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5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:召唤
    “阴阳借道!”我洒下一把法盐,前方的空气一阵的扭曲,我置身了阴间。

    小义屯底下的阴间迷雾匆匆,我浑身打了个寒战。把惜君和宋婉仪她们全部召唤了出来,我心中仍感到不安全。

    到底这恐怖来源于哪里,我也不知道。恐怕这里潜藏着什么危险吧。

    “宋婉仪,感觉到什么没?”几个鬼将里,我能商量的只有宋婉仪和江寒。惜君太呆萌,黑毛犼只是大狗狗,没法子交流。

    “鬼气很舒服,但也很危险,这里离着大龙县很远了,主人,你看那边还横跨了一座天阙大山。周璇能来到这里,简直不可思议。”宋婉仪说着。扫了眼周围浓烈的黑雾:“我们也看不清引凤镇方向,倒是大龙县那边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要去探引凤镇的阴间地界?可这种情况很危险,没准跑出些鬼兽来,可就糟糕了。”江寒警告的说道。台丸匠血。

    “嗯,先从阴间往引凤镇探路吧,上面有血云棺更是危险,遇到的话我肯定扛不住。连逃跑都不可能。”血云棺对我的威慑力历历在目,我现在虽然也期望外婆还活着,但想事情不能太理想化,如果外婆不在了呢?

    想要打开血云棺,逃跑的路线也要探好,要不然下去了掉贼窝里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我使用了招鬼术,希望能招来几个厉鬼探路,可惜好一会功夫,半只厉鬼都没见着,仿佛这里就是人世间的沙漠似的。

    地面的泥土是松软的,走在上面沙沙的发出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段路下来,鬼气重了很多,但依然没遇到什么危险,我和惜君她们都放松了神经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里好舒服,走那边,那边……”惜君含着棒棒糖,拉着我的手,她走的方向我算了下,居然是引凤镇的路线。

    我默不作声,心中却多了一丝的担忧,暗想难道惜君真的是在引凤镇阴间出来的?

    “还是乘轿吧,速度也快些。”周围安静得半个鬼都没有,应该不会像十方大海那样,突然出现鬼兽袭击,我召唤出了陈善芸,上了轿子。

    陈善芸和梅兰竹菊都穿着新装备,速度飞快不亚于鬼王级别的鬼飞速移动,而沿着惜君的指点,我们越来越靠近阳间引凤镇的地界。

    这时候,惜君的状态渐渐有了些变化。

    我脑子开始急转起来,如果现在我借道阳间,撞上了外婆和血云棺怎么办?现在小血云棺还没研究出来,我如果被倒腾进血云棺里,可就没办法出来了。

    世家和官方肯定在积极的响应我进入小义屯的事情,所以现在我每一步都需要走好才行,否则这事情就没法子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惜君,你感觉怎样?”我看着她情况不对,心中也烦闷起来。

    惜君的头发漂浮了起来,表情很古怪的说道:“哥哥,这里好熟悉!”

    我看向了周围,高耸入云的山峰比比皆是,周围气氛变得凝重起来,鬼气汹涌,仿佛来到了什么禁地之中。

    为何这里鬼气这么强烈,而周围却没有半个鬼将或者鬼王在此修炼?

    我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,突然的,媳妇姐姐轻拉了我的衣角,已经在阻止我不要向前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过去了,里面有想象不到的危险!”我说道,虽然媳妇姐姐拉衣服的幅度不是很大,不过说明里面恐怕不是我能对付的了,再进去,怕真是好奇心害死猫。

    “哥哥!可是这里好熟悉!我觉得就是这里!”惜君有些着急的拉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江寒沉吟起来,而宋婉仪也在帮我想着办法:“主人,还是不要进去了,这里没有我们需要用命去探寻的东西,如果在阳间的引凤镇出事,逃到这个位置再潜入阴间就好,犯不着进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三思而后行。”江寒也不太同意。

    “不去可不行!”惜君鱼鳞牙都冒了出来,已经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黑毛犼也暴露出了獠牙,全身的毛也炸了起来,和惜君彻底对上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让惜君不惜和几个伙伴翻脸,甚至要反抗我的命令,这里面或许就是她身世的所在?

    “惜君,要不等哥哥修为再厉害点时再来吧,好不好?”我按着惜君的肩膀,这种情况我很为难,又要照顾惜君,又要顾虑其他鬼将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不要,哥哥,有东西在呼唤我,惜君要去!不得不去!”惜君恢复了小女孩的模样,摇摇头,神色很慌张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等立誓可为主公效死,却不能眼睁睁看着主公去送死!”江寒半跪在地,劝阻我进入里面。

    宋婉仪咬着嘴唇,对惜君的任性很是不满:“主人,她要去就放她去好了,我们没必要为了她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是伙伴,你们也好好换位想想,惜君虽然平日和你们关系僵硬,但什么时候放弃过你们?遇到危险的时候,为了你们同样也是豁出了生命,这次她坚持要去那边看一眼,难道我们因为害怕和不确定那边有什么,就止步不前么?”我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惜君着急的点点头,指着那边,眼里全是关切。

    “主人,非是如此,我们怎么可能会因和惜君的关系而止步不前?而是担忧你的安慰!”宋婉仪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还请深思熟虑。”江寒仍是劝阻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有些事情,还真的难以理解,当时外婆被困血云棺,我就曾经不顾一切去见她一面,如今惜君同样是如此情形,呼唤她的,肯定是她的亲人或者什么。

    “惜君,有什么声音召唤你去那里?”我问惜君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女的,声音我很熟悉,一直喊我的名字。”惜君拉着我,要跑下轿子,结果给我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陈善芸,走吧,可能惜君的母亲就在那里。”我说着,心中却多了一种想法,外婆是从引凤镇带走惜君的,惜君很可能就是引凤镇底下冒出来的,可能她的母亲确实就在这下方。

    陈善芸没有抗命,但越是往前,鬼气越是纵横无匹,猎猎的寒风吹得我脸上手上都冒着白眼,但看着惜君的表情越来越激动,我也强忍着身上的寒气。

    眼看这里寻常的鬼王都要发抖,我收起了宋婉仪和江寒,只留下了黑毛犼在身边。

    现在黑毛犼身上的毛对我而言比这里的鬼气还要温暖,我藏进了它肚子里,警惕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越到了引凤镇的底下,狂风越是猛烈,陈善芸前进起来已经缓慢得可以,鬼气的凝重也压得我透不过气来,我只能收起了陈善芸,抱在黑毛犼的身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魂瓮,想要把惜君收起来,等到以后想到办法再来,结果才放开一只手,整个人就给吹飞了起来,一只手扯着黑毛犼的毛,却没有扯住,和风筝一样被狂风吹了出去!

    惜君嗖的一下把我扯住,拉着我朝着那狂风的中央飞去,我收起了黑毛犼,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认命了,如果收了惜君,我自己怕要吹到何处都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”惜君一边的飞翔,一边的呼唤着,我整个人在狂风中愕然当场,是惜君的妈妈?

    浓雾给狂风吹散,前面已经一览无遗!

    眼前,一条条巨大的石柱斜斜的插在地面上,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人从阴界的天空中轰然砸下的,场景十分的壮观,我没能细数石柱的数量,但明显多得吓人,上面还刻有一些奇怪的文字,组合起来时,好似一堵一堵高耸的石墙!

    石墙前,风停了,我却凌乱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