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6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八十章:珠子
    连庚一走,我肚子滚烫得难受,挣扎着摸了下魂瓮,嘴已经念不出咒语了。手只能和鸡爪一样扭成几个麻花样的形状。叫出了所有的鬼将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咋不来救我了?

    惜君担忧坏了,拉着宋婉仪来帮我,她觉得宋婉仪诡计多端,肯定能够帮上我。

    我有种灵体出窍的感觉,示意了下宋婉仪,她连忙帮我拿出了一堆的符纸,摆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哆哆嗦嗦的指了了那一叠定魂符,宋婉仪了然,可不会用呀,我就指着台上的水壶,示意帮我烧符就水喂我喝下。我实在太渴了。

    惜君拿出了几张符,伸手点着就放到了水杯里,要给我喂服。

    结果一道青光就射向了水杯,水溅了满地都是。惜君头发都炸了起来,嗤牙欲吼。

    “小鬼。别闹腾,一个时辰内不能喝水,喝了水必死无疑!”连庚在外面发出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惜君扁着嘴,委屈的看着外面,好像是给外面人的话吓住了,宋婉仪也不知如何是好,外面的人居然没走,这让几个鬼将都感觉失去了主心骨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我浑身燥热,额上冒着大汗,热得都快要死了,真后悔没有拿了那本书就走人,还花了两亿多买了块狗屎,给老头强迫吃了。

    这下不吃。人家老头还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“妈蛋,连老头,老子如果出点什么事……咳咳……”我喉咙干的没法子说下去,蜷缩起来,从包裹里拿出了阴阳令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死,就赶紧借道阴间,我也不想多管你闲事,两个亿我玄丹门还没看在眼里!”连庚这老头口气很大,在外面先嚷嚷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热得在地上打滚起来,嘴里想叫叫不出来,偏偏脑袋开始清醒起来,这药效正在转移,从头绕到了身体。

    我身上毛孔好像炸开了,兀然的开始冒出泥浆一样的东西,又黄又臭,这味道也是够醉人了,我自己差点没熏昏过去。

    惜君本来还想要靠近抱着我,但味道太过呛人了,连鬼都躲开了一边。

    泥浆结垢,成了一层黄黑色的皮,在浑身燥热后凝固起来,我一动,掉下好几块,掉皮的部位红灿灿的,看起来是血的样子,偏偏我没什么痛觉,别人看我,肯定像是蛇脱皮似的,不人不鬼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慌,惊得面色大变,传闻就有种药,吃了的人会掉皮掉脂肪,最后还清醒的时候,肌肉也一块块的掉下来,最后给取出做成了人肉干,该不会这就是吧?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连庚在外面阴险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!你敢把我做成肉干,我媳妇和师父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臭娃子,别胡说八道!”连庚刚笑罢就气得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等我能够稍微活动起来的时候,一个时辰也差不多到了,江寒堵在了门口,警惕着外面的环境,我的衣服已经不能要了,臭烘烘的凝结得跟铠甲似的。

    宋婉仪是个好女鬼,不怕臭也不怕脏,给我摆弄着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婉仪,我的皮是不是都没了,浑身都是血溶溶的。”我摸着身上的皮肤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脂肪都给蒸没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不是皮掉了,是脂肪和身体里的杂质都挤了出来。”宋婉仪说道。

    宋婉仪没必要骗我,我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“成了?”外面连庚闯了进来,结果给江寒给拦住了,他倒也没急着进来,在外面叫到:“水送来了么?”

    几个倒是应了,然后外面就有了走路的声音,好几个人的扛着纯净水桶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难道不是卖假药的?”我看着皮肤底下的红色,一时明白了过来,应该是刚才扩张气孔时溢出的血迹,并非是皮掉了。

    “喝水。”连庚指挥几个道士扛水进来,抬手看着金色的大表,露出阴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几个道士只是看了我的鬼将一眼,却没有任何好奇,把六大桶水摆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浑身虚脱,眼眶都感觉凹陷了下去,就往一桶水爬去。

    宋婉仪抬起手,那桶水就自己飞了过来,往我身上倒,我张开了嘴巴,水灌入了喉咙里,喝一会咳一会。

    有了水进肚子,我的汗水再次冒了出来,起先还是浓稠的汗水,等发汗够多以后就清澈起来,看来真的很有用。

    我浑身臭得厉害,但水分进入身体后,我全身上下都轻飘飘的,感觉自己能凭空飞起来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头……不,连药师,这药是真货?”我看着连庚,心中高兴坏了,这脱胎换骨的感觉,和以前大不一样,难怪孙重阳不逃命就算了,逃起来比兔子还快,看来道门真有那么那么点绝招。

