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6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:反风
    回到了新县,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,看着手机的时间提示六点,知道师兄应该起床了。我勒克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师兄的旧电话已经不用了,现在用的是另一个号码,可能也是为了反追踪。

    “师弟?你好玩多了,这好几天的你消失哪去了?打个电话都打不通。我差点下阴间找你了!”海师兄有些不高兴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他跟踪我,只不过见我下阴间,就不敢再跟着,就说到:“师兄,我还在新县呀,你不会一直在新县等着我吧?我还有事情要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啧,谁等你呀!就是随便问问,对了,我回大龙县了呀,你现在在哪啊?”海师兄连忙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在哪呀,这里是……哦,是火车站附近。貌似有点偏,我还要去取下车子,你会大龙县吧。有什么给我电话。”我说道,看向没有人的街道。

    师兄想了想,又叮咛了几句,就挂了电话,我觉得是师兄想着怎么跟踪我呢。

    我没说破。就去了之前停越野车那里,准备拿回车子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那边,看着一排车子中间,唯独我的车子黑乎乎的,我心下一沉,脸都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茜送的奥迪越野车已经给烧成黑炭了,彻底算是报废了,看来是半夜烧的车,彻底的烧得只剩骨架了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。这紫皇门太不厚道,找不到人居然烧车!

    正准备离开,然后吃了早餐就打车去雷家,媳妇姐姐却扯了下我的衣角,而南宫冶很快从周边的几辆车子里陆续下来,带着自己的师兄弟围向了我。

    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是憔悴不堪,看来这些日子没怎么睡,唐珂也是头发乱糟糟的,看来好些天被强迫着没洗澡了。

    “秦宝秦师兄去了哪?”南宫冶比较糟糕,满脸的出现了胡茬,如今面色阴寒,咬牙切齿,宛如流浪汉似的。

    唐珂也一副愤恨,恨不能把我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我这次也是心下冒着火气,找不到人也不该烧我的车不是,对她们有什么好处?烧了车我一样能打车走。

    “秦宝?那胖子给我一脚踹下悬崖弄死了,死前过了一次刀山。”我阴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你知道秦师兄是谁么?我们师父的长子!”

    “秦师兄死了?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南宫冶也有些不信,要是死了,这这人就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替你们清理了门户,难道不该谢我?算了,也不用谢我了,承受不起呀。”我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唐珂娇颜红润起来,估计一面是对不用陪睡感到庆幸,另一面是对我作死的事感到高兴吧?

    “找死!你是想要我们紫皇门发动所有派中弟子来追杀你吧!师弟们,这趟不杀了此人,就不用回去了!”南宫冶恨得咬牙切齿,这趟回去,他也不好交代,没准要受罚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面面相觑,都了然的表情,谁都不愿意受罚。

    “步法阴阳,白虎吞天,阴阳借法!飞步!”我拿着拂尘念了下咒语,直接退出了十来米的地方,再次摸出了蓝符来。尽夹巨才。

    唐珂和南宫冶,以及另外的四个弟子都是一愣,但也很快追了过来,手里开始借法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我大手一伸,蓝符烧成了灰烬,神压形成,把前面追过来的南宫冶压得半跪在地!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寻道巅峰的修为,施展的神压威力颇为可观,南宫冶没事,但他几个师弟都脸色潮红,差点没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唐珂没敢过来,没准是得到了南宫冶的授意了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实力还是不错的,这趟没加入,倒是让我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令如徐行,碎破天央,阴阳借法!阴令!”我立马又施展了师兄的新法术,现在有拂尘的情况下,借法速度完全秒杀同阶许多,提升了好几倍,这些人给神压破了法术,紫皇门法术连一次都没借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魄神凝聚,帝令无阻,帝前借法,帝行!”南宫冶已经愤怒到极致了,一个入道期,借法居然还没我快,这说出去可就丢人了。

    脚底踏着蓝符,南宫冶如同一阵疾风,迅猛的到了我脑袋上!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这南宫冶拿出了一面红色的符箓,借法往我这里打来!

    但即便入道期,借法还是需要时间的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飞步!”我忽然就往正前方扑去,撞入了刚才因为神压而倒在地上的那群低级弟子跟前。

    刚才那枚阴令还在飞舞空中,我伸出剑指,往阴令一引,迅速的点到了其中一个受伤最重的弟子身上!

    到了巅峰期,我借法速度更是快了很多,唯独差点的是身体的能量不够,维持的次数不到十次。

    那弟子中了阴令,顿时浑身冰冷,翻了翻白眼就这么给冰成了冰棒。

    我再次的借法飞步,踏出了十多米外:“唐珂,劝你别和紫皇门的人来往了,早晚赔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唐珂知道我说什么,脸色一红,但仍拿出了蓝符,要借法来轰我。

    我潇洒的拿着破烂的拂尘,再次借法飞步,又跑出了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,扫大街的都没出来,你们几个都能熬夜等我,实在太令我感动了,杀你一人,算是利息。”我阴狠的说完,就撒丫子的逃了,跑了不知道多久,到了转角处,我摸了摸脸颊,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我心中震惊,看来这几天不停修炼,这次又遭到围堵,连续快速的用了几道法术,居然有点反风的迹象了!

    大汗淋漓的我浑身却有些微凉,看向了背后,唐珂和南宫冶已经追过来了,杀他一个师弟,并不能阻止她们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我赶紧跑向了人多的市场,街道两旁已经有不少粉店和早餐店开场,还有一些菜农跳了菜赶集。

    钻入了市场里,南宫冶也有点急了,道门入世不同世家,不能干涉凡人的生活,我躲入这里对她们十分的不利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死了自己师兄秦宝,还有一个师弟,这事情没个交代是回不了紫皇门的,因此南宫冶和几个师弟商量了下,就继续追来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替山人,一路丢了许多,又把白日匿迹的符纸贴在了胸前,隐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费尽周折找了个厕所,把借道阴间的东西摆开,再次借道阴间。这次有点着急和失策,紫皇门比想象中的还要牛皮糖,居然一等就是好几天。

    有这门派做拦路石,我几乎什么事情都做不来。

    一阵的浓烟过去,我出现在了一处森林中,这里阴气很重,环视了下周围,发现没有其他鬼物在附近,我带上了鬼面具,朝着森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陈善芸在,阴间的森林是我最不想走的一个地形,特别是阴气很重的地界,遇到危险的几率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微风不断的吹拂过来,我拿出了一沓的纸人,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找了个较高的位置,我看向了周围,这里居然全是森林,而城隍府好像还有很远的位置,我恐怕这个状态走不出去,加上现在状态不好,因此只能拿出了一堆的防鬼阵阵旗,在周围插上,暂时的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插完了阵旗,忽然的我感觉周围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顿时吓得我一屁股坐倒在地,正踌躇间,这声音又悄然远去了,我疑神疑鬼下不敢离开,甚至连法术都不敢去借,一旦产生点能量波动,没准什么东西就会飞速接近我。

    两三个小时的闭目养神,森林仍古井不波,看来应该是我的错觉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