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3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章:争宠
    我脸上一顿的尴尬,就说道:“其实阮玫,我骗了你,对不起。孙重阳并不在这里,不过我可以打电话让你和他面对面聊。”

    阮玫皱着的眉很快就缓了下来。要打她也打不过我,况且搜索一遍唐家庄园,她也发现给我骗了,看我诚恳道歉,就算追究也无济于事:“你说话不算数的,快快把孙郎叫来与我,否则今日我俩就没完了!”

    “好,阮玫,你是个好女人。我相信你和重阳兄往后必然能有缘千里来相会的。”一边说,我一边给孙重阳拨通了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孙重阳在对面不知是计,就接了过来:“夏一天?你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重阳兄,你的好友阮玫找到了我,让我拨通你的电话!你可千万别挂,挂了我就死了。”我苦笑着说道,这孙重阳有些事情做得也不厚道,居然忽悠阮玫,然后自己逃出地宫。

    听阮玫之前所言,孙重阳肯定答应过这尸王妹子什么事了,否则哪会有今日之祸,他不去扛,难道我去?

    孙重阳在电话那头震惊,愣了好一会想要挂电话,结果阮玫一声‘孙郎’就把他叫住了。

    我把手机拿给了阮玫,孙重阳表情尴尬之极。不过两位仍然你侬我侬的说着一些话,我见一人一尸居然能聊出这感情来,脑门多了几条黑线,这孙重阳太不得了了,看来和女人接触真有一手。

    阮玫倒也不好奇手机能够进行视频通话,拿来就高兴的和孙重阳聊了起来,孙重阳那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我还是首次听到阮玫腻声腻气的说话。

    等到通话结束,阮玫又板起了脸:“两位夫人要押送你回地宫交代事情,你的那些朋友可以自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早就知道齐夫人和高夫人都不会放过我,这次忽悠她们太厉害了,加上两个盒子都在她们手上,我还得忽悠回来才行,要不然小血云棺的事情就没法子做了。

    没有小血云棺,我就没办法研究外婆那个血云棺如何破解,事情一旦无限时间的拖下去。外婆就算活着也扛不住这么长时间的折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跟你回去就是。”我回道。

    阮玫看我这么干脆,也有些意外,通常这个时候我就应该逃跑了。

    我交代王元一和李庆和一些事情,让大家先住在四小仙道观,自己就做大巴车前往地宫。

    齐夫人和高夫人在车上互相看对方不顺眼,脸上都十分的不好看。

    跟我想的一样,这两位有了两个盒子,果然是分赃了起来,至于回去牧王宫,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过我有惜君和刘小喵,倒也不害怕这些尸王,撑不住我就跑阴间去了。

    王元一开直升机,和赵茜等先回去了。大巴车全装着尸类,路上我就坐在大巴里警惕,两个尸王夫人却跟看不见我一样,场面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花了几个小时,尸王队伍在高速路上下了车,往地宫那边行进,我站在陈善芸的轿子上,而齐夫人霸占了我的椅子。

