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5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:信心
    “师父来了?”我吓了一跳,连忙制止包括齐夫人在内的所有尸兵再前进,脸上皱得差不多和苦瓜似的了。

    灭门唐家,招了两千尸兵。闹得上面道门都介入了,这事情没法和师父解释,这次来肯定是找我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好在尸兵都给周璇带去帮忙养成去了。否则跳黄河都洗不干净。

    “是呀,今天刚到的,正在里面喝茶呢。”黛眉笑道。

    “黛眉,你派鬼安排下齐夫人和诸位将军的住宿,不要惊动师父老人家。”我捏了下眉心小声说道。有些举步不前。

    跟随黛眉的两位鬼将就引齐夫人去了客房部那边。

    黛眉有些奇怪为何我准备见到丘存之这么害怕,不过我也不想多解释。反而先问道:“周璇最近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,四处招兵买马,总觉得她兵力老不够似的,筹措打一次大的战役?或者别的什么。”黛眉犹疑了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刚才我半路给她劫道了,掳走了一千五百血尸级别的精兵!这次她的目的应该差不多要暴露出来了吧。”我沉吟了下说道。

    黛眉震惊,愣在了当场:“一千五百精兵?军师大人,你要么是头脑发昏才给周璇送兵力,要么就是信口雌黄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知道谁都不会信我敢下这么大的手笔:“听过鸠占鹊巢的故事么?”

    “鸠占鹊巢?我便知道,军师大人对尸兵有绝对的控制!要占领城隍府?”黛眉一听就明白了,不愧是我手底下第一智将。

    “嗯,有这个意思,她最近闹腾得欢,如果真要捣乱。我也只能翻开这盘暗子了,你最近派鬼密切关注下她的举动吧。”我点点头,周璇仗着对尸类也有点研究,就换着法想要拐走我的尸兵,光想着上次控制小侄子的事,却不知她那点手段。根本没办法控制牧王的血尸。

    “好的,军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到了洞府的客厅中,师父正喝着茶,见我到来,也不打算吭声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我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认我这师父?我问你,你可有追查到魔的事情?魔都没去找了吧?”丘存之瞪了我一眼,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去找,不过一直都让人留心着信息,就是没有回音而已,然后一直诸事缠身,最后我那个朋友也去了道门,这消息线也就断了,我打算这回上去了就去努力找找。”我苦笑着过去,坐在了师父的对面,给老人家斟茶倒水。

    “你呀你,唉,我本来就是想让你去抓魔,摆脱世家恩怨,不再和这些世家里繁琐的事情搅在一切,结果你一直给他们牵着鼻子走,一直又逃不过这些恩恩怨怨……最后事情闹得这么大,实在也是出乎我的意料,这不是刚出了门,就忘了我说的话么?”丘存之越说越气,就差吹胡子瞪眼了。

    我听完,心中顿时豁然,如果当时专心去抓魔,不去什么世家大会,好多事情的确也就不会发生,而且秘籍本身也因为需要我去填血云棺,会有人想方设法送来给我,早知道这样,何必多此一举,可当时的情况,似乎也不允许我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师父能掐会算,对局势当然是了然清晰,可你看小徒这点微末本事……别人一激,我也就去了,师父也知道,血云棺如今还在引凤镇那晃悠,现在都发展到了小义屯那里了,再不管不顾下去,扛龙村,大龙县都要遭殃,魔虽然可怕,但也没有血云棺可怕吧,所以我这不是打算解决血云棺么?师父,我也刚从小义屯那边过来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丘存之瞪了我一眼,随后摇了摇头:“唉,天意呀,都是天意……你这孩子,也非是愿意墨守陈规的性情,也罢,魔的事情为师已经交托他人去做了,你也就不用再去操心,说说你的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天意所囊括的信息量很大,或许也是师父对唐家事情的态度,既然不可逆转,那也只能顺其自然了。

    心中的大石落下,我很感谢师父的理解,想了想往后的打算,就说道:“师父,我这段时间也不是白忙活,血云棺的一套材料已经收集完毕了,正想要制作个小血云棺,然后以身试法,看看能不能从血云棺里脱身,并籍此架空血云棺,甚至去控制它,如果能够成功,以后这引凤镇的血云棺是收是破,也就由着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那你打算怎么制作呢?”丘存之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我立即拿出了小鬼棺和两个盒子,三本秘籍的手机版本,给丘存之一一检阅。

