬牙说道,一不做二不休,威胁我,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赵茜点点头,张小飞和孔立倒是惊疑不定,对钱很看重的他们,确实犹豫了。

    最后赵茜全盘压上,张小飞和孔立压得不多,每个人都是两千万,我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赵茜,你开天眼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在附近,这次赌局后,我们得更加小心才行了,对方想要杀人了,我却不能给他牵着鼻子走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赵茜点头,一张符纸念了句咒语,抹过了额头,往前后左右一看,结果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下,看来对方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这场赌局不好赌,大家都压我,赌注就拉得比较大,加上神秘人应该也下了注,所以虽说同等级的对决,但也有四比一的悬殊比分。

    赵茜她们下注后,注码跳了下,已经三比一了,看来这赌局没有悬念,大家也就没赌。

    服务员催促了我好几次,比赛的车子也都开到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看快要停止下注后,拿出了卡片,压下了六个亿,这一下,赌注直接跳到了一比一!因为组委会已经收了手续费,所以对等的赌注也能赚不少钱,就比如我赌赢了,对方下注的钱将由我们这边的下注者兑分,所以一比一也算很大的赌注了。

    刷完卡,已经停止下注了,众多人来不及加注,都看着显示器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比赛的时候我故意放水了,对局就没有悬念了,对手似乎压了自己赢,发了狂似的冲过来,我反正步步后退,故意挨了几下擦伤,随后就逃得无影无踪了,最后时间到,我输了好几分。

    回到了会场中心,神秘人来了电话,口气已经抑制不住的愤怒了:“让你赢了比赛,你却故意输了,很好!等着给你的几个朋友收尸吧!”

    “兄弟,输光了吧?下次别玩火玩到**了。”我阴沉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方身处大会里,应该是世家的人,赌注不大,那绝非特别有钱的大世家,更不像是要控制赌局的大庄家,如果要控制赌局,就不会只控制我一个。

    他对赌博的规则也不是很了解,以今天我和对手的冷门对局,他居然也下了这么大的注码,我只要调查下谁这局下注最大,我就能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而且综合了几次接触的印象,对方脾气难以自抑,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岁,是个年轻人,并且很有可能是单枪匹马来的,他有隐身雨衣,那答案就差不多揭晓了,他或许是杨家的人!只有杨家的人才和祝玉萍有接触,也才会对我有杀机。

    至于太青门,碍于道门的缘故,暂时不会来这里当出头鸟吧?

    我打了个电话给吴金川,问他能不能把下注的人找出来,并交代这人应该就是隐身人,随后就前往医院,看下李庆和和周峰情况怎样,一方面是为了大家在一起好自保,一方面是周善大舅公的交代。

    李庆和在仓库里反锁住门,里面有两个王元一给他开小灶安排的玄警,我们进去还经过了重重的检查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后,我就带着赵茜出来,去看周峰。估亩叉亡。

    听护士说,周峰现在情况稳定,昨天下午出的急救室。

    王元一和几个玄警站在门口守着,看我到来,把我拉到了一边:“后山有几具尸体,查了,都是杨家过来观看比赛的人,零区的,你的小侄子好像又动手了,伤痕全是骨刺弄的,杨家参加大会的三个后生却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愣住了:“我刚想和你说,隐身人很可能是杨家人!”

    王元一也怔住了:“不会吧?这么巧?”

    “会场的杨家人没事,反倒是零区的死了?”我皱起了眉,找不到半点端倪。

    我走进去时,发现杨锁月也坐在了角落里,见我来了,她眼泪嗖嗖的掉下来,真是梨花带雨,让男人不得不生出保护之心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求求你救救周峰吧,小鬼肯定还会来杀他的!”杨锁月靓丽的外表下,黑眼圈却重了很多,似乎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她眼泪汪汪的要拉住我的手,我没好意思躲开,着手时,美女葱指冰凉,冻得我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