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6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七十八章:接盘
    姑娘,你不是喜欢周峰大表哥么,对我献殷勤咋回事呢?

    杨锁月大眼睛,薄薄的嘴唇。手细嫩得很。我给她握住手,浑身顿时一酥,赵茜则在旁边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周峰是周家的家主,但也算是我表哥了,我会尽可能保护他的安全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杨锁月听罢,眼泪更是开闸了一样,呜呜的哭起来,虽然放开了手,却抱住我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瞬间就怒了,周围气氛阴沉了很多的。但杨锁月俨然不查似的,以为是我鬼气重,还是搂着不放,我吓得咳嗽两声想把她推开。

    这杨锁月怎么回事。没事搂这么紧,还好周峰大表哥没看到。要不然肯定醋意大发,把我这新表弟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伤心就伤心,怎么抱着天哥不放呀!”赵茜受不了了,没等我推开,自己直接把美女杨锁月从我怀里扯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杨锁月抹着泪花,气呼呼的看了赵茜一眼。

    “赵茜,情急之下,无伤大雅。”我尴尬的笑了笑,这两个女人不会互相吃醋了吧?

    “才不是!无事献殷勤,非……”赵茜她很少生气,几乎可以说是好脾气的代表了,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不过后面三个字还是让她羞于出口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杨锁月撇过了头。就到了另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赵茜看了眼杨锁月的背影,又看了我一眼,鼓着腮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两个女人的醋劲,杨锁月是有点怪里怪气的,但也是因为她的情人周峰出了事,一时情急而已。

    非奸即盗还不至于。

    想到非奸即盗,我转过头一想,既然周善让我帮助他周家,那这块鬼王命牌是不是该还回去?估亩扑弟。

    可我不想还怎么办?唉,委实有点难整,周峰还躺在病床上,命牌我就不给他了,免得他镇不住鬼王。

    “哼,今晚你自己睡吧!我不陪你睡了!”赵茜见我闷不作声,就生气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元一在门口看了我一眼,摇摇头,一副我和赵茜居然发展都这地步,还要去勾搭韩珊珊的模样,杨锁月倒没觉得我和赵茜一起睡怎么了,刚才的确是情急之下才搂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赵茜,目光闪过一丝诡异来,赵茜你这都吃醋啦?平时倒是不错,今天气量可就比不上杨锁月了。

    赵茜离开后,我看了一会周峰,这时间段里,杨锁月又是给我倒茶,又是请我坐下的,我对这美女颇为改观。

    之前还以为她和那个死了伙伴乐玉琴一样,脾气急躁,想不到还挺温柔贤良的。

    “表嫂,王元一,我还有点事要处理,就不呆在这里了,阴司那边我会沟通下,让那小鬼别作恶了,再作恶,咱们再想抓他的办法。”茶没喝一口,我和王元一、杨锁月告别,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随时打电话给嫂子我呀。”杨锁月担忧的提醒我,声音糯糥的,让我浑身都酥麻起来。

    邪恶的想着杨锁月这嫂子该不会是对我犯花痴了,我又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赵茜那一头:“茜呀,别生气,那杨锁月是周峰情人,也算是我半个表嫂了,大家亲戚一场,她刚才也是情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茜平静的答了一句,就挂了我电话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不对呀,我和赵茜也没到那种关系,我解释什么呀?她吃醋就吃醋呀!

    想了想,我释然的去看了李庆和,嘱咐了张小飞和孔立两人一定要时刻的在一起,就算晚上也最好搂在一起睡。

    两人知道人命攸关,立刻就点头答应了,决心今晚睡一张床。

    虽说是说笑,但我也对两人放心了,就去看看赵茜那边怎么回事,别真的生闷气了疏于防范。

    结果去了一区,就给两个守门的人拦住了,问我要见谁,我说了赵茜的名字,两个玄警就问了我身份,结果老实巴交的说完,人家直接就不给我进去了,说这里面不让散修进去玩儿。

    失望的看了眼别墅区周围,到处都是警戒的玄警,还有不少墙壁贴了符纸,警戒很严,打了赵茜的电话,她接过来,说什么都是‘哦’,直接不理我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刚挂掉电话,熟悉的咳嗽声就钻入了耳朵,我远远看去,张栋梁和他师弟欧阳贺,同事黄道三一齐来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小子事儿也挺多的嘛。”张栋梁老奸巨猾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栋梁,这段时间你跑得也挺欢,有事没事?没事我可走了。”我皱了皱眉,对这老头喜欢不上来,每次见面,不是威胁就是吵架,上次还放出了樊虚问玩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,现在能有什么事?”张栋梁又轻咳两声,诡异的没吱声,摆了摆手就进了一区。

