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5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:凤鸣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!”惜君望着高耸入云的石墙,茫然四顾。

    我给她拉着手又走了一会,凄凉之感萦绕不去。触及高耸城墙,冰冷刺骨,我问道:“惜君。你妈妈真在里面么?”

    “哥哥,妈妈在里面呢。”惜君说完,咚一下撞到了墙上。却没能穿墙而入,气得她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又折腾了好一会,拍拍打打间。对石墙完全没有半点的作用。

    灰白色的石墙一堵连着一堵,刚才在外面看的时候,就见它们排列的方式看似凌乱,实则暗藏玄机,又是阴间的地界,那应该是封印了某种厉害鬼物所在。

    惜君是吞神鬼王,如此一来,她母亲很有可能也是更厉害的存在,被关押在里面几率就大了,逆天的东西,总会由天来收。

    想想外婆同样是关押着的状态,我和惜君之间,也难免的产生了共鸣,我带着惜君沿着白色的墙寻找洞口。希望能够找到小点的洞口侵入里面,看看到底潜藏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走了好长的路,都找不到任何能够进入里面的洞口。

    这里完全是密封的世界。

    惜君边走边哭,我就跟警察叔叔似得,而她成了找妈妈的小孩子。一路上凄凄惨惨戚戚的,闻者伤心,见者流泪。

    似乎又听到了呼唤的声音,惜君跑向了石墙拼命的飞上天空,结果到了高处,就给吹飞了下来,她又去啃咬那石墙,但光滑的表面无处下口,甚至连一小块角落都咬不下来。

    我心疼得抱住了她,安慰了起来:“惜君,就算妈妈在里面,但封印的石阵我们完全打不开,你记忆里,这里是怎么形成的,可有点什么印象?如果实在没办法,我们还是离开吧,往后等你再强上一些,我们再想办法来救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惜君摇摇头:“哥哥,你每一次都能够找到办法,你救救妈妈好么?妈妈可好了,你救了她,她会给你好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被关押在这种庞大的禁地死城里,周边还有狂风一样的鬼气,恐怖的氛围非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,我心中不禁好笑,我就算有心,可现在也无力呀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把惜君哄回去,咆哮声就从左右传来,媳妇姐姐猛地扯了我的衣角,我召唤陈善芸跳上了轿子,没命的往外围逃去!

    黑色的庞然巨兽朝着我们追来,朦朦胧胧,跟座小山似的,也不知道刚才躲在了哪里,如今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我如同置身在梦境里,吓得紧紧抱着惜君不放。

    可这鬼兽身躯不但庞大,速度更加的惊人,我们逃出一里,它几步就到了,我拿出了阴阳令借道阳间,可刚刚摸出,惜君就挣脱我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过头,惜君已经抱着那鬼兽的鼻子了。

    我脸色大变,以为又要大战一场,却看到鬼兽对惜君俯首贴耳起来,我眼前一亮,看来守卫禁地的鬼兽真的认识惜君,这么厉害的东西,难道又要给我收于麾下?那可比黑毛犼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可我刚想叫好,那巨兽大嘴一张,就朝着我们咬来,还想要挣扎逃命,结果一股阴风把我们吹入巨兽口中!

    进入了腹中,我感觉眼前一闪,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,惜君一直抱着我不放,我立即念动了咒语,把陈善芸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等一连串的光影闪现完毕,在我眼中出现了层层的薄雾,隔开云雾看去,前方是蓝汪汪湖水,我所处位置背后,则是白色的石山和白色的树木,地面如沙滩一般的洁白。

    白色的世界就和仙境一样美丽,我和惜君怔怔看着周围景象时,一个美妇人抱着个女孩儿从我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美妇人长得俏丽,一身的宫装风姿绰约,让人见之流连,忘却归路。

    而怀中的女孩儿肌肤白玉无瑕,表情呆萌三分,拿着好几串冰糖葫芦贪婪舔舐着,看她可爱,我几乎想要过去捏捏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美妇人逗弄着孩子,言语却不是我能够听懂的,像是一种偏西南的方言,又不像是人类的,让我懵懵懂懂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惜君忽然的跑去要抱那美妇人的衣裙,可伸出手时却扑了个空,穿过了透明的美妇人。

    怪不得看那美妇人居然有三分惜君的气质,原来我入了别人的梦境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是我!”惜君在那急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把她抱了起来,心疼道:“惜君,这是幻象,你可有记起来这个孩子就是你自己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那么贪吃!”惜君嘟囔着,要过去扯那美妇人衣裙,显而易见,那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“唬唬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了打鼾的声音,我抬起了头,小山上,一只庞然黑兽正打着呼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我心下一震,这不是把我们吞入了腹中的鬼兽么?