    “这本我看过了,盒子我也有研究过,我先给你好好讲讲其中的关窍吧……”丘存之说着,就拿出了控制血云棺的那本,详细的把里面不懂的都说了一个遍,连没有的,经过他改良的咒语也加进去了不少,而偏向阴毒的咒语给他全数改了,还十分的透彻。

    丘存之不愧是高人,一目十行下,还能举一反三,随后两册的复印件也很快就给他看完,又点明了重要详细的部分。

    之前我研究过一遍,很多讲解我也明白,我就制作时鬼棺会消失的问题重点的提了下,丘存之就结合了几本书的特点,给出了鬼棺消失不等于里面的魂消失的答案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小血云棺必须得一次性成功,否则该消失还是得消失。

    我了然之后,也有些担忧起来,毕竟王胭也算是和我有缘,我绝不能让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之后又问了云纹咒符的画法,丘存之也给与了讲解和分析,这趟下来我的收获很大,毕竟两种不同想法的冲击,总能撞出新的火花来。

    不过当丘存之问起我几本书的所在时,我方才想起了一本书在洞府里,而另外的两本,至今还在十方大海的小岛上躺着呢,他令我把余下的两本都取来,这血云棺才能进入制作的环节,我倒有些奇怪,不过心想他既然让我找回来,肯定有他的道理,毕竟摆弄小血云棺不是做模型,随便弄点胶水粘牢靠就能用的,所以满心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弄完血云棺的事情,丘存之检验了我修炼阴阳法术的进程,结果给狠狠的骂了一顿,二重的阴阳道法彻底暴露了我平日里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事实。

    单肩包里还有好些干粮,我也不着急上去道观,最后在强迫下,我好好的修炼了到了晚上,直到看我哈欠连天,这才让他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你莫要偷懒,为师这段时间都会住在洞府中督促你修炼阴阳道法,如今你鬼道道法练得倒是快,居然三重天了,这阴阳道法怎么的你也得上了三重,才能不丢为师颜面。”师父丢下这句话后就飘然去旁边的居所休息。

    时间转到了第二天一早,师父早早就把我从床上揪了下来,命令我开始研修阴阳家法术,还无论是简单的,复杂的都让我一一的学会了,借的法术多了,我提升的很快,当然,背包里的蓝符、法盐也消耗到了警戒的位置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几天,三重阴阳家的法术,在师父的督促下,我神奇的掌握住了,其中最主要的是阴阳转换**。尽广丰扛。

    往后我要借道阴阳,已经无需隔着老远的地方借道,只要布好大阵,消耗一定程度的力量就能够改变一片区域的阴阳之气。

    对此我高兴坏了,晚上差点没睡着觉,关键是以后一段时间里,我都能够以鬼道法术为主修道统,毕竟养鬼和招鬼,对我而言都属于主要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这几天时间以来,江寒和宋婉仪、黑毛犼、刘小喵、王胭等都自由活动在周边区域,也在洞府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,修炼和研究法术。

    惜君经过上次活阵之行,却还是闷闷不乐,她心中已经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,虽说没有创伤就没有成长,但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,况且如此消沉,着实让我心中痛惜。

    “惜君,你现在还小,想要救出妈妈,时间恐怕还要很长,活阵不是死阵,仅凭力量或许打不开它,要不等到救出你婆婆来,或许她就有方法了呢?你说对不对?”我把外婆搬了出来,毕竟外婆把她从引凤镇带了回来,没准真有方法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惜君一听,原本愁眉莫展的表情霎那间云消雾散:“对呢,婆婆肯定知道的!婆婆无所不能!哥哥,那我们这就去救婆婆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谈何容易,这可能要一阵子的时间才行,先让哥哥好好修炼一段时间吧,这事情不会太长远了,你要有耐心,改吃的吃,该喝的喝,要不然见了婆婆,再这么瘦下去她可认不出你了。”我怜惜的抱着她,让她坐到了膝盖上,拿了棒棒糖来哄她。

    惜君高兴极了,这是这几天来最让她信心百倍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想外婆果然是个神奇的人,只要说起她,就仿佛什么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一般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