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:尾巴
    招鬼道霸道就霸道在这里,一旦鬼将实力不够施法者,有没有主人帮忙反控,立马就会给招鬼术控制住。

    如今我修为快要进入入道。收拾几个鬼将也就轻松愉快了。

    放出了四个女鬼,又是一顿的训话,这几个白衣的女鬼都承认了我成为她们新主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们叫什么?”我问了四个女鬼。

    几个女鬼顿时一齐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名字?”我有些奇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名字,早就忘得干干净净了。一直就是扛着厄运棺四处行动,领头的两个姐姐才有名字,叫做大花和二花,可被这贪吃的熊给吃掉了。”其中一个女鬼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当时我们六个鬼抬着棺材要去周边的百阴洞的,可半路上杀出了这贪吃的熊,要揭棺找东西吃,结果大花和二话姐姐要阻止它……”另一个女鬼哭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名字我对这四位以前的主人的审美观算是服气了,就说道:“没名字怎么行,往后我就暂时叫你们春花秋月吧,跟着我做事,不会亏待你们,至少会比你们原来的主人大方,也更自由很多。”尽上团技。

    几个女鬼狐疑的看着我,但我现在控制了她们的行动。那是说什么都没法子反驳的,当即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各自分配下名字吧,随后我会给你们换身衣服,看看都破成什么样了?”我看了一眼这四个穿着已经很暴露的女鬼,心中颇为可怜她们。

    几个女鬼倒也没什么羞耻感,面面相觑后只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嗝……”那倒霉熊打了个饱嗝。左右又看了一眼,它肚子又饿了,憨态可掬的站了起来,又不要命的去翻那玄铁棺的棺盖,要看里面是不是又装了什么东西来了。

    在它心里,没准那四个女鬼就是给它送吃的了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笑道:“熊哥,你还是别开这玄铁棺了。一会你又要倒霉了,我这里还有点干粮,你吃不吃?”

    倒霉熊见我说话,只是看了我一眼,还是要去翻找棺材,根本听不懂我说的话,至于那四个女鬼怎样怒目看它,它根本不理会。

    我心想早知道带上宋婉仪来,没准还能说服它成为我麾下的一员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很好奇现在棺椁里还有什么,也就没去制止它,这倒霉熊拉扯起了棺椁的链条,结果这链条都是相连的,越拉越乱,最后不知道这笨熊怎么搞的,把自己给栓住了,最后嗷嗷的在那自顾自的哀号,挣脱不开,本身还有不少的尖利树枝插在它身后,这一挣扎,更是把它扎得够呛。

    这熊真是笨哭了,我自己没什么力气,也只能叫春花秋月帮忙解锁链。

    结果倒霉熊根本不老实,春花秋月过去解锁,它还以为是要趁机绑它,顿时就死命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春花秋月拿狗熊没办法了,只能站在那干瞪眼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拿出了一张蓝符,给这狗熊施展了血衣,没有生辰八字,单体血衣的效用也不大,不过这足以让倒霉熊如沐春风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我是在帮它,倒霉熊终于老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熊哥,千万别动,我不是要伤害你。”我说着,拿出了一包压缩干粮,打开拿到了它眼前。

    这倒霉熊嗅到了香味,张开了血盆大口,我吓得把干粮丢到了它嘴里。

    它吃罢,有些感激的看着我,我趁机命令春花秋月再次去解锁。

    “这特制的兽夹也是你们找来的?”我看了眼倒霉熊脚底的捕熊夹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森林里好多这东西,主人,要不要解开呢?”春花秋月都有些害怕这倒霉熊,所以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解开吧,顺便把它身上扎着的尖木都拔出来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捕熊夹和尖木上面都刻有特殊的逛,要不然也插不到它身上,看来附近应该也有鬼王正在打这倒霉熊的主意,因此它要进自己洞穴的时候,也养成了小心翼翼的习惯,只是这次还是给春花秋月逮到位置,抬了棺材来拘它。

    拔尖刺的时候,倒霉熊又挣扎了起来,我只能拿出了余下的压缩干粮来喂它,好在这些东西不是特别的多,很快就拔了干净。

    我又施展了血衣,让倒霉熊再次恢复了一些伤势。

    这倒霉熊脱困后,果断的又去招惹厄运棺,我看四个女鬼都面无表情,觉得里面应该没什么危险,就不去管它。

    结果倒霉熊真的开了棺。

    哐当,棺椁盖子掉在了地上,里面果然什么都没有,但一团的黑气却凝聚不散,倒是让我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“这黑气是什么?”我还是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原先那一具倒霉鬼放出的残存厄运,倒霉鬼让这熊吃了后,里面的厄运越来越少了,最后肯定是要消失的,所以主人要想它发挥作用,不如与我们合力将这恶熊关入里面。”四个女鬼建议起来。

    我立即摇摇头,这熊够倒霉了,亲眼看它受了这么多苦,实在有点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正和女鬼商量后面的事,这倒霉熊却百无聊赖的坐在了玄铁棺旁边,看我们几个不注意它,就伸出了大爪子,把笨重无比的玄铁棺轻松无比的提了起来!

