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7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九十四章:图谋
    “去哪呀!”王元一起飞后就问我。

    “加完油去临县北边的麻林村。”我简要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元一一怔,心下里估计也斗争得厉害:“你不会打算隐居不出了吧?大家都等着你冲冠一怒呢!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我有办法弄掉这匹脱缰的疯马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还是有点存油的。一路的飞向了南市的机场,最后在一个小庄户广场那停了下来。在那里,一个熟悉的人正靠着奔驰越野车上,百无聊赖的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苏浩吗?”我嘀咕了一句,苏浩是远宏集团的公子,高科技公司的。弄到航空燃油当然没问题,上次大家在韩珊珊相亲会上见过面,彼此还聊开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家里也是有钱人,要什么有什么那种,和王元一是铁哥们。

    “苏浩,弄到了?”王元一丢掉了烟头,自己去打开了越野车的后备箱,几个油箱桶就在那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费了不少口舌,听说你们摊上大事了,我也担心呀兄弟,这回可别搞砸了。搞砸就死路一条了,也别连累上我。”苏浩看了王元一和我一眼,就帮忙扛东西。

    “苏浩,这次多谢你了。”我出言感谢,苏浩点头后就没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加满了燃油,又说了一些掏心窝的话,飞机就往麻林村方向开去,飞在空中时,两个尸王在飞机上看来看去,一咋一呼的很是兴奋,不过我坐在副驾驶上,懒得理会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到了麻林村。村子静得出奇,这里已经没有人家了,四周落叶得到处都是,显然好多天没人在村子里走动了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缓慢的降落在村庄的广场上,我想了想。决定把王元一和赵昱留在这里看飞机。

    “赵昱,我命令你看好这宝贝,以后看你表现,如果好了,我可以购置一辆比这更高档的直升飞机给你!”我给赵昱画了个大饼,这家伙当年反朝廷,那是喜欢享受,朝廷满足不了他,他当然反了,所以满足了他的**,再抓住他的小尾巴,他也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噗通,赵昱听完半跪在地:“南越王赵昱,敢不效死!”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不过还是淡定的叫他起来:“不止是这飞机给我保护好,人也要帮我守好了,掉点皮毛,别怪我重罚你,至于遇到太极门的人,你和王元一商量解决,无论如何都不能杀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带着童三斤离开,虽说村里没人,但太极门的七玄子都轮流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还没去到了地宫的门口,孙重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我皱了皱眉,这小子没事打过来做什么,难道是知道我来这里?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的事情我都知道,我帮不上你的忙,不过我们孙家已经起头了,准备联合几家和大龙县都有往来的世家对唐家施压,不行今晚就去那边直接对话了,你暂时放心吧。”孙重阳很够义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完,心中顿觉这家伙在大义面前,很够意思,不过唐家没活路了,谈判这种事情早就绝了:“孙重阳,以前我不大喜欢你,但今天,你的所作所为却让我很感动,唐家很快就会灭亡,推倒了我大龙县几个世家的栋梁,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唉,夏一天,你说什么胡话呢,唐家厉害着呢,不说唐家二老,光是唐璜、唐钰、唐和,这三个都不是好对付的,对方和道门还有点牵连,这也是我师父跟我说的。”孙重阳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多谢你的提醒,不过事已至此,已经没什么好商量的了,他们要杀我师兄,我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几个师兄、师姐还在守地宫么?”我对太极门的作风虽说也不怎么看好,但她们的固执却让我印象深刻。台匠序划。

    “守呀,后来两个还未到入道期的师兄为了冲击入道期,又先回去了,还把我们师父请来了!”孙重阳虽然狐疑,不过之前和他一段时间接触,又说了许多交心话,现在他一副把我当兄弟的样子,已经知无不言了。

    “啊?你师父是谁?”我一听,脸色大变,师父来了?那这趟地宫之行岂不是很糟糕?

