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5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:余孽
    **阵就是人工的鬼打墙,在森林里如果误入其中,很有可能累死、饿死都找不到出来的路,我一路的圈起了洞窟周边的森林。绕了一大圈,就下了山。

    四小仙本来就已经荒僻,厉鬼还不少。除非来找我寻仇,不然也不会有人轻易上山,只能祈祷这群人里面有高人,不然出不来也怪不得我了。

    下了山,我打电话给了雷青,雷青跟遇到了救兵似的,着急的开了奔驰车子来道观这边。

    我一路在公路上走着。还没走多久,一辆奔驰s级的轿车就风驰电擎的来了,看到我急刹车了好远才掉了头。

    雷青下了车,他现在也算大老板了,一身的阿玛尼西装,扎着爱马仕的皮带,衬衫束腰的看着很精神,和以前我见到那个懒懒散散的痞子完全不一样,关键还带了个很大的蛤蟆墨镜。很拉风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阿标也有模有样起来,会递烟了,说话也贼客气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总算是出来了,两位大王现在还躺在地下室里,我们被对手欺负狠了,大家都说你灭了唐家,却给唐家搞残了,躲起来不敢出来。”阿标苦笑道。尽肝叼技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不像给人欺负狠吧?赵昱和童三斤之前都不做事的么?雷青,你来说说。”我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阿标也不好意思说话了。上了驾驶位,打着了车子。

    雷青见阿标上了车,差点跑过来抱我,委屈的拿下了墨镜:“天哥,你看看,昨晚对手来咱们新开的夜总会,闹了事把我叫来,一拳把我揍成了这样,扬言要砸了我们场子!”

    我推开了雷青,问道:“雷青,之前不是给过你几个厉鬼命牌防身么?怎么就给人打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看来对方是知道赵昱和童三斤坠机完蛋了,就打算来砸场子了。

    “唉,对方也是个混子出身的老板了,有能人在身边,推挪的时候我就装逼的放出来要收拾对方,结果特么就给人家叫师父来打脸了。我雷青脸丢大了,大龙县没法混,天哥,你要给小弟主持公道啊!”雷青哭丧着脸,差点眼泪没说得掉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装逼打脸失败,反给人打脸了,雷青运气也不好,不过苗小狸不挺厉害的么,我想起了苗小狸和母亲那边,心中一惊的问道:“小狸呢?”

    “小狸?不是去临县给天哥办事去了么?一直没来呀!”看我没关心他挨揍,反而关心他表妹来,雷青不但没生气,反而颜面觉得光彩了很多,就说道:“天哥,别担心,我这就给小狸打电话,这孩子太不懂事了,您来了都不回来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自己打吧。”我怕出点什么事,就挂了电话给母亲,问起了她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那边的情况良好,前几天还想要过来,结果打我电话没通,现在看情况也趋于稳定,也没人来寻仇,加上来大龙县未必就好了,甚至会更危险也说不定,所以这事就搁置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挂了电话,上了大奔和雷青在后座上聊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说了好些最近的情况,赵熙躲过一劫,就开了金盆洗手大会,赵家彻底淡出了玄门。

    退出了玄门世家后,赵熙的全部资金都投入了商业里,和雷青也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 雷青商业上的事情都办的不错,和赵家的联合也在稳步进行,不过大龙县的玄门就乱套了,好多事情也说不清楚,已经鱼龙混杂了。

    李家和张家没家主了,诏告了上面的玄门,然后化整为零散了个干净,闹到官方最后备案,道门太极门也出了声,唐家余孽才不敢再闹大这件事,当然,没了泄愤点,就一窝蜂的全找我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大龙县,我让雷青带我去了龙十一和廖氏兄弟暂居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雷青的私人庄园,他自己也住在那里,最近没有尸王保护,晚上他也睡不安心。

    龙十一还在制作鬼器,见我来很高兴,展示了几件已经制作好的东西,我看着不错,不过也说了最近的情况,暂时就县等到数量够多的时候再借道下阴间了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最后带我去了地下室看赵昱和童三斤。

    两位伤得都不轻,浑身都有烧过的痕迹,不过恢复得都很好,赵昱看到我来,脸色都变了:“吾皇呀,赵昱有罪呀!把铁鸟给弄毁了,这可如何是好呀!”

