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6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:冤家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姚龙接了佛门的召唤,前段时间就走了,我一直努力恢复身体。却没有半点恢复的希望,最后自己给自己算了一卦,发现命数有变。要面临一次生死大劫,本来我还想要避开这劫数的,可这半死不活的,也很不自在吧,就打算听天由命不理了,可你猜怎么的,咱们师父却入了梦。不但提点了我,还教了我很多东西,怪就怪在一连好些天都来,师父他老人家好玩多了,童心未泯呀。”海师兄乐呵呵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入梦了?”我惊讶起来,原来师父并没有借道阳间。

    不过想一想就明白了,如果换做是周璇,这小表妹可就管不了这么多了,该借道还是借道。又是上来找我,又是去引凤镇闹事的,还把李破晓拐下了阴间,根本不会遵守什么阴间、阳间的规矩。

    所以和师父一比,周璇就太狡猾了,师父有能力,却不破坏规矩借道上来,这样高尚的情操,确实是宗师级别的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入梦了。帮我再搭沟通大神的桥梁,这一阵子,我全在梦中和师父沟通了,唉,师弟呀,你也无需太过羡慕,毕竟他没见过你呀,你要他入你梦中,实在也为难师父了,你也别说给他烧香了,其实人死了,这魂进了阴间就回不来了,哪能知道谁给他烧了香。”海师兄怕我觉得师父偏心,就安慰起我来。

    我苦笑出声,哪敢告诉他我不但见过,还挨了师父胖揍了一顿的事。只能吱吱唔唔的点头,表现出羡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梦中我跟师父说起了你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总是摇头不语,看来他是没见过没兴趣了,下次我再给你说说,让他入你梦中。”海师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是不用了,师父要来,自然会来的。”我连连摆手,赶紧的岔开话题:“师兄,后来这唐家人找你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闹这么大,哪能不找我,可惜我能掐会算,他们怎么可能抓得住我,况且师父要我去做一件拯救人类危难的大事,我也不得不出山呀。”海师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我忽然想起了师父说的魔的事情,难道他拜托的人就是海师兄?

    “魔,师父让我去抓魔,寻找魔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喔,怪不得我说要去新县,你没有犹豫就答应了。”我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你以为?师父知道我这人脚底抹油,脚跟停不住,特别安排了这差事给我。”海师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师兄打算怎么封印这东西?”我不禁疑惑,封魔的盒子给我用来封印牧王的魂了,师父也没找我讨要,那师兄拿什么封印魔?

    “师父说要我先找呗,到时候会给我找到封印的办法的。”海师兄看得出十分的相信师父。

    “哦,靠谱,对了师兄,你的那些法术可真是厉害,我看着不像是道统那十几本书籍里出来的,要不你教教我吧?”这次我是真的羡慕了,这些招数比书上的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会这么问,嘿嘿,其实都是师父这些年悟得的,来不及写道统书籍上罢了,师父针对我的特殊情况,就教了我这些。话说你不是只学攻击类的法术么?怎么对这逃命的本事在乎起来了?真要学?好吧,你先把白日匿迹那本学好了,这些道术都是从里面衍生出来,师父的变招我记录成册了,你拿去结合下,有什么不懂再打电话问我。”海师兄看我猛的点头,只能从自己的登山包里拿出了薄薄的一本册子给我。

    我如获至宝的接过来,贴身藏好了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,高速路上我和海师兄畅快的聊了起来,我看他精神头恢复了过来,心情也跟着替他高兴,道统失而复得,往后我们师兄弟又能并肩作战了。

    后面师兄也问了我为何一个鬼将都不在的事,我推说了要自己出来历练,不打算依赖鬼将冲击入道期,师兄倒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新县,师兄并不打算和我一起冒险,提出了离开独自寻魔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师弟,入道之事多上心,你现在还差一点才到寻道巅峰,可得抓紧了,师兄不在,你得好好的照顾自己,事有不妥,逃跑不丢人!”师兄下了车后嘱咐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了,不过师兄,我就想问问,是不是师父暗中派你来保护我的?”我笑了笑,‘逃跑不丢人’这话他经常和我说起,不过我对师兄突然出现,还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屁话,你现在老大不小了,还用得着师兄保护?好玩多了!快去办自己的事吧,我这真的忙。”师兄不耐烦挥挥手,随后在车站的人流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白日匿迹的本事果然出神入化了,比我是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我现在还有些怀疑,赵昱和童三斤坠机的事,该不会是师兄为了让我不依赖尸王,而动的手脚吧,毕竟师兄的脑袋瓜子还是很活络的。

