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6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八十一章:绿衣
    外婆坏了她们的好事,把身为五阴之体的我彻底的救了下来,也惹怒了按照改良秘方,制作血云棺的人。

    奈何外婆隐世不出。也没能让对方寻找到。而我也因为逆天改命,媳妇姐姐的暗中保护,也免了二十多年的灾厄。

    可惜,对方的手段真心厉害,不知怎么的就找到了切入这件事情的点,从周璇那里入手,把外婆再次逼了出来,而外婆厉害得都逆了天,这家伙没法子了,只能耗费阳寿请出了血云棺来拘外婆。

    周璇恨我,也许就是知道我是整件事情的开端。也是整个事件的漩涡中心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我不是五阴之体,不是血云棺的那颗珠子,那一切事情或许都不会发生,她周璇不会死。外婆也不会给血云棺拘走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的身世才是一切事情的主因。谁要制作血云棺,谁想要把我弄来填棺,这一个个秘密絮绕不去,如同乌云一样笼罩在我头顶。

    一本本的血云棺古籍相应面世了,我也要做出自己的表率和决心。

    我活了二十年了,现在要去换回外婆,然后自己填充到棺材里,彻底和血云棺成为一体!

    想得通透以后,我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周善何等的天才,用血祭免除了必要的生命消耗,结果力量或许太大,血云棺不受控制了,这才找来了秘籍,还联合起来一帮老家伙。一群的世家,一步步来算计我,还以大会作为契机,以救外婆作为强迫提升我潜在能力的支撑。

    外婆怕现在已经成了血云棺的养料了吧?强大的力量是血云棺必备的,至于我,拿来填棺也是他们定好了的。

    姜是老的辣,明知道走不通的路,他们还是会让我一往无前的要跳下去,外婆呀,你真的还活着么?

    把一切关联起来,我不禁悲恸莫名,外婆生死都不能保证,而我也陷入了不得不去救的死循环。

    想不通,我也懒得再去找其他办法,现在摆在我面前的,是如何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想办法,自己去控制血云棺才行。

    他们步步为营,占尽先机,但却不知道我还有媳妇姐姐,媳妇姐姐就是我的杀手锏,只要她和我在一起,就拥有了无限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起媳妇,我莫名的安心了很多,那站在我面前的强大的红色背影,就是我心底无穷大的力量!

    盘膝坐在了地上,我把所有的鬼将都放了出来,现在盒子还有一个在周璇那里,制作小血云棺的事情只能往后压了,况且云纹还未经对照,这部分三本书都有注释,太复杂了,而且云纹是外婆三令五申说起的,是控制血云棺的方法,云纹活了,血云棺才能活,碍于这点,我一时也没去死记硬背,准备到时候三个盒子齐聚,再进行全面研究。

    我把鬼棺也开启了,女鬼也全放了出来,让她们和惜君一起玩耍。估边司圾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不是自己的洞府,海边还到处是鬼兽,所以我没敢摆下聚阴阵,只是画了养鬼道的阴魂大阵,把黑毛犼和宋婉仪,江寒收入了身体中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忽然发现鬼气没有了刺骨的感觉,连没带鬼面具,似乎都不会感到多难受了,身体还像是给微风吹拂一样的舒泰。

    这难道是那大力丸的效果?

    连庚这老头有点意思,玄丹门的丹道祖师,炼制的丹药果然有那么点神奇。

    带上了鬼面具后,周边的阴气快速的聚拢过来,一阵阵的能量似乎全给吸收进了身体,江寒和宋婉仪她们在身体中横冲直撞,速度比以往快了不知多少!

    看来连经脉也跟着扩张了一倍,如此一来,我的鬼气运转也一样会因此强化了不少。

    之前止步不前的修为,忽然在宋婉仪她们在身体里游走三十六周天后,砰然晋级了!

    我突破到了寻道后期!这速度,简直比坐火箭还要快!