    “我师父?也不怕跟你说,我师父是太极门里,乃至于整个道门,都极有名气的夏沧岚,夏居士!”孙重阳顺了口,直接把师父连名字都爆了出来,以为十分的牛气。

    “哦,不认识。”我挂掉电话,跟着童三斤到了地宫。

    地宫门口的草皮上,不知什么时候支起了几座帐篷。

    欧阳晗若正用柴火投进石头叠成的灶台里,上面架着一口锅,锅里估计煮粥了,冒着白烟,她的脸黑乎乎的,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,对一个美女来说,为了守住地宫里的尸体不为祸人间而牺牲至此,诚然可敬。

    刘聪美女拿着一本发黄的古籍,认真的阅读着,坐在了树底下,看着温婉动人。

    闫世豪拿着拂尘,正在那挥来挥去,练习着拂尘衍化出来的武术,至于那一步神行徐天真,也在树丛里猴子一样乱窜,似乎正施展神行借法,快得只剩下影子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家都很清闲呀?”我对着刘聪笑道。

    欧阳晗若看了我一眼,表情有些厌恶,说道:“是你?夏一天,你没事又准备来地宫搅合什么?我告诉你,此地禁止出入!在这之前,我们已经弄掉两拨尸王派出来的斥候了!连来这里打主意的世家,也赶了不少!”

    姬臣虽死,但余波未平,这俩美女对我还有很大的误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正要准备忽悠的时候,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我后面传来,我心下一惊,而童三斤立刻一枪扎向了后面!

    结果那声音的主人已经从后面来到了我眼前。

    她背着手,拿着拂尘在后面挽着花样,步伐不停,平静的走在我的前面。

    我一看这黄衣的女子,脸色也是微变,这可比一步神行徐天真的速度快多了!

    “请问,你带着一具尸王,来这地宫有何要事?”女子头上扎着女居士的发髻,头也不回的问我,听声音,应该有三十多岁左右,身材窈窕,走起路来看似步步生莲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孙重阳的师父么?夏居士么?久仰大名!在下夏一天,是孙重阳的生死兄弟!”我一愣之下,立马猜到了来人身份,女子修为看不出,估计超过入道初期了,力敌她,那是智障行为。

    “哦?你居然认识我?还认识重阳这孩子?”女子也有些愕然,转过了身来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那是过命的交情!”

    女子一袭天师道袍,拂尘随意的拿在了手里,翻着花样儿,偏偏表情没有多大的喜悦,看得我怪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这夏沧岚怕有三十几四十了,保养却极好,年轻之时肯定是很美丽的人儿,到了如今,眉黛仍然清晰,眼睛也炯炯有神,发丝顺滑得跟瀑布似的,不过她的秀眉并不舒展,似乎平时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这尸王你是何故带来?”夏沧岚有些惊讶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带来当说客呀,他是底下尸王的兵长,我来,是准备说服她们把断龙石大门合上,继续沉睡的。”我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此可能?这确实是个好的办法,断龙石乃古代帝王陵寝、高士墓穴之护壁,墓主人安葬妥当,既会有人放下断龙石,如今不知何故,地宫的断龙石居然给人启开了,这也是我来此之故,若真能说动她们放下重达千斤的断龙石,自此血尸们也就阴阳两隔,我们也可回太极门复命了。”夏沧岚奇道,顿时一副信了我大半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瞬间脸上多了几条黑线,这夏沧岚夏女居士太好忽悠了点吧?这就是太极门的指导师父?真是长居深闺久不出,出门就要给忽悠呀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这些尸兵暴动,便是因为丢失了宝物,其他人我可以骗,但骗不了你夏居士,我历尽千辛万苦,已经花了十亿的巨款购回了被盗宝物,这趟进去,就是要还给她们,让她们再次沉睡千年的,夏居士,你看看这宝物吧。”我说着,从背包里拿出了随手封印了好几层定魂符的云纹盒子,冒险的递给了夏沧岚。

    夏沧岚偏着头,一副疑惑我居然这么放心的样子,很快就接了过来,她伸出剑指点了盒子一下,随后螓首微抬,似乎在体验盒子反馈的信息。

    最后她微微一笑,把盒子递给了我:“你说的没有错,应该是这个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是惊愕了,这夏居士居然这么好说话?她又怎么懂就是这玩意?

    “你信?”我还是不放心,拿出了一张十亿元的刷卡凭条,递给了她观看。

    “盒子就是足证,如何不信?我们太极门并不稀罕这些东西,但尸类却喜欢,你进去后,如果能以理服人,能让世间少点争端,便是做了一件极大的好事。”夏沧岚伸出手,并没有去看那张刷卡的条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!这夏一天诡计多端,肯定另有所图!”欧阳晗若赶紧的跑过来叫破了我的图谋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