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6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:节操
    “李破晓来引凤镇干什么?”我心里极大的震惊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第三波人来参观血云棺的时候,这叫李破晓的道士就来了,年纪不大。看起来却老练得不得了,同行的一个不知道你认不认识,是你们大龙县的李瑞中,李瑞中这家伙来过好几回。我是认识的。”左臣捏着下巴,声音可不大好听。

    “李瑞中?”我吓了一跳,这李瑞中又搀和进了血云棺里了?这事情可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果然也认识,来看血云棺的人可不少呀,不过能进入我引凤镇的却不多,到宣王来之前,也就三拨人,前面两拨是我有意放进来的,一进来,她们都开始试图控制血云棺,可这血云棺有那么好摆弄?鬼见了没事。但活人见了,谁碰上他都要立马给它吸成人干,鬼棺催人老呀。你想想,一群长着标志的女道士,碰上了血云棺,那容颜衰老起来,是不是很有意思?对了。你好像印象停留在那时候鬼王抬棺时候的血云棺上了,其实刚到引凤镇的时候,血云棺却只是个半透明的框架,活的,血云也没那么浓烈,却不断的跟你们人一样的呼吸和喷薄鬼气。”左臣回忆着,脸上却露出了渗人的笑容,仿佛回忆的都是很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我浑身打了个冷战,这左臣的恶趣味是有点可怕。女人最珍惜的是自己的容貌,一瞬间就老了,谁都能想象出其中的凄惨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血云棺原来是半透明的,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,我原本还以为是就是鬼王抬棺那时候的样子,鬼气冲天,血云翻腾!

    “李破晓很厉害?先前长什么样子?背着这名字的人我后面见过了,借尸还魂了!愣是把一具死了的尸体弄成了活的,到现在仍然法术超群,可谓同阶无敌。”我也透露了一些信息。尽冬史扛。

    左臣怔怔看着我,半响才说道:“借尸还魂?那起码得是你们人类悟道以上的修为,这才能做到!怪不得了,他是我唯独看不出修为的人,当时我还以为是入道,现在看来,还是低估了这年轻人!果然道门多异类!”

    “悟道!”我咽了口唾沫,这李破晓太逆天了吧,居然是悟道的修为!入道初期都这么厉害,还有中期、后期、直到入道巅峰后才能悟道,这年纪的人,真能厉害到这个程度?

    “敢开口闭口降妖除魔,维护人间安宁,看来不是说笑的,这小子后面拉了血云棺上了后山,就没下来了,唯独李瑞中自己回来了,一路跌跌撞撞的,跟丢了魂似的。”左臣简要的说道,估计还在对李破晓的实力惊异未定。

    我又问了几句,才理出了事情的始末,李瑞中应该是作为引路人的角色,而李破晓则是来降魔卫道的,两人结伴到了引凤镇,或许是封印血云棺,或许是为了别的事情,总之按照左臣的说法,李破晓拉血云棺上了后山后,血云棺就没了动静,李破晓也不见下来了,而李瑞中则原路返回了大龙县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李瑞中一副对引凤镇不了解的样子,恐怕是为了保护李破晓借尸还魂的秘密不至于泄露吧。

    后山彻底给封印了下来,血云棺也在宣王周善来之前归于宁静,直到后来周善血祭和激活了血云棺,这才出了大事,血云棺彻底的活了。

    血云棺封印之后,海师兄和一群老友去了引凤镇,却连镇子中央都没进去,王越还死在了那里,王家的王越也没说错,血云棺这种上古的东西,是活的,只是可惜他们去的时候,血云棺已经给李破晓封印起来了而已,要不然恐怕海师兄都回不来。

    当然,是封印还是怎么的,还得李破晓本人才知道,李瑞中死了,死无对证了。

    我找李破晓问?这二愣子要是肯和你好好说话,我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左臣也问了我这段时间的遭遇,我详细的也说了一些,左臣对事件都是当笑料来听,但却惊讶于我惹事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过我惹祸不是一天两天了,基本是一天不上房揭瓦都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正聊得起劲,外边两个鬼将飞速来报了。

    “城隍爷,大事不好!外面大龙县城隍只身来见!”女鬼将大声报来。

    “只身来见?”

