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29948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九十九章:毁灭
    “对了,吾皇,这孙重阳听着熟悉,到底谁呢?孙止境这老家伙乱帅一把的。我倒喜欢,一会若是能拿下他。吾皇将他交给赵昱审讯如何?”赵昱拿着浸满血的古剑站在我旁边问我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头别动他,熟人他爹,其他的随你,你看张栋梁这老货怎样?”妈蛋的,这赵昱真是个丢三落四的主,自己和孙重阳那破事直接忘记了,看来花丛里走久了,什么玫瑰花、杜鹃花怕都记不得了,也好。阮玫在这里,我也不好说破此事,要不然两人定然要当场死磕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吾皇,怎么听着像赵昱饥不择食似的?”赵昱拿下了墨镜,瞅着张栋梁老一会都没生出性趣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该杀的杀,该留的留,那几个无关的不能杀,其他的就别留了!”我白了赵昱一眼,回过头看向了两位夫人。

    齐夫人冷笑的看着我,而高夫人已经怒目相视,一副看我怎么解释此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过去就压低了声音,说:“齐夫人,高夫人,盒子其实我是拿到手了,不过我一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很怀疑真的那个还在唐家里,因此之前一时也在犹豫,不如这样,这不知真假的盒子先交给两位夫人如何?而且你也看到了,现在也不仅仅是私仇这么简单,当时我想方设法要躲盒子的时候,是和这唐家生出了矛盾,杀了他的孩子才拿到了盒子,但因此也给他们唐家杀光了亲友,我为了这盒子,连亲朋好友都给杀了,你们不替我化解也不行吧?”

    “夏爱卿,好个瞒天过海,驱虎吞狼的妙计!”

    拿出了红布包好的云纹盒子,我交给了齐夫人,但还没送出去。就给高夫人一把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齐夫人大惊失色,白绫一甩,就要夺回了!

    不过高夫人早有准备,细细的手往白绫那一抓,稳住了齐夫人,随后说道:“齐夫人,虽说我以你为尊,不过之前你已经得到了同等的盒子了,此物更是牧王贴僧物,由我们谁拿,恐怕也不合适,更轮不到你说的算吧,现在既然两个盒子都等若,不如暂且由我们俩各保管其一若何?”

    “各存其一?哼。也好,不过别拿不稳给丢了。”齐夫人冷笑,就放弃了争夺我交出的第二个盒子,不过眼中对我的阴冷之意多了些:“夏爱卿,你看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争夺牧王贴身盒子,已经形同叛逆,两位夫人和我都压低了声音,但众目睽睽之下,大家也不敢至此翻脸,我顿时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场面刚安静下来的时候,外面停车场那半边就传来不少车子车子启停的声音,不一会,几十个男男女女提着好几个盒子,熙熙攘攘,就跟逛街一样,从庄园的门口走进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们手中盒子外还漏出了血痕,脸色立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群男女全是玄门修士,而且年纪也维持在二三十岁,有好好些人却已经有了唐家颁发的唐刀。

    唐老太婆和唐老头子刚想要出声让这些人不要进来,就立刻被我识破了。

    “惜君,刘小喵,拦住这些人的后路,杀无赦!”我冷冷的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童三斤和阮玫也把这当作了命令,让两百近卫军包夹了上去,近卫军速度极快,这些男女刚进庄园,还没看清楚血腥景象就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因为看到上千的尸兵,一时惊吓把盒子抖到了地上,一个人头赫然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人头脖子被砍得平滑,脸色因为恐惧而有些狰狞,是孔德儿子的人头。

    “派出去杀人的孩子们都回来了呀?唐宗,你手段倒也可以,有大世家的风范,让我看看,盒子里都有谁的人头,对了,也不知道我师兄在不在里面?”我阴沉着脸,如果海师兄的人头就在这些盒子里,这里一个人都别想留下来了,包括男女老幼!

