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6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:出山
    “打!”老板大喝一声站起来,招呼三位玄门修士开战。

    我手指一弹,一张蓝符飞了出去,拂尘一甩就借了神压。轰的一下,四个人本来刚站起来,神压之后全坐下了。修为弱的直接吐了口血。

    这一手看得周围的保安全部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雷青,你还能动么?”我问了身后的雷青。

    “天哥,这就成了?”雷青没有阴阳眼,刚才不知怎么的,给打一顿后就被炸飞了,现在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对方就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成了。这些令牌给你,我还有事要办,就不留在这了,这些人打半死丢外面吧,再敢来,就问他们有没有南市唐家那样的底子!如果不怕死,有时间我会亲自去看看的。”我淡淡的说着,把今天再次弄好的厉鬼命牌给了雷青防身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夏一天?”老板旁边的一个玄门修士惊悚的叫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。因为随后就是一片拳打脚踢之声,这几个人跟着惨叫不已,还手都省了。

    出了夜总会,我脚步快了好多,阿标送我离开,才到了门口就给我赶回去了,一会没准就有人追来,我不敢久留。

    结果我刚到了车子旁边,媳妇姐姐就猛的拉了下我衣角,我没多想就一个完美的驴打滚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霆就砸到了车子上。雷光闪得我恍惚了下!

    我爬起来的时候,脸色铁青,唐珂和六七个人围住了我,那文官神将拿着一本天书,准备继续招雷!

    “唐珂,真要逼我杀人是吧?”我咬咬牙,捡起了地上的拂尘,摸出了一张蓝符。

    路边没什么人,人都进夜总会里了,门口保安也都因为夜总会里闹事,集中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今天别想走了!末神!将他劈死!兄弟姐妹们,今日就把这杀人犯杀了,为家里人报仇!”唐珂贝齿紧咬,秀目一挑,两道蓝符贴在了神将身上。咬开手指,抹了把法盐画出了咒符,加强了神将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五鬼!”我施展借法往唐珂的神将轰去!

    这群唐家走到最后的人不愧也是精英,五鬼扑上去后,她们也借来了法术,数不清的神将朝我冲了过来!

    媳妇姐姐再次猛拉我的衣角,我一把纸人洒得满地都是,但逃跑的时候一个踉跄,差点没摔死。

    对手的神将们也迅速的扫灭了纸人,各种武器朝我招呼!

    我滚进了不知谁家的越野车底下,霎那后劈劈啪啪的响声把车子砸得乱响,车子发出了锐耳的警报!

    “符阵借法!天火!”我继续攻击,一团火焰滚向了唐家人。尽华以血。

    但法术刚刚发出,忽然砰咚一声巨响,我身上的越野车直接就飞了起来,砸到了旁边的绿化带里!

    我愣住了,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抬眼一看,一个穿着紫色t恤的青年站在唐珂不远处,脸色阴沉的看着我,随后拿出了手机对照了一下,露出了一抹阴笑:“夏一天,可找到你了,好狼狈嘛,哈哈。”

    我阴阳眼一看,瞳孔都不禁缩了下,这二十三四岁,年纪不大的青年,居然已经是入道期的修士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脸上阴沉,心想自己不认识这人才是。

    “紫皇门,南宫冶!八方威神,玉文使命,帝前借法,厉神!”少年左手五雷指,右手金刚拳,忽然大喝一声,三张蓝符就出现在他眼前,随后消失不见!

    媳妇姐姐猛地扯着我的衣角!

    今天真是事事不顺,连续的遇到了围堵追杀,连媳妇姐姐都扯了我好几次。

    紫皇门?我是没想到这紫皇门也来了,围追堵截的,我可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连爬带滚的我站了起来,洒了一把纸人要逃开!

    结果纸人没什么用,阵阵阴风仍朝我追了过来!我回头一看,几张蓝符已经幻化成了拿着长剑的神将!

    嗤啦,媳妇姐姐直接把我衣角扯烂了,难道今天逃不掉了?

    我爬过了绿化带,紧急之时又摔了一跤,吓得我魂飞魄散了!

    “屠鬼戮仙,谁复敢藏,阴阳借法!咒灭!”

    危机之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绿化带里传来,我往旁边一看,是微胖的黑色身影站在了我身边不远处,他两手手指交叠,随后打了几个复杂的手势,指向了那三张蓝符神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阴阳模样的波动光圈快速的打向了南宫冶的蓝符,发出了水波的声音,紧接着神将都给吸收进了波动着的阴阳圈里,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南宫冶愣了下,再次借法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好玩多了!”