    刚才我还坐着的,结果这齐夫人突然就跳上来了,我现在是狗头军师,当然得让座。

    “夏爱卿,你对阵法一道了不了解?”齐夫人一只手支撑着下巴,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高夫人并没有坐上轿子,而是选择在迅速在树林里穿行,一副不想和齐夫人争这些东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知道不少,怎么?夫人难道对牧王地宫的阵法有想法?夫人,我是你的人,有什么话,你尽管说就是。”我已经看出了地宫的格局,这齐夫人对盒子已经产生依赖感了,好比上了瘾,如果再让她如同往昔那样吸收牧王剩下的,她也不大愿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很好,是个聪明的人,这盒子既然有两个,又可以补充阴气,而其一由牧王控制无可厚非,可这其二嘛,你看能不能把这个给我摆弄下,让此盒子只给本夫人的人也补充,尤其是本夫人自身?”齐夫人压低了声音,如果这话让牧王听到,就是死罪了,她敢说出来,那是因为我不是尸类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,我有俩个盒子的咒语,就算不使用阵法,我也能帮夫人补充阴气,只是夫人的意思是?”我装出有点疑惑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说我不靠阵法也能给她补气,齐夫人顿时大喜,不过仍有些皱眉:“有了咒语还不行,就算单给我补充,但我也离不开地宫,你或许也知道了,我们出来之时,也只有了半块命牌,这剩下的半块命牌,却是是牧王身上,你可有看到他身上一片片的碧玉铠甲,那便是我们的命牌所在,只有他浑身都填充满阴气后,我们才有机会得到一些,本夫人跟随了他一辈子,却只是得到和其他人一样分量的阴气,还拿这命牌来控制我们,一旦他启动阵法,我们也只能听命于他,随时还会给召唤回去,着实是让本夫人失望之极,夏爱卿巧计多端,若是给本夫人解决了此事,高官厚禄……不,地宫里的东西,可任由你来支配,你看如何?”台斤妖划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这样?”我吃了一惊,怪不得牧王那身碧玉铠看起来鬼气充盈,厉害无比,原来是所有尸兵的命牌所在,就是不知道和阵法相连还是怎样,我立刻又问了起来:“夺取这铠甲应该不难,但会不会因此而发生点什么事情?到时候怕一发不可收拾,害了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顾虑确实周到,如果你刚才说要拔了牧王的铠甲,那这事我也就懒得和你说了,其实是这样的,那碧玉铠甲相连了地宫的大阵,平日由盒子作为补充,充裕的阴气也储藏在其中的阴气脉络中,所以若是动了这铠甲,大阵就会把储存的阴气强行注入铠甲,到时候牧王就会苏醒一段时间,直到能量用完他才会继续休眠,否则,早就有谁尝试着偷了铠甲,控制我们了。”齐夫人看了一眼在前面回头盯着我们的高夫人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原来牧王以坐姿沉睡,而不是躺在棺椁里,那是因为他也在地宫里苏醒过。

    看来强行去夺萨甲,那是死路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夫人是想让我想办法弄来命牌,却不惊动牧王,是这个意思么?那我得想办法去研究此阵法才行。”我皱起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聪明无比,若不是我身为尸身,便将你收为义子,与我共同进退了。”齐夫人高兴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这女尸活着的时候收义子成瘾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夫人,我是你的谋臣,当然为你排忧解难,这就进入地宫去看看情况,不过……这两个盒子,到时候高夫人有异议我们咋办好点?”我趁机挑拨离间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这贱婢,当年仗着有点姿色,便勾搭牧王,还因此得宠,敢与我这系出名门的原配夫人相争,活得不耐烦了!若非现在已是千年过去,我背后势力全无,岂会给她半点好眼色!定将此贱婢斩尸成段!”齐夫人冷哼一声,看来不只因为今天抢盒子的事,以前还活着的时候两人早就不对付了。

    我没接话茬,那齐夫人又问起了我咒语的事情,我倒也没隐瞒,说出了咒语来,结果齐夫人并不能使用这东西。

    最后我归咎为人尸有别上,毕竟人制作的东西,尸类用不了也正常。

    齐夫人颇为失望,对我也就更看重了。

    很快地宫的盗洞又给搬开了,一群尸类再次回到了地宫,得到齐夫人的授意的我开始四处的观察起来,并且看到好的宝物就直接拿走。

    可惜我现在包裹里全是一切保命的阵旗之类的东西,塞得满满的,因此并没有拿走什么大型重宝,只是看了几样张小飞和李庆和、王元一应该喜欢的装备,就各拿了一两件。

    我用手机把阵法拍了进来,随后亲自衡量了下,最后也得出了结论来,这大阵的巨大棺椁是以吸收阴气为主,是要放置云纹盒子的。

    而控制阴气的,还是牧王自己,至于其他的尸兵和两位夫人,则由牧王间接控制。

    走入了地宫底层,牧王坐在王座上,表情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那碧玉铠甲正发着幽幽的绿光,就跟荧光棒的光一样,齐夫人悄然走过来,和我说道:“铠甲此时能量充裕,牧王即将延醒了,要动手就快!”

    我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让我们都震惊的是,高夫人的笑声从上面传来了:“呵呵……哈哈,齐夫人,不知道牧王看到你和新收的禁脔如此亲密,会作何感想?你勾引人类,妄图贪婪牧王的盒子!又研究地宫大阵,是想要离开地宫和这人类青年私奔吧!别想了,我今天就让牧王醒来,看看他原配夫人到底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我们回过头,就看到高夫人冷笑的看着我,拿着我之前给她的盒子,在我们面前晃了晃,随后走向了棺椁。

    “童三斤!阮玫!拿下这贱婢!”齐夫人不知这盒子作用,以为同样是补充能量的云纹盒子,当即大惊失色,暴起飞向了高夫人!

    我愣了下,摇头苦笑,不做死又怎样会死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