    没事?我皱了皱眉,这不像张栋梁的风格,不过后山姓杨的道门世家死人了,他张栋梁肯定也要慌,看他来的方向应该是零区,那就是说他刚才调查了零区,现在跑一区来寻找线索了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证据都没和我连上,且不管他,办我自己的事情要紧。

    去了会场的中心,找到了免费的公用彩色打印机,看四下里没人注意,我偷偷的拿出了古籍的中册来,打印了封面的前后面,然后小心的用剪刀剪了出来,随便买了本小笔记本,照着尺寸,把封面和它缝起来,做成了古籍的赝品。

    回到了公寓,落地窗已经给服务员修好了,开门进去后,我摸了摸黑色的令牌,这东西没给周璇弄回去,之前她说捏碎了就能让范围的人都掉下阴间,让我把李破晓带下去,这回李破晓自己给引下去了,令牌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假古籍,用个透明的塑料袋装好,把黑色的令牌以机关的形式,埋伏在了假秘籍的底下,只要谁敢来拿,我的符纸和法盐就会启动,让他掉下阴间去吧。

    埋伏是件精细的事情,做完一切,拍卖道具的时间就差不多了,我看对方不会这个时候来,就决定先去拍卖会。

    凭借拍卖会交的保证金,我准时入了场,找到了个标注好号码的位置,我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拍卖的过程极其无聊,大部分都是名字取上天,功能低到底的宝物,卖的还很贵,完全和我之前想象的不一样,看来现实和虚幻还得区分开,这世界上不是到处都有宝贝的。

    昏昏欲睡的时候,我听到了拍卖血云棺古籍的声音,我浑身都惊悚得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本是血云棺的古籍,什么介绍都没有,还是临时的在这两天加进了单据里的,我们拍卖所这里,也收到了很高的佣金,古籍的主人也说了,肯定会有人千方百计的要买下来,所以我这里拍出一千万的底价,大家可以竞价了。”主持人拿着一个透明的盒子,摆在了台上,旁边都是显示器,画面上显示的是古籍的细节。

    我激动的看着古籍的下册,心中无比激荡,只要得到了这东西,就能想办法去救外婆了!

    一本古籍要一千万,要知道内容可以复制,就算是特殊的藏书,其价格也太高了,主持人说完,立刻就冷场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可以放心,东西做不得假,绝对是真货,一千万起拍,每次加价不能少于一百万。”主持人看台下没人应价,脸色不免尴尬。

    我没吭声,等着第一个应声的人。

    好半响,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一千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我朝着那人看去,是个不认识的老头,这老头没什么特别,看不出是哪个世家的。

    “加一百万。”老头不远的位置,一个我认识的人举了牌子。

    是陈小波的爸爸陈志学。

    “一千三百万吧。”陈志学叫价后,一个带着眼镜的熟悉中年人也叫了价,我记不起他是谁,但觉得肯定是见过的吧,或许自己忘记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我看这情况,恐怕这几个有钱人要把价格叫到好几千万不可,就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相对其他的东西,这古籍拍卖有点冷,陆陆续续的好几个人竞价,每次都还是到了主持人喊一千几百万第一次以后,才有人加价。

    叫到了一千**百万,主持人也感觉烦了,但也不敢说什么,底下的人也有些腻歪了,都叽叽喳喳的要让这东西快点卖掉,换压轴的东西。

    情况很古怪,我皱着眉,很为难,可这几个有意要的人反而不急不慢,偏偏还是坐在贵宾位最前排的,大家也不敢真骂太难听了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!”我举了下牌子,心中却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周围顿时静了下来,刚才几个要买的人,全都看向了我这边,最后诡异的不拍了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第一次!”

    我心中紧张起来,患得患失的认为肯定又会有人提价,毕竟这么宝贵的东西,都闹得要杀人了,总不会就这么容易得到吧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第二次!”

    静谧的会场里,所有人都看向了我,或是烦躁,或是好奇为什么没人再抬价,但更多的,是认为我给这几个人接了坏盘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“两千万成交!”锤子敲在了台上,居然成交了!

    我脸色难看了下来,怎么有种傻小子给老狐狸算计了的感觉?这几个人故意等我叫价接盘,难道是假货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