    看时间已经接近了早上,再不回去,怕要错过团队赛了,我把宋婉仪和黑毛犼、江寒都放了出来,这一看,三位的实力也提高了一大截,到了鬼将的大后期,离着晋级鬼王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    宋婉仪很兴奋,在我身畔飘来飘去,腻歪的说着一些小情话逗我,我回了几句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江寒也感慨万千,他从短短时间内的一个普通鬼将,一跃即将到达鬼王程度,如果不是跟了我,恐怕再来几百年都找不到门路。

    黑毛犼完全没升级后的兴奋,左右的扭动大脑袋,看没事后趴在了地上,用大眼珠子看我有何吩咐。

    都升级了,只要再给加持血衣,她们也就能达到鬼王的程度,我挺高兴,不过用血衣强行提升的,毕竟不是原生态鬼王,没有进阶鬼王后才领悟的独特招数,这倒是让我无比烦恼。

    所以实力并没有提升到很逆天的程度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换成以前,我早就笑得牙齿都掉了,可见过惜君霸道的凤凰展翅后,难免有点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想到鬼王,我盒子里倒是有一只,我赶紧的给所有的鬼将全加持了血衣。

    惜君就不说了,宋婉仪和江寒,黑毛犼也都升到了鬼王的程度,现在她们的气势全都大变,双目纯粹的猩红色让我十分的满意。

    拿出了盒子,扒开了符纸,把那枚碧玉命牌给小心的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拿起来,我手背就刺痛了下,一把青色的荆棘长剑剑尖抵在了我手背上,锋利的剑尖刺破皮肤,冒出了一枚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把我的命牌放下好么?”阴风阵阵,一袭绿衣的美丽鬼王,此刻正要挟着我。

    没有主人的控制,鬼王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,就能从命牌里出来,这也是我把她封在云纹盒子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丫头,你看看你的身后吧。”我示意她看向背后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四个鬼王。”美女鬼王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还敢威胁我?”我对她倒是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玉牌给我,放我离开,就这么算了,如何?”美女鬼王紧蹙眉心,英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跟谁不是跟,不如跟我算了。”我笑着拿捏着玉牌,不顾她长剑划破我的肌肤,抬起了手。

    美女鬼王银牙紧咬,气得连忙的收剑,她还是不敢真把我手砍下来。

    “无赖!命牌却不是你的,你不问自取,真不知廉耻怎么写么?”美女鬼王怒道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别说什么取不取的事了吧,丫头,说说你的名字吧,顺便谈谈,你和我大表哥周峰是什么关系?看你这么想回他身边,该不会是他的鬼妻吧?”我笑吟吟的抬头,看向飘在空中的美丽侠女鬼王。

    “我刘小喵什么时候成了周公子的鬼妻!我只是要你给我命牌,我会自己离开!”女鬼王身上阴风阵阵,气得是不轻。

    “哦,那倒好,我放了你,让你在岛屿上晃荡?老实说,我倒也不是特别想让你住在我这云纹盒子了,这盒子我还要收拾更厉害的玩意,你天天赖在里面终归不行,所以现在可不是把你放出来了?”我笑了笑,看来刘小喵对周峰的忠诚度只是一般,不过一个古代侠女,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?

    她居然叫刘小喵,我直接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同样等级的招鬼道,想要控制刘小喵这样厉害的鬼王,还是十分困难的,想要请动对方,还需要商量,这周峰肯定是答应了一些什么事才请动了她。

    如果我能提出同样的,或者更好的条件,这刘小喵指不定也成我的了。

    “啊?就这么放我走了?”刘小喵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我能怎样?把你打成飞灰?”我笑道,看向了周围的岛屿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天海一线间,十方大海的宽广难以计算,无穷无尽的鬼兽还匍匐在海底里,上次来了一次,我就差点葬送在海底了。

    因此除非这刘小喵能有鬼船载着她离开,或者能够借道阳间的十万大山,否则要离开这里,断无可能。

    刘小喵看到这种绝境,丽质的脸庞也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她沿着海岛转悠了两圈,又在海面上飞翔了一会,结果又丧气无比的给一群鬼兽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外边不说了,有老大只的鬼鲸鱼徘徊,周边也全是鬼鲨!你这人好生无赖!为何把我丢入此等死地!是要故意让我难看么?”刘小喵气得要用剑来砍我。

    惜君果断的拦在了我面前,舔着一根棒棒糖:“哼,哥哥都能来去自如,你这小猫咪没本事,就不要乱说哥哥!”

    “你们狼狈为奸!”刘小喵自知打不过惜君,差点气得把剑摔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小猫儿,我也不难为你,反正你也给周峰打工也是打工,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我给你自由,场地就在这里,第二,以后跟着我,关键时候保护我的安全,兴许哪天我高兴了就放你离开,当然,这高兴的时间嘛也不会太久,最多……就半年为限,中途吃喝管饱,还给你发工资,你魂体受伤,我还能给你治疗,你看怎样?”我给出了刘小喵两个选择,想要她给我打工半年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