    我和左臣都吃了一惊,才抓了小侄子一会,这周璇就来了,看来对小侄子是爱护十足,一点都不愿意他受委屈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吧,要不然你城门怕一会就给你拆了,小侄子也带上了吧,不会有什么危险,我去请齐夫人到城隍府压阵。”我其实也怕这小表妹拼命,这小侄子是她心肝宝贝,轻易动不得。

    “嗯,按你的办。”左臣说着,就先去了城隍府邸。

    齐夫人正在庄园里和郑轻灵看鱼塘里的锦鲤,不时轻笑,还抛洒了一些食料下水。

    郑轻灵这小女娃咯咯的拿了一手食料,伸手下水,引得群鲤不停的啄食。

    看母女二人玩得有趣,我有些不忍打扰,不过这周璇当真是厉害,我没有惜君和刘小喵等鬼将在,谈不拢,没准要给她的‘神鬼降临’秒杀的吧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忍心打扰,但还是走了过去:“齐夫人,喂鱼呢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。”齐夫人似乎对刚才之事还有写不高兴,淡淡的说了句就不理我了。

    我尴尬之极,正想着怎么接下去,黛眉却从屋子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军师大人!你怎么来了。”黛眉很识趣,看齐夫人不理会我,赶紧出声打招呼,还朝我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我感激的看了眼黛眉,就有了主意:“黛眉,周璇只身前来议事,你跟我去城隍府当下参赞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,是谈及情感之事?”黛眉爽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这……就谈点事。”我给黛眉呛得咳嗽了两声,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,那到底是什么事呢?”黛眉却朝我挤了下眼睛,故意压低声音的样子,随后一边窸窸窣窣,一边拉着我离开。

    “很重要的事。”我一副难为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回头时,齐夫人气呼呼的跺了下脚,好像说了句‘朝秦暮楚’什么的,就继续喂鱼了,看来黛眉是吃准了齐夫人的脾气。

    到了城隍府,左臣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,周璇也翘着手,也在那里正面面对我们这边,大家等级一样,因此没有上座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把我儿子还回来。”周璇翘着手气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左臣,左臣拍拍手就把小侄子带了出来,这孩子没敢给他松绑,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大伯他们欺负我!”小侄子刚进了门就委屈的道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他不过是让你远离这个是非之地,你却这么对他!”周璇十分的生气,要过去夺回儿子,可左臣直接拦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周璇,你派小侄子来威胁我,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?带了我借给你的尸兵当炮灰,也不大厚道吧?而且明知道左臣和我是好友,你却还来强取豪夺,难道我见了还能绕道走?”我冷笑道,周璇的手段我见过了,你跟她玩硬的,她玩不过你就跟你玩亲情,要是你玩不过她,她指定就跟你玩硬的了,相当狡猾的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好好的站在这里,这威胁从何说起,尸兵我借来,也不是白养的!我要怎么用兵用不着你来教!左臣是不是你好友我管不着,上头命令我纠集兵马时,可便宜行事,密令不会有假,你们抗命还有借口?真不怕上面制裁么?”周璇逐一反驳了我。

    左臣皱起了眉,我也有些奇怪了,这不能反抗就算了,上面还要制裁?这也太霸道了点吧?

    “周璇,我不知道你奉谁的命行事,也不明白你想要干什么,小侄子可以给你放了,但不许再捣乱了,赶紧回大龙县相夫教子去,再来这么一回,我可就把尸兵收回了,到时候真撕破脸,大家也不知道怎么收拾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夫教子……要不是你,张元义他能死么?如今他投胎去了,却留下我们孤儿寡母,你步步紧逼,是打算把我和儿子往死路里逼么?”周璇一副气极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这周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情了?您得按牌理出牌吧?

    正说着话,齐夫人进来了,这一看周璇的样子,脸色黑了下来,瞪着我看我打算怎么解决。

    “周璇,一蛋是我兄弟,他因我而死,但我却没想过要害他,现在我也不想对你们母子怎样!如果能补偿,我也会尽量的补偿你。”我不禁伤怀,张一蛋之死,我责无旁贷,要不是我身为五阴之体注定要填棺,而外婆从中为我逆天改命,岂会有血云棺之事?更不会害死她和张一蛋,害小侄子会成为活尸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就亏欠她们一家人,如今反而呵斥她,情理上确实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齐夫人一听,厌恶的看了我一眼,我回过头,心道糟糕,这齐夫人该不会话只听了一半,把这事情听成了金瓶梅的桥段了,把我想成害死兄弟,霸占人家妻儿的恶人了吧?

    “夏一天,想不到你居然害死自己的兄弟,霸占人的妻儿,始乱终弃,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果然,看着我亏欠于人的表情,以及一些软话,齐夫人不等我解释,就丢下这话,袖子一摆,潇洒带着一众尸王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留下了节操掉了满地的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