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3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:平叛
    这收魔的云纹盒子放入了棺椁里,什么情况都没发生,高夫人一急,就想起了可能盒子是假的事实。但她已和齐夫人翻脸了,这下子就骑虎难下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敢和这齐贱人一起来骗本夫人!”高夫人气得七窍生烟。獠牙都冒了出来,不管不顾的要来杀我。

    而好几个将领也跟她关系颇好,竟准备用尸兵围捕我!

    我立即叫出和魂瓮中的惜君和刘小喵,随后大声的念出了师父丘存之教给我,用盒子收魔收鬼的咒语。

    盒子立马就发动了,原本补充阴气的命脉突然就跟着回流了,一簇簇的往鬼棺那里涌去,而牧王那边更甚!

    然而好一会,那牧王居然还没给吸魂的情况。还出乎我意料的,忽然动了下!

    高夫人看到这境况,顿时高兴坏了:“哈哈!我牧王岂会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当!他醒来后,必然要将你们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听完我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,难道咒语也不灵光了?

    我马上再念了一次,可那汹涌能量却依照回流,挡都挡不住!

    牧王的手动弹了下,我吓了一跳:“刘小喵!快用奔雷剑!砍了牧王的脑袋!快点!”

    刘小喵本来还在发愣,给我提醒后,立马招来黑色的雷电,手起剑落,嘭一下砍到了牧王的脖子上!

    结果一层绿光直接把刘小喵弹了出去,她的绿剑啪嗒一声崩了个缺口!

    我心中惊讶得无以复加,这种情况闻所未闻,绿荆棘宝剑虽然比赵昱的差了些,但至少平时砍脑袋不成问题才是。现在居然还把剑砍坏了,牧王的尸身得多坚固才行?

    “哥哥!让我烧了他!”惜君翅膀招展,火苗也攒的全身都是,准备施展凤翼天翔。

    而我此时此刻已经生出不敌之心,拿出了阴阳令准备跑路了,这么多尸兵结阵围过来,开玩笑才不逃!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牧王嘴角漏出了渗人的笑容,那碧清的眼珠子遮掩不住恐怖的气势,阴气磅礴得惊人,连我在远远的地方就能感受到恐怖。

    他拿起了身边的宝剑和长戟,缓缓的站了起来,扫了我一眼,又看了周围一下:“两位夫人!这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趁你睡觉,帮你整理了下后宫。嘿嘿。”我笑了下,赶紧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牧王!不是的!”高夫人辩解起来。台斤丸巴。

    牧王当即气得浑身发抖,大吼一声想要把我劈成两半,结果他动作居然越来越缓慢起来,最后一阵诡异的低沉叫声后,他整个魂魄就给吸入了棺椁里的盒子中!

    高夫人花容失色,而齐夫人高声笑起来,拉出了白绫,开始攻击高夫人起来!

    而其他大将愣住了,我不敢放由盒子在棺椁里,命令刘小喵去帮我取来。

    尸王乱成一团,刘小喵没遇到什么阻力就抢到了盒子,并把它丢到了我手里,我马上拿出了好几张定魂符贴在了上面。用红绳把它绑好丢入了包裹中!

    “好!把牧王收了,如今这里我齐夫人说的算!还有谁敢不服!我便把他碎尸万段!”齐夫人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几位将军,还不快救出牧王!”高夫人和几位相熟的将领说道。

    几个尸王立刻朝我攻来,而齐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,也命令其他尸王支援我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那牧王,踢了两脚后发现确实给盒子收了魂,就开始寻找碧玉铠甲的扣子。

    找了好一会都没找到,最后宋婉仪飞过来,点了几个位置,碧玉铠甲才轻易相互分开,我拉出了铠甲,毫不犹豫的往身上套了起来,在宋婉仪的帮忙下穿戴成功。

    “命牌在我身,不想长眠于此的都给本皇住手!”我威风凛凛拿起了牧王的那把宝剑,指向了几个打得最凶的尸王。

    结果没一具尸王愿意听我的,只是看我穿了牧王的铠甲,就全都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以为我开玩笑么?实话告诉你,我就是干这个的!童三斤和阮玫何在?”我看了眼俩侍卫长。

    童三斤立刻半跪在地:“吾皇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速速过来讲解命牌的分属。”铠甲的鳞片太多,不好区分谁是谁,还得有个懂来指导。

    阮玫翘着手,很不给面子的鄙视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夏爱卿,你这是何意?”齐夫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你和你的手下不是要摆脱牧王的控制么?现在我就帮你摆脱了不是?只不过这牧王有点危险,所以我的方式当然不会太客气,至于铠甲嘛,就暂时先由我保管,你看如何?相对的这两千的尸兵,还是归你齐夫人统领,补气的事情,我也会责无旁贷,你看如何?”我看齐夫人似乎有些怒意,就先把自己的条件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齐夫人咬牙大怒:“那我不是刚逃出虎穴,又进了狼窟?如果我不信你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齐姐姐,这小子居然挑动我们进行内讧,自己渔翁得利,我们应当合力将其拿下,大嚼其肉!”高夫人当下又恢复了原来的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,对齐夫人想来个化敌为友。

    “贱婢!你住口!本夫人忍你很久了!”齐夫人大喝一声,彻底是翻脸了。

    童三斤听到我的命令,也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三斤,快说说这高夫人的命牌是哪块?”

    “吾皇,是这个。”童三斤指了右边一块比较明显的命牌,我剑指马上点了上去,念了招鬼道控制鬼气的方法。

    命牌的鬼气给抽走后,玉牌就暗淡无光了,那高夫人噗通一声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余下的尸王和尸兵顷刻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对着齐夫人一阵阴笑:“齐夫人,为了表达我想要和你合作的诚意,我这就让高夫人长眠此地,陪牧王睡在地宫万年,你看如何?往后若是我俩关系好了,我也不介意花费大力气把你的命牌分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……收我为……妻妾?可是本夫人已……”齐夫人一副大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罢我差点没当场摔死,这齐夫人毕竟是古代人,我这话果然对她而言是有点歧异,没准她以为我是因为美色而要挟她做我妻子呢。

    “夫人!误会!我只是说,如果我们相处得好……也不对,我是想说,以后我们若成为有过命交情的朋友,那这命牌铠甲,我全给你了又怎样?”我赶紧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巧舌如簧,三番四次戏耍我等!你以为拿了铠甲,就能够将我们全部收归麾下,供你驱策么?你需得知晓,有些东西,是不能随便说说的!今日你已经惹恼了本夫人,本夫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你!”齐夫人又惊又怒,手中白绫往左边一甩,那白绫跟离铉箭一样捅入了旁边的机关之中!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这闹的什么事,谁控制不是控制,我又不是白控制她们:“齐夫人,你好好想想,若和我结盟,平时我还能帮你们布大阵,以盒子助你们修炼,这绝对是一本万利的生意,大家何苦闹得这么僵?”

    “非是此事!而是你狼子野心,居然敢打本夫人的主意,完事后,就以为解释一句就完了么?致本夫人何地?你以为这命牌真能控制我们所有的地宫里的尸类么?却有例外是你所不知的!”齐夫人指着我,随后对着墙壁说道:“女儿,该你出来了,将此人碎尸万段罢!”

    机关打开,墙壁轰然坍塌,童三斤表情也变了:“吾皇不好,夫人的女儿极为厉害!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