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:静候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摸出了碧玉命牌,要把倒霉熊喊出来,结果这货吓坏了居然不敢出来!我气得半死。这情况我要死了,它估计也一个下场,所以二话不说就念了几句破咒的咒语,直接让玉牌失去了效用。

    命牌无效后。这狗熊站了出来,不住左右观望。等他见中年男子飞速接近时。顿时就想起了逃跑。

    我一脚踹到了它屁股上,这狗熊才知道我在它后面。它以为我有方法对付这男子。就发起狂来,抱着玄铁棺挡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借道阴间!”我把最后一句咒语念完,就钻入了阴间,结果才踏出一步,就听到一声巨响,我背后传来恐怖的推力,整个人飞了起来,撞入了阴间!尽节吉血。

    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不禁浑身剧痛,喉咙一甜的忍不住呕出了两口鲜血来,擦干净后,却找不到倒霉熊了。

    “倒霉熊!”我喊了几句,周围是一片旷野,四下里根本没半个鬼影,那倒霉熊也不知道下来了没有,居然失踪了!

    我仔细检查了下周围,地上有明显的拖棺痕迹,看来这吃货逃走了,毕竟不是我的鬼将,去留我也不能勉强。

    站了起来,我运转了下鬼气,结果腹部剧痛,我忍不住半跪了下来,心中震惊,难道法术施展过度,严重反噬了?这也太倒霉了吧!

    旷野里一目千里,我坐下来调息,三个多小时后,我终于恢复了点精神,但仍然有些疼痛难忍,怪不得海师兄那段时间老是吐血,原来反风真的很痛苦。

    不能使用法术,我只能拿出春花秋月的命牌,叫出了四鬼。

    “用你们手里的抬棺杠子扛我走吧,我现在不适合使用法术。”我也没隐瞒,直接就说道,完了看向了四鬼。

    春花秋月相互对视了一眼,其中一个就说道:“既然主人受伤,那疗伤要紧,其他事情我们会妥帖做好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其实心里也打鼓,希望这四个大后期鬼将真心归顺,要不然我只能捏碎她们的命牌了。

    把几根抬棺杠子组好,铺上了一些树叶,我坐了上去,由着四鬼抬走,虽然肯定不如陈善芸的五鬼搬山舒服,但至少也算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可这几个女鬼抬人是没什么问题,但没有带路的领队,才出了新县就迷路了。我只能命令她们往南边跑,好在女鬼修为也厉害,一般的鬼不敢靠近,路上倒也安全。

    借道回阳间的时候,我出现在了山里,没有陈善芸,我算是彻底的迷路了,可拿出了手机,我却发现这里居然有信号。

    看来应该在大龙县附近了,打开了导航,我一路的往大路走,不出半个小时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拨通了张栋梁的电话,好半天他才接。

    “张栋梁,我到大龙县了,不过情况有点变化,我给紫皇门两个指导道长伏击,现在受伤了,暂时就不能见你了。”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,说给我沟通紫皇门,结果这张栋梁居然没帮上忙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受伤了?受什么伤?”张栋梁有些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法力使用过度,反风了!”我看老头身边有车声,心中不禁想着老头要去哪。

    “哦,我现在已经去扛龙村的路上了,让欧阳贺给你送点药吧,打算在哪等他?”张栋梁听罢,一副不着急的样子,这反而让我兴奋起来,官方也挺大方,关键他们还有药。

    “雷家的庄子,你们应该有派人监视我那两具尸王吧?我在那等你们。”我说道,这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,官方只是看在赵昱和童三斤没什么大害,还算规矩,所以暂时监视为主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知道,我就打电话给你送去,紫皇门的事,恐怕有点麻烦,我们联络过了,人家不给面子,当时唐家是不是拿出了紫皇门赐予的令牌么,你下了死手,所以这事沟通不了,你自己小心点吧,我们也没多余的人手了,保护不了你。”张栋梁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什么令牌?我想了想,应该是当时唐宗的那张破纸吧,张栋梁为了方便我理解才随口说的。不过这下还打死了秦宝,打残了南宫冶,算是彻底惹怒紫皇门了,官方不能调解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到了公路上,车流也渐渐多了起来,我拔了手机电池,施展了白日匿迹,打了辆三轮车回了雷家的庄子。

