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:狗胆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?你最后一个经扛龙村进入小义屯!之后却出现在了大龙县,哼,现在居然都蹦跶到新县去了,可真能够跑的!扛龙村出事。我还不该赖上你?”张栋梁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栋梁,明确的跟你说,扛龙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,我知道你因为这事感到难过和生气。但你也要找对发火对象不是?我把尸兵带入了小义屯,自己也给血云棺拖走了三四百尸兵,现在血云棺活动范围越来越大了,而我的范围却活动得越来越窄,我解决不了血云棺,大家都遭殃,倒不如你帮下忙,把紫皇门灭了怎样?好让我尽快的把事情搞定如何?”我也有些不满的说道,黎云山怕是死在了扛龙村了,要不然张栋梁不会这么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是你的尸兵背地里干的?”张栋梁其实也迷茫扛龙村的人怎么全灭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尸兵我都带下阴间了,全交给大龙县城隍了,你们官方不肯接受,阴司却把这烫手山芋拿走了,现在就算是要替罪羊。你也该找大龙县城隍吧,找我算什么事?”我当即把这破事撇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张栋梁那边沉默了下,但很快就回了话:“紫皇门的事,我们官方正在帮你周旋,血云棺要马上解决,我在大龙县等你。单独见个面吧!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问了下:“单独见面,你不会是设计要我背黑锅吧?有什么好处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好处,解决血云棺就是好处。”张栋梁挂断了我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电话上的时间,觉得差不多是去雷家那边了,从左臣那知道雷家现在已经搬到了城外的玄门黑市里。做点小本钱的买卖,正好我也要去补给下。这狗熊的粮食对我是大负担,就算不喂饱,但也要喂甜嘴了。

    用了白日匿迹后,我打车去了城外,阴阳眼扫了下周边,发现有玄门的人进出在一小巷子里,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了一段路,就来到了终点,一座关了门的院子,两个大汉正在外面下着围棋。

    看是玄门的人,我就问了下是不是玄门的市场,并报出了去雷家的意向,俩人见我在里面熟人的样子,就开门让我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果然别有洞天,我按着大汉的指示,很快就到了雷家开的店铺。

    雷家现在开的香烛店不大,不过东西倒也不少,我说明了来意,雷家老人很高兴,忙让我拨通了龙十一的电话。

    龙十一和雷家本就熟人,只是因他早前金盆洗手,加上一场大火断了联系,关系才淡了下来,现在也就少不了一阵的寒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雷老爽快的把隐身雨衣的下脚料送给了我,我给钱都不收,不好意思之下,我补充了点符箓,算是帮衬过了。

    最后问起了雷老能做命牌的碧玉来,他是个爽快人,直接去了别的店给我调了十几张,价格虽然很高,但我也买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各自留了电话,我方才离开了雷家店铺。

    出了大门,我往外面的巷子走去,可还没到巷子口,就给南宫冶带着几个弟子前后堵住了。

    这次几人手中都拿了纯阳镜,预防我遁入阴间,想来是认为吃定我了。

    唐珂站在那里,看着我时仍旧很愤怒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,这一战也是难以避免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这次逃不掉了吧,我们带来了纯阳镜,你要借道阴阳,也需要时间,何不痛痛快快打一场?生死而已,实力不济,光只是会逃,活着也没什么意义吧?”南宫冶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唐珂没有说话,可能当时我的话震动了她,也可能现在已经不知道报仇的事了,摊上了紫皇门,本身就是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道门不是俗世门派世家,规矩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遵守的,那里更加的弱肉强食,看到唐珂的表情我就知道了,这段时间里,怕她已经彻底的体验过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逃,不知道你逃不逃?南宫冶。”我淡淡一笑,不作死就不会死呀。

    “小逼孩子!说啥呢?怎么和冶哥说话的!来来来,让你一招,我弄不死你!”紫皇门这次也补充了兵员,两个寻道巅峰期的。

    “哎,小宁,别和这废物扯淡,带他公园吧,那里白天没人,好解决点!”另一个面色凶狠,捏着拳头,表现得战意昂扬。

    “夏跑跑,这次你就是想逃想转换阴阳也没那么容易了,我们已经找到破解的办法了,现在两个方案,第一,跟我们会紫皇门,路上可能打一两顿,但保证不打死你,第二,去隔壁公园,我也不会欺负你,一对一生死决战好了,赢了你可以离开。”南宫冶笑道,手插在了口袋上,看了一眼唐珂,又说道:“唐珂,这趟事情结束,就和我们走吧,现在你们唐家的人都散了,只有我们紫皇门才是你最佳的容僧所,况且和师父视频时,师父也说过你天资不错,会好好栽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唐珂不自觉的浑身一颤,这微妙举动我看在眼里,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,秦宝是什么人,谁都心里有数,上梁不正下梁歪,下面的弟子都一路货色,能指望南宫冶好到哪里去,这天资,怕说的是姿色吧,要不然唐珂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惧怕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选第二吧,第一还要挨打,我怕疼,我现在就想打人,嘿嘿。”我冷冷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狗胆包天。”叫小宁的弟子斥道,就压着我前往周边的公园。

    一行六个人,除了我和唐珂穿的都是异色衣服,五个紫皇门的人都穿着紫色t恤,倒像我们是异类了。

    因为县城,现在郊外的地方宁静,没什么人在这里,连公园都没收费的人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在公园里走了一段路,连个人都没有,好容易来到了一片稍宽的草地,南宫冶就摆开了架势来,而其他的四个紫皇门弟子倒是一副观战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唐珂,这次我救了你,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,离开这里,离开南市吧,再招来这种紫皇门的败类,我可不确定下次你还有没有机会脱离虎口了。”看着唐珂默不吭声,我还是提醒了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家人都给你杀死光了,家里人把钱都给我了,我已经决定把所有钱交给紫皇门,没什么要求,你死,亦或是我亡。”唐珂的淡笑声,如同在冰窖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!”南宫冶打断了我的对话,脚底踩了蓝符,立马施展了提升速度和力量的‘帝行’。

    我也一言不发,砸出了倒霉熊的命牌:“倒霉熊,出来!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尽上池号。

    倒霉熊给我砸出来,本来就裂开的命牌直接就碎了,痛得嗷嗷乱叫起来,还背着个玄铁的棺材。

    这庞然巨兽的痛嚎震得周围都抖了起来,不愧是鬼王中的鬼王。

    南宫冶嘴巴张大,吓得脸色铁青,原本估计是没有鬼将的我,居然短短时间就招来了鬼王。

    “这些肉都能吃!吃了他们!”我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南宫冶和几个紫皇门的人都是大惊,赶紧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倒霉熊红着眼睛,扛出了玄铁的棺材,大吼着朝这几个人扑去,奔跑间巨大的气浪卷得我脸生疼,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前面紫皇门的其中一个直接给砸成了肉酱!

    这棺材带着链子,给倒霉熊挥得跟锤子一样,到处乱砸,我吓得没命逃到了一边,而南宫冶更是把帝行用在了逃跑上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