    “保险陪么?”我没理会他,回头问了下雷青。

    “天哥,无证驾驶保险不赔的。”雷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懂没,赵昱?砸了就砸了,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还好没砸到人,要不业障又多了一重!”我有些不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问题?那吾皇,咱再买一只铁鸟吧,这回指定了不坠那鸡了!”赵昱四肢都动弹不得了,但头还能动。

    我不打算理这伤疤没好就忘了疼的家伙,回头和龙十一聊起了十方大海来。

    龙十一研究了下,觉得造船入十方大海,这事情不大靠谱,材料耗费巨大不说,耗时也很长。

    一筹莫展的时候,我想起了那件破烂的雨衣来,再次把雨衣交给了龙十一,问他欠缺的材料。

    龙十一上次虽说过不可修复,不过也并非全没办法,研究了一会,就决定尝试着帮我进行修复,至于缺乏的材料只能我去寻找了。

    “新县的雷家应该有这雨衣的下脚料,你可以去找找看,虽说修补效果肯定不如新雨衣,但也总比不修复要好许多,就看你愿不愿意走这一趟了。”龙十一最后提示我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作用不小,关键时候也是小命,那去一趟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听说我要去新县,雷青有些着急了,就问道:“天哥,这就去新县了?那我这里咋整……两位大王还在恢复期,他们扬言今晚还来白吃白喝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面事情就闹大了,在赵昱恢复之前,还是少惹事吧,给个教训就好了,我还有点事,先送我去龙渊小区拿车,晚上我会去夜总会找你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雷青听罢,喜笑颜开的载我去了龙渊小区,看着紧闭的别墅,我心情很复杂,赵茜已经和夏沧岚去了道门,大龙县没什么交心的好友了。

    “赵茜他们的情况你了解么?”赵茜和李庆和他们四人的电话打不通了,应该进了山里,道门选择得地方都是高山和人迹飘渺的地方,轻易不会入世,他们也延续着自己独有的联络方式,打不通电话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是知道,赵茜姐去太青门前给我说了,她知道你肯定来找我,李哥去了清微门认祖归宗了,王元一警官和张小飞都进了太极门,让你放心的办自己的事,不要记挂她们。”雷青一拍脑袋,一副差点忘记这重要事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李庆和回清微门是意料之中的事,毕竟他们李家也算半个出身在道门,去那边深造,正好适合。

    王元一和张小飞去太极门也属正常,太极门的‘神行’很厉害,逃跑一流。

    赵茜天资聪颖,连‘剑符’这等高级的借法都会,进入太青门,肯定是每个导师都要抢破头的优秀弟子。

    如今朋友都去了道门,唯有我一人在县城里晃悠了。

    用钥匙打开了别墅的车库,里面停靠着奥迪越野车,这车子是赵茜一直给我的那辆,之前让廖氏兄弟开回来了,而我送给赵茜的那辆却不在这里,应该是放在了赵家。

    我拨通了农国富的电话,叫他给我准备蓝符和法盐,还有借道阴阳的材料,要的数量很大。

    银行卡上次刷了十个亿给周璇,加上购买大力丸和古籍,杂七杂八的大龙县世家赔偿费,给孔家的抚慰金,一路赔下来,剩下也没多少,看了下银行的最后一条短信,只有八百来万了。

    这八百万里,还有五百万是赵茜临行时打给我的,我颇为感动,她太善解人意了。

    和雷青分别后,在农国富准备材料的空档,我去了趟打靶场,召唤了几只厉鬼用命牌收了,写上了雷青的生辰八字,算是给他保命用的,一会去夜总会的时候可以交给他。

    忙完琐事折转到农国富那边的时候,天色也黑了下来,黑巷子口还是漆黑阴暗,一个人都没有,萧瑟无比。

    进了店里,农国富看到我真来了,却有点面无血色,给我准备东西的时候,手老是在抖。

    我一想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出了点什么事:“怎么?难道把我的行藏暴露给了唐家的人?农国富,三番两次这样,真不怕我灭了你?”

    “夏一天,兄弟我是知道你肯定天下无敌的,所以我这是在帮你,这趟不是,唐家余孽全给我叫来了,这一战你赢了,那唐家往后就真的打没了。”农国富咬咬牙说道,把蓝符和材料全推到了我面前:“当然,你要是死了,东西也不要你钱了,兄弟,真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出声,回过头,一群唐家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起,陆续的堵在了门外的路上,细数下,足有二十几人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