    我着看那两种法术互相碰撞后消弭不见,整个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赶紧往身边看了眼,忽然只觉得眼一花,海师兄就出现在了我眼前!

    “再来!步法阴阳,白虎吞天,阴阳借法!飞步!”海师兄轻喝一声,扯了我往旁边踏了一步,我眼前又是一晃,就到了十多米外!

    这回我彻底的震惊了:“师兄呀!你死得好惨呀,都变鬼了!”

    海师兄啪的一巴掌,打得我后脑勺一痛,气得是七窍生烟:“你还能好好说话么?见过鬼能借法的么?”

    经过借法飞步,对方的距离和我们已经隔着十多米,我一看当场就傻眼了,这不是瞬间移动么!师兄不是给太一大神抛弃了么?这又是闹哪样!

    “魄神凝聚,帝令无阻,帝前借法,帝行!”南宫冶半跪在地,脚踏蓝符,往前一蹬,嗖一下斜冲云天,瞬间就到了我们上空!

    在两三米的高空中,南宫冶也行云流水的借法了!

    “哎哟,师弟,你倒是快借法呀!”师兄警告我,脸上很是着急,摸出了一张密密麻麻全是红字的蓝符,捏了个八卦指法,把符纸推了出来:“天杀泱泱,道禁惶惶,阴阳借法!禁咒!”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我熟门熟路的用了阴阳道法里的神压,要把这南宫冶压趴在地!

    我的法术比师兄还要快,南宫冶在空中直接中了我的神压,可他身上的紫光也防御性的弹了一下,神压没有造成伤害,仅仅加快了下坠速度而已。

    看来这飞空的法术还带有防御功能!

    师兄借法也很快,叫做禁咒的借法一出,瞬间就有个八卦轰出,打到了南宫冶的头上!

    南宫冶惊讶难当,拿出了一张符纸,还要施法,结果却发现浑身一震,法力全给吸进了阴阳两极里,一时失去和道统的联系,借法因此失败了!

    不止是我,连南宫冶同样惊讶的看向了海师兄,脸色微变:“你是海老叔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海师兄笑了笑,算是承认了,微胖的脸上却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我手上赶紧借了四小仙的天火,一阵火苗扫过,南宫冶给撞得倒退两步,身上的防御也给破了!

    “有意思,俩师兄弟一个攻一个防,倒是我轻敌了!”南宫冶冷冷的说罢,手里也拿出了一张红符来。

    “晚了!中了禁咒,念咒是无效的!师弟,压住他!令如徐行,碎破天央,阴阳借法!阴令!”海师兄拿了咒符,咬破中指写了几个字,往前方一丢,那咒符兀然飘悠悠的朝着南宫冶追去!

    南宫冶还想要逃,我的神压也施展了开来,直接把他压得半跪在地!

    我不知道阴令是干什么的,速度慢得可以,不过南宫冶凝滞的功夫,也恰恰给贴住了!

    中了阴令,南宫冶脸色难看,肤色瞬间都蓝了!

    唐珂带着几个唐家的人要把他扶起来,结果皮肤接触的瞬间,一道白烟‘嗤’的冒了出来,几个人给冻得赶紧抽手。

    成冰冻萝卜了?我心中乐了,看情况正好反击,还想继续借法攻击,结果师兄一把扯了我:“别愣着了,打不过!开车走!”

    南宫冶手里的红色符箓果然发挥了效果,一阵紫光闪烁,所有法术都给他震得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唐珂等人还要追我,南宫冶却拦住了她们。

    上了车,我把车子开向了郊外,唐珂和南宫冶果然也没追过来,不过我不放心,又绕道另一条路回城,跟师兄说了要去新县,他倒是没意见,我二人就往高速路开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看着师兄笑眯眯的样子,我就老是想笑:“师兄,每回碰到你都是带着我逃。”

    “不逃能咋整?别告诉我你天下无敌,打谁都站得跟木桩似的!”海师兄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开了车窗,他丢了一把的纸人,然后手里念及咒语,我阴阳眼一扫,他的寻道巅峰的气息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,连修为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不敢怠慢,照着他的样子,丢了纸人,使用了白日匿迹。

    师父丘存之当时强化过我这法术,现在倒也用不着含铜钱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段时间我可想你了,你去哪了?你不是说反风多了,给太一大神抛弃了么?怎么又变厉害出山了?还有姚叔怎么不和你在一起?”我心中很激动,师兄不但逃过了唐家的围杀,实力也恢复了过来,难道这段时间里有了什么奇遇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