    不过说了他肯定也不承认,先办自己的事要紧。

    按照龙十一给我的地址,我到了太南街那边寻找雷家,结果找了一遍,发现雷家给一把火烧了,原来的屋子烧成精光了,什么都没有,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看这情况,很有可能还是半年前的事情,问了雷家隔壁的邻居,也是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我打电话给了龙十一,把雷家失火没了的事情说了一遍,他当即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可正打着电话,我身前身后就围上了两辆车子,一辆是商务面包车,一辆是轿车。

    轿车里走出的人赫然是唐珂,而另一个人,昨夜也刚刚照过面,是南宫冶。

    “呵呵,冤家路窄吧?今天你无路可逃了夏一天,你资料齐全,人称夏跑跑果然名不虚传,不过遇到我拦路虎南宫冶,怕你要上天不行,入地也难了。”南宫冶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惊,这南宫冶有点本事,居然能够追踪到这里,凭着什么?

    “和我们紫皇门作对,确实有点骨气,唐珂,说的话还算数么?你们唐家和我们紫皇门虽有渊源,不过我秦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拿命去给你们唐家拼的。”另一个从轿车副驾驶室里走出来的肥胖麻子满脸都是暧昧的表情。

    后座上下来的唐珂月眉拧起,坚毅的点点头:“我要他人头,其他事情我都能答应你!到时候你想怎样就怎样!”

    “好!这才是唐家女一号该有的魄力!人美,心灵也真是让我不得不佩服呀。”秦宝笑得隐晦,但眼里的淫邪却让人一眼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说话粗俗的人,往往很多事情做得都简单粗暴,要么成功,要么失败,唐珂凭着姣好的容貌借外力杀我,而这秦宝籍此获得美人的**,两人一拍即合实也应该,不过我怎么总感觉到一丝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唐珂,你报仇连身体都出卖了,不觉得羞耻?”我看了下左右两旁,面包车里也出来了六个青年,都是穿着紫色t恤的,虽然修为都有寻道巅峰,可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还以为是给人安装空调的,这紫皇门的入世衣服也太丑了点吧?和太极门的一比,这档次就出来了。尽华欢技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报仇!什么事我都会去做!你杀了我们唐家满门,别说是身体,灵魂我都能卖给恶魔!”唐珂坚定无比的说道,秀目却隐隐含泪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小说里都说女人长得越漂亮,就越狠毒,如今一见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今天你是真逃不了,借道阴阳,真以为能借?我们紫皇门也有应对的方法。”南宫冶拍拍手。

    面包车旁的几个弟子拿出了几面装着电灯的八卦镜,忽然的分开,把镜子透明的一面灯光照向了我,我浑身立刻感觉到暖洋洋的,看来这紫皇门手段还不差,法术和科技完美结合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我冷笑起来,把一堆阴阳借道的道具丢在了地上,手里的拂尘一甩,就念起了咒语:“阴阳易位,五行转换,阴阳借法!逆转!”

    刚才还阳气极重,现在阴气顿时沸腾起来,这阴阳转换效果非凡,算是师父这次最靠谱的指导。

    南宫冶和秦宝顿时大惊失色,这招数他们的资料里根本没有,可我偏偏就转换了阴阳,一旦阴阳转换,这事情肯定就黄了!

    “借道阴间!”我打了法印,一把法盐就撒到了地上,有拂尘在,借道阴阳速度快了不止几倍。

    “妈蛋!你这臭小子还想要逃!”秦宝大怒,蓝符一贴脚底,就念起了咒语:“魄神凝聚,帝令无阻,帝前借法,帝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秦师兄!千万别去!”南宫冶担心无比的制止道,这女人嘛,哪找不是找,这搏红颜一笑的事情,怎么说干就干?

    “哼!师弟放心,我是入道期,这家伙鬼将全打光了,我不信他能在阴间呆多久,他难道还能不吃不喝不睡觉?我这次不需要三天,不,可能只是一会,师弟,你放心帮师兄我在新县开好爱情旅馆等我,唐珂小宝贝,等着哥哥回来和你滚床单!”秦宝嘎嘎的浪笑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