    如今这黑兽居然是实体的!我吓得不敢说话,带着惜君默默尾随妇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我们却沿着湖面,来到了百几十米外的地方,我已经能够看出来,这里是个奇怪的湖心岛,惜君的母女好像给困在了岛屿中,而那种黑兽也不知道是什么存在,就这么躺在了湖心岛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放开了惜君,我作死的走向了湖里,但只走出了几步,一瞬间我又回到了岛中,这里居然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脑子里急速转动,想着其中的关联,忽的噗通一声引得我看了过去,原来那三岁大的惜君摔倒了,糖果全都掉到了沙地上。

    那身穿红衣的美妇人温柔的把孩子抱了起来,孩子却有些可惜糖果的哭起来,美妇人耐心劝导,却未曾发火。

    孩子很快就给安抚开心,咯咯的笑起来,就像是平时惜君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此我已经能够确定这孩子就是惜君了。

    再过一会,美妇人找到了一颗大树,在树下抱着孩子,给她讲起了课,小小惜君受到了美妇人的影响,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生涩的文字很快然孩子失去了兴趣,不过相应的,美妇人的表情也严厉了起来,还说了些什么话,小小惜君听了,顿时和平时的惜君一样扁起了嘴。

    看来惜君的一眸一笑也非一朝一夕间形成,美妇人对她的影响已经深入骨子。

    傍晚的余辉落下来,美妇人看了看天空,幽幽叹了口气,就抱着小小惜君躺在了大树底下。

    我愕然得说不出话来,一个雍容华贵的宫装美妇,居然直接躺在了地上睡觉,这是多么凄凉的情景?

    小小的惜君似乎毫不介意,或者说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过去,这小小孩童已经习惯了以天为被,以地为席的日子,或许连床是什么都不曾知道。

    正当我迷惑的时候,惜君忽然的哭着搂住了我,抽泣出声。

    从少妇温文尔雅,和孩童的灵动活泼的温暖里,我仿佛就这么骤然抽身而出,迅速陷入了惜君哭泣的冰冷世界里。

    天色暗淡了下来,忽然,岛中央的黑色巨兽鼾声戈然而止,抬头看去,黑兽已警惕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,并嗖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美妇人惊醒了,抱起了小小惜君,惊悚随黑兽的目光忘去。尽反呆划。

    不出多久,穿着华贵的一名将领带着士兵落入了湖心岛中,和美妇人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,我怀中的惜君彷如知道要发生什么事,恐慌表情首次出现在她稚嫩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种恐慌,不像是遇到媳妇姐姐而产生的惧意,而是一种惊恐到了极点,才会产生的表情。

    说着话,那巨兽突然就莫名其妙咆哮着往士兵们扑去,场面马上就乱了,而美妇人当机立断也抱着小小惜君飞起,逃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事让我目瞪口呆,一路的追逐后,那美妇带着小小惜君却永远逃不出湖心岛似的,飞出去一会,又闪现了回来,而兵将却越聚越多,数量成百上千!

    很快那顽强的黑兽就给这群军队围攻杀死了,美妇人惊怒之下,背后居然生出了两张金黄的翅膀,一梭的金色羽毛放出,把湖心岛下围杀黑兽的士兵钉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士兵们都有些震怒,而随后,一个穿着黄袍,手持长剑的人,从天际间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的出现,让美妇顷刻脸色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在黄袍中年人的配合下,母女最终给士兵们围在了湖心岛中。

    美妇抱着小小惜君,绝望的摇着头,一步步的退后,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惜君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,虽然背对着这一幕,但鱼鳞牙却冒了出来,头发也跟着炸开,莫名陷入了暴怒的状态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想要看惜君为何会如此,却听到黄袍中年人的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猛然回头,中年人已经出现在了美妇人的身前,一剑刺入了小小惜君的胸膛!

    我愣在了当场,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吼!”惜君也彻底在我身上气炸了,嗖一声飞向了黄袍中年人,如同猛兽一般用利爪疯狂的挥舞,要把黄袍中年人碎尸万段!

    可惜这不过是幻象,就算再犀利的攻击,对那黄袍人都没有丝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金色的血液从小小惜君的身体里流出,美妇人噗通跪倒在地,抱着孩子恸哭起来。

    小小惜君似乎不舍母亲落泪,轻啄了下母亲的脸颊,最后死在了母亲的怀中。

    美妇人悲恸欲绝,凤鸣九天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