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5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:凶吉
    我怵然回头,三个穿着唐家衣服的人,正从道观一间没给点燃的房间里走出来,他们脸上都带着萧杀之意。

    今天太阳很惹眼。三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,眼睛红肿,还带有黑眼圈。这段时间似乎都没怎么睡过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死在了你的手中,今天既然等来了你,就不打算活着离开了,不过,我们也没打算就这么死!”领头的青年狠历的笑起来,表情很疯狂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谁?”我皱起了眉,背手无声借法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个寻道后期。两个寻道中期,可能不是死士,但绝对是唐家里身份不低的子弟,从他们挂在身后的精致唐刀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招不出鬼将了吧?我们早就布下了防鬼大阵,提前放置了防尸粉,就等你自投罗网了!”其中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?唐钰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!”三个人里,寻道后期的人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阴阳消长,五行转移。阴阳借法!五仙!”我伸出手,往前面一推,一张蓝符一把法盐适时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阵彩色烟雾卷起,五仙从浓烟中飞出,撞向了三个人!三人大惊,这还没说完话对方就出手了,没准觉得我借法速度果然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三人中,有一人猝不及防,瞬间给撞飞出去,倒在地上时吐了口血。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而唐治的儿子因为是入道后期,斗法经验不少,一道玉符就摔到了地上,神将虚影出现,硬抗下五仙,身边的那位入道中期也顺道给他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快速的帝前借法,准备轰我。

    “喂!唐钰的儿子!你爹英雄无敌,你却连自己名字都不敢说出来么!”我叫了一声,顿时让这家伙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唐棠!”

    “捉生落死,五魄追魂,阴阳借法!五鬼!”我再次丢出蓝符,伸手一拍,脚底下马上飞出了五鬼,从背后扑向了唐家小二少!

    三重的阴阳借法速度提升了两倍,加上我插科打诨时偷偷用女居士以前传授的无声借法,看起来这速度真跟飞一样!

    唐棠愕然。估计没想到我借法比他还快,立马命令神将攻击我!

    那神将也是寻道后期的,手中拿了一把大刀,朝我劈来!

    我无奈之下,把五鬼往回召唤,轰向了那鬼将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五鬼的撞击把那鬼将撞得一个踉跄,随后的几个鬼缠上了鬼将,将其扑咬在地,咬得神将嗷嗷乱叫。

    巨大的威力让我尝到了三重阴阳借法的威力,我对师父的感激自然是水涨船高,这要是练到四重,可就厉害了,没准不用鬼道,我也能轻松毙敌。

    “心存帝前,真灵下凡,帝前借法,拜将!”唐棠给我骗了两次,延缓了借法的时间,身边那位倒是趁机借法成功了!

    一个鬼将中期的神将持戟朝我扑来!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丢了一把的替山人,飞也似的往道观外逃去!

    “别让夏一天逃出道观!他召唤出鬼将我们九条命都不够交代的!”唐棠大怒,借法也完成了,蓝符一丢,就念起了咒语:“御华妙言,百相丛生,帝前借法,百将!”

    这唐棠水平不够,说是百将,实则只借来了十来个神将,还全是初期的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初期,也足够我这只修威力巨**术,却忽视了防御法术的人喝上一壶了!

    好在我丢出了一堆的替山人,这群神将要说控制,其实也并不容易,见了纸人还以为是我,纷纷冲去扎那堆纸人。

    我趁机跑到了外围,一路上也没忘记借法:“如迁神怒,骨碎成灰,阴阳借法!神压!”

    两个人正追得兴起,我回过头,神压又借来了,天上彩云汇集,诡异的环形波动轰然砸下,追得急的唐棠瞬间给压爬在地,而另一位也狂吐起了鲜血来!

    “嘿嘿,跟我斗法,还嫩了点!”我阴险的笑道。尽双上才。

    唐棠给玩弄了三次,趴在地上气得猛锤地面,两张玉符给他锤得碎裂当场!神压顿时因此而消失了!

    高大威猛的两位神将拿着长剑,朝着我扑来,而方才给打到在地吐血的第一位唐家人也晃晃悠悠的起身了。

    我一看情况不妙,撒丫子就跑了起来,一路丢着纸人!唐家人最不缺的就是钱,这唐棠作为除了唐治之后的唐家二少,神将玉符当然不会少了!

    我现在终于知道了阴阳道法里纸人的重要性,一路的抛洒着,那群神将毕竟是灵体,分辨不出纸人的真假,全都优先砍向了纸人。

    唐棠的两个小伙伴受了重伤,根本追不上来,只有唐棠拿着两枚玉牌,又砸向了地面,再招了神将来劈我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神将数量一多,我的替山人就难以混淆对方神将了。

    我看没办法力敌这有钱人,当即逃到了道观的外围,拿出了一张蓝符,开始施展招鬼道法术:“驱灵缚邪,号令自来,鬼道借法!招鬼!”

    放了招鬼的法术,要招来厉鬼,却还需要一段时间,这个时候,唐棠也出了道观。

    公路上,唐棠两腿都有些发软,他害怕了,我的鬼将厉害他已经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了。

    “唐棠!去死吧!让你看看我两大鬼王的厉害!”我大喝一声,摸了下裤兜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!逃!逃回大阵!”唐棠面色发白,差点没摔倒在地,屁滚尿流的逃向了四小仙道观!

    我心中大喜,跟兔子一样逃进了公路对面的树林里!

    三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跳进树林,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妈蛋!这家伙好像招不了鬼了!大哥!”

    “给骗了呀!可能跟三姑和四姑斗法的时候,鬼将死了吧!”另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!我们给骗了!怪不得这么长时间这家伙不敢从阴间出来!原来是衰兵一个!干死他!”唐棠抹了把脸上津津而下的汗水,方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立马带着鬼将和手下追着我而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!我不行了,我刚才给那小子打残了,现在浑身都剧痛难当,要去医院呀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是,我左边的肾超痛,跟被人割了一样!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!”唐棠一听两个兄弟居然都装受伤,心中也是无比的狐疑,觉得我逃入树林,没准也是计策的一环,那可就遭殃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其实也是冒火,这周围不知道怎么回事,原来还有不少的厉鬼才是,怎么招鬼术反映那么迟钝,半响了都没半只鬼来的痕迹!

    一路上我又丢了好些纸人,脸色也变得很是凝重,他们最好别追来,如果追来,那我这点蓝符和法盐肯定撑不住,现在我急需补给才行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电话,这里离着公路不远,信号还是有的,未接来电不少,有雷青的,也有韩珊珊的,赵茜她们也陆续的打来。

    拨通了廖氏兄弟的电话,等了一会,电话就通了。

    “廖钊?赵昱和童三斤呢?让他们立刻来四小仙道观!道观给唐家二少烧了!”我皱着眉说道,师父不知道,我在外面还有两个尸王可用,只要尸王在,干掉这唐棠还不跟玩儿似的简单。

    “一天!哎哟,我刚想要告诉你呢,出事了!赵昱和童三斤学飞机的时候坠机了!这不,我才一直躲在大龙县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!”廖钊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整个人都傻了,这怎么能够呢?连坠机这种词都能用上,这尸王也太奔放了!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现在怎样了!”我急忙问道,高空坠机尸王怕也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