    把雨衣和材料分出来交给龙十一,我又去看了下赵昱和童三斤,两个尸王现在正在廖氏兄弟的努力下快速的恢复着,看速度,应该再有十多天,没准就能恢复原样了。

    还没和赵昱说上话,廖钊就跑下了地下室,跟我说有人找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是欧阳贺,就上去和这人见面。

    “面子不小,这东西叫回气丹,玄丹门那高价购入的,和水服下。”欧阳贺是张栋梁的师弟,年纪也不小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!”我也不客气,双手接了过来,拿出来一看,这丹药红灿灿的,很是好看,闻了下还有一股药香味,应该不是连庚这老头炼制的,那老头练不出这模样的丹药。

    官方现在不可能会害我,因此我倒也没有犹豫,拿了一杯水就吞服了丹药。

    “行了,看你吃下去我也放心了,这就走,还有,我张师兄说了,你尽快去扛龙村见他,这事不能耽误!”欧阳贺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有什么我会打你们电话的,等我休息好了就下去。”我没立刻答应,要是没恢复好,鬼才和你下扛龙村,现在危险程度不亚于小义屯了。

    欧阳贺开车离开后,我找了个卧房,开始消化丹药,有了连庚那次大力丸的经历,我对付玄丹门的宝物也有了经验,不过也花了两个小时才消化干净。

    提气的时候腹部舒服了好多,鬼气也恢了七七八八,以后不要再频繁的借法,应该不会再出问题。

    看龙十一已经关起工作室的门,我觉得雨衣一时半会也弄不好,就准备打车去车站,然后转车扛龙村,看看这张栋梁什么说法,大不了出事直接借道阴阳就好,反正扛龙村阴气重,不需要阴阳转换。

    可还没走出门口,我肚子就痛了起来,最后实在忍不住腹中翻滚,狂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看,吐的全是黑漆漆的东西!

    而腹痛的感觉也没就此消失,只能往厕所那边跑,最后上吐下泻,完全没法子控制。

    连廖氏兄弟都震惊了,跑来看我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浑身脱力的我终于消停了,心中一边大骂丹药肯定又是连庚弄出来的,一边找了个地方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睡到了入夜。

    走出了房门,我去看了下龙十一修复雨衣如何了,结果敲了门居然没反映,我面色一变,扭了下门,反锁的。

    我当即准备撞门,可门忽然又开启了,我看进了里面,龙十一根本不在里面!

    “龙老,这隐身雨衣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龙十一笑着从我背后出现。

    我顿时松了口气,这龙十一倒也会整人。

    转过头,一件颇为崭新的雨衣出现在了龙十一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修复得不错,多亏你发给我的那本偏类法器使用指南副本,要不然我还无处着手,不过这雨衣虽然和以前差不多,但持续的效果却短了不少,顶多能有七八分钟左右就不错了,现在交给你了。”龙十一把雨衣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别说七八分钟,就是以秒来计算,我都觉得赚了。”我心中大喜,迫不及待的使用了雨衣,念了咒语,果然窗户上我的形象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东西还是需要补充阴气的,平时要置于阴湿之地吸收鬼气,否则关键时刻用不上,这完全版估计好点,但也差不多吧。”龙十一提醒我。

    “嗯,阴气难不住我,那龙老,我先走了,这次很感谢你。”我再次表达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龙老摆手,又说了些客套话,就准备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太晚了,我只能电话给了雷青,让他派了阿标来送我下扛龙村。

    不一会,阿标就开了雷青的车子来借我,一同前往扛龙村。

    路上阿标还是十分的害怕的,看着山路上不时阴风阵阵,他面色发白,手也不住在发抖,到了半路,我实在看不下去,拿出了几张驱鬼符和安魂符,塞到了他的衬衣口袋里,随后把他叫副驾驶位上,由自己开车去扛龙村。

    约摸两小时后,我就到了扛龙村的地界,让阿标自己开车走后,我才步行进入了村里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山道上,树枝给阴风吹来吹去,看这老天,是要下雨的节奏,又走了一段路,我忽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,看向了右边的山峭,一个黑影背靠着山壁,一身的粗布道袍,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细看下,他双目炯炯有神,背着漆黑剑鞘,缠着红布的古剑,杀气凛冽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唐家两百多条人命,哪一个不是生灵?其罪恶者有之,无罪者亦有之,你却一股脑全杀了,与魔头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