    张栋梁和孙止境等人面色都很难看,全都看向了唐老爷子这一边,唐璜拉着自己的两个小儿子,还有几个女眷哆嗦蹲在地上,这一刻,他已经惊吓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?孔德的,这个,张玉芳的,都是我的老熟人了,也不知道我睡着了会不会梦到她?”我把惜君收集给我的盒子逐一在众人面前打开,还搬出来摆在了张栋梁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!呜呜,老祖宗呀!我是小飞呀!”张小飞看到我搬出了张老太满脸都是血的头颅,哭得摔倒在地,小胖子地上滚了好几圈,才连滚带爬过去抱起张玉芳的头颅。

    李庆和也是泪眼婆娑,咬牙切齿,张栋梁和孙止境和众多来谈判的玄门修士无不潸然。

    “张栋梁,你看看,这就是玄门世家做的事,你现在还对唐家地面满是尸体感到愤怒么?这些人都不是人,是畜生!死的这些人有何错的?他们哪个是杀唐治的?你们倒是来找我呀!呵呵,不来找我也好,那我来找你们!”我冷笑说着,一脚踢得旁边一具唐家人的尸体滚了两圈。

    宋婉仪把盒子一一打开,好几个盒子里都是陌生人的头颅,应该是大龙县里,和海师兄关系好的散修,或许没有暴露海师兄的位置,而给顺手处决了,赵茜在旁边捂着嘴,两眼闪烁,但硬是没掉下泪来,应该是认识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黄老叔、闻婆婆还有凌婆婆……天哥……她们都是赵家的客卿长老。”赵茜说道,秀目微寒。

    赵家能当上世家,因本身并不缺钱,请来了许多的散修做了客卿长老。

    我庆幸没有海师兄的头颅在里面,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不过现在我没多少时间了,迟恐生变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齐夫人和高夫人都没有要动手的想法了,倒是童三斤和阮玫动的手,带着两百亲卫队杀向了刚才几十个刚进来的男女玄门修士。

    这些人带着头颅而来,到了目的地,却掉了头颅。

    喊杀声连片,阮玫的武艺相当的高明,两把板斧挥舞过去,跟绞肉机一样利索,断肢残臂到处乱飞,都得身体都分成了两半!台斤来号。

    童三斤的花枪也利索之极,每一枪都捅到对方的面门和要害上,对方连反抗都来不及!

    唐老头和唐老太,包括唐璜都绝望了,这末日景象何其的惨烈,没有人会想在这里待多一分钟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今天杀了两百多玄门世家之人,可有想过玄门世家会如何对待这件事情么?你将会成为全世家公敌!在我们官方,也将会留下备案!你的那些兄弟、朋友,都将会面临世家的制裁!”张栋梁没带自己师弟欧阳贺和黄道三来,加上我人多势众,也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早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,给人追杀报复这种事,我早就习惯了,这里不是有很多世家么?如果觉得有唐家那么厉害,大可以来找我!”刻意的示弱带来的后果就是世家的无所顾忌,还有今天无数人的死亡,如果没有牧王的大军,我现在只能蹲在四小仙道观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惜君,刘小喵,宋婉仪,江寒,黑毛犼,把这几位唐家修玄的全杀了,一个不留!”我没有因为张栋梁的劝阻而犹豫,祸闯下来的那一刻,我就明白和唐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格局。

    “宵小之辈,得一日之势,便想灭我唐家一家满门,我帝前道统,皆来自于道门紫皇门,今日我唐家灭亡,明日便是你夏一天和大龙县修士之祸!”唐宗颤抖的拿出了一张发黄的纸,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一言不发,挥手让一群鬼将扑过去,张栋梁等人全都离开,站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敌众我寡,唐氏反抗也微弱无力,最后徒增一地的尸体。

    当着唐家彻底的灭亡了,妇孺也都吓傻了,无数的尸兵涌入了庄园的各处,随后不知哪里开始点燃了火苗,彻底把唐家庄园付之一炬,十几个其他世家的家主和张栋梁都在中途逃了出来,至于唐家妇孺,也剩下寥寥,全都在张栋梁和世家家主的保护下离开。

    我和赵茜、李庆和等人站在火焰冲天的庄园前面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这世界还有没有我的容僧所?我不知道,我们死的人太多了,虽然如同雷霆霹雳一样,把整个唐家修玄的人灭亡了,但剩下的老幼妇孺,毫无疑问以后肯定还会来报仇,冤冤相报,连连绵绵,唐家的人不行,紫皇门却未必不能,道门势大,如果撕破脸,没准更是肆无忌惮,到时候世俗法则怕也难以约束这庞大的道门。

    带尸兵灭亡世家,我也算是和道门的闹崩了,太极门的夏沧岚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也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来拿我?我还是太过仁慈,放走了孙止境和张栋梁、还有一群唐家老幼妇孺。

    牧王的大军战损不大,在两位夫人的命令下又回到了大巴上,开赴回牧王地宫。

    想着后面收尾的事,寻找了整个唐家却没找到孙重阳的阮玫,也气势冲冲的走到了我跟前,皱着眉质问道:“孙郎呢?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