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6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:跳跃
    “这吞神鬼将嘛,唉,挺可怜的,或许是因为当年一起出现在引凤镇的缘故。也或许是因为我看到这么小的孩童,居然就怎么死了,还成为了鬼魂。倒也有些心生怜悯,虽说引凤镇死的人够多的,但这样的孩童确实挺少,而且关键是……她还能长高,还能长岁数,你不觉得很奇怪么?”左臣说道。

    我也有些好奇,一般成为了鬼。都不再可能长大,甚至维持死后的样子,但惜君却特殊之极,能够成长,甚至智慧也会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一身的漂亮衣衫,非常的美,我觉得小孩子能够穿成这样,肯定是哪个富家里的孩子。可结果我一问她,你知道她第一句话说什么么?”左臣笑着要问我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……”我有些好笑,小小惜君我知道,见过了,太漂亮了这孩子。

    “她说,我饿,哈哈……太好笑了,可惜,那时候引凤镇根本没什么东西给她吃的,后来我成了镇长……这孩子却还浪迹引凤镇的周边捡东西吃。你知道吗,我后来一次见她的时候,她那身衣服已经给个抱婴的女鬼抢走了……”左臣想了想,又继续的回忆起了惜君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,惜君在引凤镇的时候混得也不怎么好呀,没有惜君妈妈在,她也不过是没有根茎的小草而已。尽刚尤弟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格格不入,惜君就成了被人欺负的对象,衣服给人扒了,身上套着一身的破衣,还有给其他鬼咬过的痕迹,这一天喊饿的鬼,怎么能融入鬼的环境里?

    大家都吸食阴气,而她却是吃人间东西而存在的吞神鬼将,给人嘲笑和怒骂也就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再后来,左臣说接济过她好些次数。结果惜君是个吃货,根本喂不饱,加上事物繁忙,他也就没再注意这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次,我发现欺负过她的鬼,忽然就不见了,这就难为我了,引凤镇有引凤镇的规矩,我作为镇长的时候就列举过的,大家都能守着规矩不乱来,因此镇上的居民也就越来越多了,后来消失的鬼魂多了,我也就又注意上她了。”左臣捏着尖尖的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结果你调查出,是惜君吃了她们对吧?”我已经想象得出,惜君吞吃了其他鬼魂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给欺负狠了的小女鬼,和大家都格格不入的时候,难免也就做出一些激进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孩子吃了鬼,我们引凤镇的鬼都不是孤魂野鬼,对抗外敌,好比魏子灵这种后山的山贼,还是需要十分团结的,既然吃了鬼,那是要接受惩罚的。”左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你因为顾及旧日的接触,所以没有对她下杀手吧?”我已经猜出了惜君在引凤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唉,她不但长高了,脾气还变了很多,欺负她的鬼,都给她吃掉了,吃鬼晋级,对鬼确实能够增长等级,但却不会增长太多,可她很奇怪,吃一个就有一个的力量,我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对劲,只能把她关在了荷叶池里一段时间,荷花你也知道的,这东西象征佛,有镇巩用,对她是有点作用的,关在那里也有惩罚的意思,后来,她一直就喊饿,所以我把犯了过错的一些鬼丢给了她,她却全都吃光了,这就不得了了,等级一直的飞涨,但我也就害怕了,犹豫得很……”左臣皱起了眉,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我知道,那是惜君蜕变的开始,她变得厉害了,变得藐视一切欺负她,和她不相识的人,她觉得自己强大后,就能主宰其他个体的生死,这才有了之前因为升级而产生的极度信心膨胀吧?

    惜君身世可怜,我能够从小小惜君的双眼中看到这孩子的品行,清澈的眼神代表了善良,和惜君母亲一样的温婉。

    很可惜,雏凤落地不如草鸡,单纯的惜君是不能存活引凤镇中的,因此她外衣里包裹着一层层的荆棘,谁敢靠近她,她会毫不犹豫的反击,即便是熟如江寒,宋婉仪这些伙伴,她也未曾开启心中的大门。

    唯独是遇到了外婆吧,我想。当然,或许还有我。

    “你外婆来了,她一边的扩张小义屯的地盘,一直还跑来我这里要挟我,我知道你外婆厉害,不过她却是有原则的人,因此倒也不是特别的忌惮她,然后有一次,她不知道发了什么癔症,忽然就到了引凤镇,然后直接到了莲花池,指名要了吞神鬼将,我有些好奇,不知道为何这般突如其来,不过吞神鬼将对我引凤镇而言是负担,我知道你外婆是养鬼道,因此就毫不犹豫的换取了一些好处,再后来见到那被你外婆称呼为吞神鬼将的孩子时,就是血云棺之后的事情了,也就是你独闯引凤镇的时候,别说,那时候看你带着这孩子,我就已经生出救你之心了。”左臣自己也很迷茫,其实他懂的东西,也就是片面的遭遇,毕竟一镇子的鬼要他管理,他也不能时刻关着惜君。

    “外婆的事你知道多少?好好的详细给我说说吧?”听完惜君的身世,却兜转出了外婆,这是我觉得最重要的,也是血云棺往后能否开启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“血云棺,那东西是毁灭了引凤镇的存在,我岂会不知道和不详细?我记得那日,一群穿着奇怪的道士来探引凤镇,就曾经用符纸沟通过我,说要把血云棺放在镇子上,结果我没答应,那群人也就走了,却没有想到有一天,血云棺就突然来了,这件事情我一直就很觉得意外。”左臣自己恐怕都不明白为何血云棺会降临引凤镇。

    没有阴司的指引,没有下过阴间的左臣,根本不知道引凤镇底下藏着活阵,而活阵里,恰恰是整个引凤镇的核心。

    封印着真正凤凰,惜君母亲的活阵!

    我不知道告诉他这个事情,他抱着什么态度,不过现在和他说起,根本没其他的用处,他只是适合当一个城隍的城隍爷,或者一个小镇的镇长,有些事情,还是不能牵扯上他。

    “血云棺来了,你外婆却没有到,那东西太厉害了,鬼气沸腾,我忽然还以为那群和我沟通的道士是神仙!心中不但害怕,也不敢有半点不愿意了,那时候血云棺还没有鬼王抬棺!就停放在了镇子阴气最重的地方,再后来,你外婆自己浑浑噩噩的从镇子外走进了引凤镇,我记得当时有手下来报的时候,我还出去打招呼,想要问她这次要来干什么,结果你外婆根本不搭理我,自己去了血云棺那,后来我觉得应该是开了棺椁就睡了上去!”左臣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我能想象得到,如果别人把血云棺弄到我的地盘,这种感觉到底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外婆进了棺椁,棺椁就活了么?”我惊讶的问了起来,其实我已经不止是一次的模拟和猜测血云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!我没亲眼看见呀!你外婆不见了,不是进了血云棺到了哪里?”左臣说道,又想了想,说道:“呵呵,其实我跟你说,血云棺那事情之后,来了好几拨有意思的人,最有意思的你知道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谁呢?”我对左臣忽然打断血云棺的事情很不满,那毕竟是外婆和血云棺的关键,不过,却能有谁把左臣的注意力给死死吸引住,确实是了不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叫做李破晓的人!”左臣说完这句话,我猛地愣在了当场!居然和李破晓拉上关系了!这跳跃性太大,我竟一时没忍住,差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李破晓的秘密要揭开了么?左臣到底知道些什么?难道周璇的事情也会因此而连接上了么?这二愣子为什么要借尸还魂,为什么本来强大无比,最后却要借身张一蛋,一切从头开始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