    我愕然回头,这倒霉熊居然力大至此,连四个女鬼都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一路追过来,这笨熊的力气就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让我们更意外的是,这笨熊张开了嘴,居然饿得想把这玄铁棺吃掉。

    哐当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倒霉熊牙齿震了一下,抱着嘴巴在地上打滚起来。

    我给他萌蠢哭了,笑得差点没抽筋,最后道:“算了,这倒霉熊天性使然,只是贪吃了点而已,即便杀了它,你们的两位领头也活不过来,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放弃了对倒霉熊的打算,倒是这玄铁棺是宝贝,对我很有用,所以立即就问起了春花秋月收起棺椁的办法。

    结果她们同样束手无策,平时六人只是抬到目的地,完事还要给鬼王收入命牌中而已,类似五鬼搬山那种。

    我准备让春花秋月抬了玄铁棺出洞,准备去左臣那边问问有没有其他办法收起玄铁棺,可意外的是那倒霉熊也跟了过来,帮忙拉起了棺椁。

    倒霉熊拖着棺椁轻松之极,四女鬼也很无奈,我猜测它是得了便宜才跟来的,毕竟山里也经常喂不饱它。

    因为没沟通好,怕这熊又吃女鬼,就把春花秋月收回了命牌,随后出了山洞。

    走了好长一段路,倒霉熊还是跟着我,到后来,它似乎觉得玄铁棺麻烦了,想要丢掉了。

    可出乎意料的是玄铁棺直接和它连在一起了,它拿着锁链甩了好几次都没甩开,砸的周围树木都断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最后没法子的到处乱甩,直到把锁链移动到了腰间,这倒霉熊才放开手脚觉得舒服了点,不过玄铁棺也跟尾巴一样缠住它不放了。

    既然融合了,那玄铁棺我就只得放弃了,毕竟现在实力无法越级的去收鬼王进入命牌,而且没有宋婉仪,沟通这熊十分困难,不明白彼此,难免要出大事。

    “熊哥,你不用跟着我了,虽然我也想带着你,但庙小菩萨大,藏不住你,玄铁棺虽然对你而言是累赘,但也能作为你的武器,你看看周围的树木,随便都能给你砸趴下了,以后没其他鬼能动得了你了,就此别过,有缘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摆下了阴阳借道大阵,施展了阴阳借法里的逆转,上了阳间。

    天空有些暗了下来,夕阳照在脸上,暖暖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可一声熊叫,却把我拉回了现实里,这倒霉熊居然跟来了!

    太阳底下,倒霉熊似乎有点不高兴,嗷嗷的乱叫起来,虽然人听起来就跟风吹一样,但这大块头实在不好控制。

    我猛的看了眼周围,好在是个小学的足球场,要不然这事就闹大了,我拿出了一枚阴气感觉最重的木人,在上面用刻刀写了几个咒文,然后拿出了一包压缩饼干喂了它,指了指太阳和命牌,说道:“不想晒太阳,就进命牌里吧。”

    那倒霉熊刚给玄铁棺拖累,现在又给太阳晒了,十分的不高兴,之前看过女鬼进入命牌,它倒也隐约明白了一些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念了招鬼道的咒语,尝试着收起它来,让我意外的是倒霉熊很配合,直接就钻进了命牌里面。

    可这一进去,小木人啪的一声裂了个口子,看起来马上要不能用的样子,不过现在我也没其他办法,往后得找点好的材料才行,之前跟左臣拿的材料都是制作小血云棺的辅料,并不适合制作命牌。

    朝着操场外走去,准备打车离开此地,但电话却响了,拿出来一看,是张栋梁的。

    “张栋梁,有何见教?”我有些不客气的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能躲,我徒弟就没这么幸运了!扛龙村出事了,全灭,一个都没留!”张栋梁有些震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全灭?这关我什么事?”我表情也阴沉了下来,扛龙村的事怎么又赖上我了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