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5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:怜悯
    “有意思,农国富,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我阴沉的说着,也懒得去质问这三番五次当二五仔的家伙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。外地的人要找你,肯定会先找到我,我消息灵通也不是一两天了。你是大仙,我就一普通的玄门修士,把你供出来,我还能活命,不说我就给逼死了,唐家的事也是你惹下的,我不可能帮你扛着吧?”农国富看撕破脸。也有些发怵,毕竟往常我都是赢的多,输得少,和我作对的没好下场的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像是给自己安慰的问起了我:“夏一天,你的鬼将都不能用了吧?那可别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我冷哼,农国富是在作死。

    哗啦,没等我说话,农国富把铁门都关了起来。随后这鬼店直接就消失不见了,这家伙怕死,热闹也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开了阴阳眼,唐家余孽里入道期的一个都没有,原本的十几个入道期子弟,在几次战役里应该全给打没了,剩下的除了人多,没任何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没死,那我弟弟唐棠去哪了?”领头的貌美年轻女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你是谁。”我看着这女人,没有犹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唐珂!”女子立即咬牙切齿,拿出了一张蓝符,进行了借法。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,伸出了手指往唐珂的蓝符一指,瞬间,她的蓝符就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唐珂惊愕了下退了几步,以为我会使些巫术什么的,不过见了我手上的戒指,她立即就镇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其他人蜂拥而上,联合借法来轰我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我冷笑起来,以最快的速度借法神压,拂尘一甩就施展而出!

    轰!几个站在最前面的人给压趴在地,修为不到入道后期的,全重伤当场。

    这拂尘逆天了!居然能这么快!

    我心中震惊,难道是祖师爷道观给烧了。指派了这厉害宝物给我报仇的?

    剩下二十多个唐家人都面面相觑,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唐珂,冤冤相报何时了,你们二十几人加起来也未必打得过我,都是女人和小孩,好好的生活不过,真要死磕么?”我厌倦了唐家人的复仇,很想杀个干净算了,不过如今唐家领头的人连入道期都没有了,唐家确实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我没有后悔做出这件事,但心中还是存着一丝的怜悯,要我全杀了,把这个女子用借法压成肉酱,我还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假惺惺的做好人,我唐珂是唐家人,生在唐家,也视死如归。”唐珂银牙一咬,血从中指冒出来,画在了蓝符上,艳丽得跟花儿似的。

    “红日乍现,煌道大光,符阵借法!天火!”蓝符再次摸出,我拂尘一拍,头上立刻红云反卷,扑向了冲过来的几个寻道中期的唐家人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给火焰团炸中,几个人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唐珂已经彻底震惊了,她一个法术都没借来,我就接连借了两次,这施法速度,已经恐怖到难以想象了!

    “到了这个份上还要打么?你一个女流之辈,实力也比我要低,我不会杀你,入道再来吧,好比你四姑她们一样,到时候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你杀了。”我说着把鸡毛掸一样的拂尘搭在了左手上,一副仙风道骨,飘然远走的模样。

   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我今天消耗巨大,奔波劳累,就算借法再快,也不能持续多久,这下还要去夜总会帮雷青,能逃还是逃了好。

    然而唐珂对我的仇恨已经超越了狼,见我想要逃,立刻就借法起来:“休想逃走!今臣告急,除邪卫真,帝前借法,末神!”

    轰隆隆,雷霆忽然的打到了唐珂的前面,一位身穿蓝衣的文官打扮神将出现在了她面前!

    “是末神呀。”我回过头,手中拿出了一把替山人,丢在了身后,随后撒丫子就跑了起来,拿出了钥匙,打开了车子的锁,打开了车门的时候,几个唐家的人又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再次借法神压,又压伤了几个!

    然而这末神是唐家很高级的借法,当时唐珂的四姑还是五姑就用了这招,非常的厉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文官神将一挥手就是一道雷霆,把我的纸人全都扫成了灰烬,我又拿出了一叠丢到了车子外面,踩了油门,一溜烟就跑了。

    后视镜里,唐珂气得不行,赶紧的跑去开车子。尽肝沟亡。

    我油门踩得飞快,对地形比这外地人熟多了了,又丢了一把纸人迷惑唐珂的神将,自己就拐进了小巷子里,辗转了半小时到了县城新开发区附近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晚上十分的热闹,人气很旺,道路两排都放满了车子,好容易把车子停在了外面,我走进了雷青交代的夜总会。

    灯红酒绿的生活不适合我,进入了其中,里面摆设豪华至极,但就算已经成为了排名县城第一夜总会,可我也没觉得这就是我自己的店铺。

    打了雷青的电话,这小子半天都没接,我暗道糟糕,难道出事了?如果换着平时,他早就打了好几波电话催我了。

    我直接去了吧台,问起了服务员雷青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结果服务员还没说话,就有好几个保安一齐往左边的通道跑去了!

    看这情况,应该是出事了,我匆忙往那边赶去,正准备凑上去,轰的一声,好几个人就给撞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清是雷青给打飞出来时,脸色也僵硬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雷老板!”

    “老板!你没事呀!救护车!”

    “妈蛋!大哥要给人打死了!还不快上!”

    一群保安惊慌失措起来,七手八脚的把鼻青脸肿的雷青给扛了出来,而几个保安冲了进去,结果无一例外还是给打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沉,对方手段凶残,这已经算是肆无忌惮的对凡人借法了!

    正当我走过去看谁下这么重手时,有人却认出了我:“哥?哎呀,可算来了,老大!咱大大哥来了!”

    “等……哎哟,快放我下来……我大哥来了!”雷青只是给打惨了,给人抬过道的时候,阿标认出了我。

    “妈蛋的,你们完了!草你大爷的!我哥来了!”雷青跟打了鸡血一样的鲤鱼打挺弹了起来,拉着我就走进了包厢,指着那坐在沙发上抽雪茄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回头看了我一眼,冷笑出声:“呵呵,随便来个垃圾都说是你大哥,哈哈,雷青,昨天和今天我都遵守了原则,就各打你一顿,你别太不识趣,逼我打你两顿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意思呀,啧啧,这年轻人法器有点意思。”一位穿着夹克的时髦老头,移了下眼睛,上下打量着我,手里还拿着一张蓝符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身边还有三个年纪相仿的,都背着鼓鼓的袋子,阴阳眼扫了下,和老头一样都是寻道中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哪个世家的?报上名来吧。”我随口问了句,这一问,几个人都愣了下,随后大笑了起来,还有些小看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哥呀,咱别和他们废话了,刚才那顿真给打狠了!,你可给我们做主呀,这家伙天天说来揍我一顿,怎么说都不通……”雷青说着,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结果雷青还没说完,我一只手就快速的摸出了蓝符,念出了咒语:“阴阳借法!五仙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老头愕然间,直接给我炸飞出了窗外,这包厢也不高,就二楼,不过老头给摔下去,肯定要断骨头的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,笑声也戈然而止,那老板手中的雪茄也掉到了地上,连雷青也没想到我说话之间就借法了,这速度,快得跟闪电似的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