    “继续喝!喝光六大桶!这次喝不完,还得死!”连庚根本没理会我说什么,又开始命令身边的道士喂水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咕噜噜的又跟灌汤包子一样给灌着水,好几次喝不下,眼都翻白了,但连庚这老货根本没在意似的。

    一边喝一边吐,肚子最后还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看到旁边有公厕,最后干脆蹲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算是一辈子最窘迫的时候了,又是两个小时过去,六桶水没喝完,就喝了四桶,不过连庚这老头也高兴起来,没再指挥几个道士灌水。

    怪不得媳妇姐姐没阻止我了,原来老头没恶意,只是想要让自己的药丸起作用而已。

    “多谢连药师,唉,小子太没见识了,您可要多担待一些……”我马上过去要抱他大腿。

    可连庚最后一句话,直接把我石化当场:“啧啧……太好了,这次总算没吃死人!”

    妈蛋呀!这老头把我当成试药了怎得?我心中暗骂,但实在没敢骂出声,我阴阳眼扫了老头一眼,这实力,真不知道是厉害还是不厉害,气焰居然跟开了花似的好看,只是连庚这老货怎么看,怎么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你马上修为就要提高了,效果很好!对了,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肚子里正有一团能量,噌噌的给自己拔高修为?”连庚的笑容让人难以恭维。

    我不敢忤逆他,生怕又整出什么幺蛾子,什么一团能量,我是完全没感觉到就是,赶紧还是先去阴间弄血云棺秘籍吧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连庚看我表情,似乎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领头的道士直接看着师祖,脸上露出又是无效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半点感觉都没有!”我没好气的说道,确实是让身体好多了,但两亿四千万,有点不值当。估边见圾。

    “啊?”连庚这下是惊讶了,随后颓然的跺了跺手中的拐杖。

    看他发愣想着什么,我赶紧带着鬼将离开这里,几个道士看连庚都不拦我,也同样没敢再折腾下去,让我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修炼一下试试!我在这里等你!”连庚仍不死心的叫住我。

    “嗯,好,我去修炼了再来!”我心里暗骂,来就真见鬼了。

    到了公寓区,陷阱没人触碰,房间也没打开的痕迹,我开了灯跑进去洗了个澡,然后给古籍下册拍照,上传到了邮箱里,接着收拾好一切,没有刻意去躲避摄像头,我来到了会场的边缘。

    面对高耸的墙壁,我有种能跳过去的感觉,不过我纵身一跃,也只是比之前跳得高了一些,最后失望的我,只能让江寒扛着我跳过了墙壁。

    随后叫陈善芸带我去了之前十方大海的小岛屿上方。

    借道阴阳后,我出现在了阴间的小岛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血云棺下册,我心情激动得难以自抑,三本古书全在我手上了!只要这第三本确实是真货,我就能起手制作小血云棺!

    打开手机,我从上册开始看起,一路看到了下册,花了两三个小时,可看完之后,我脸色也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结合三本书,我发现这些东西不是白给的,这些老谋深算的家伙,如果真要按照古籍的做法,我就是去当炮灰!

    操纵和开启血云棺,就需要五阴俱全的人在里面做引子,否则就需要大耗精血和寿命。

    我身负五阴之体,如果由我去控棺,那便能够省下他们很大的功夫,这就是几个老家伙要把古籍变相的让给我的原因。

    外婆那口大血云棺,确实和周善说的那样,乃是三种古老的道统秘术结合而成,而其中的巢祖里的那口鬼棺需要的主魂王胭,一样也是五阴俱全,这就验明了血云棺的制作,真是有人结合了击中秘术而改良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外婆所的买椟还珠,敢情珠子就是我自己!这些人是要我自己去填棺材的!如果我坚持救出外婆,那自己会不会成为血云棺里的王胭?

    给人算计成五阴之体,难道当初就是打着要我去给棺材当珠子的?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就觉得自己的身世似乎要涌上来了!但回头一想,线索似乎又不够,直接断在了母亲那里,看来母亲也是其中的一个环节,回去后,就该把一切我说知道的事情给她说清楚,希望到时候她不在有所隐瞒,将她所遭遇的事情还原出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