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:固守
    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,老人家,请自重。”李破晓看了一眼老者。杀人剑入鞘,左手一挥,十几张符纸全部化成灰烬,十几把剑也悄然消失:“夏一天。你如果有悔悟之心,再进小义屯就别再出来了,我可以当你死了,但是,如果你再回人世间走动。我李破晓说什么都会灭杀你!”

    “李破晓,说的你自己就很正义似的,你给周璇骗入了阴间,到底做了什么事情。一出来就换了一身虎皮,真以为长进了些能够斗法杀死我?你对我成见深,我未必对你成见就好了,王家杀赵合你不管,唐家越界杀光大龙县所有修士你没吱声,却来专管我闲事,本来还以为大家能够互相理解。呵呵,其实不然,你这人是非不分,为虎作伥,是为强权效力的走狗么!”左臣告诉我的事我却没说出来,毕竟这左臣颇为奸险,未必就是说真话了,如果他为了救万民,封印血云棺而肉身被灭,那确实是可歌可泣的人物,但如果不是呢?

    “王家之事后面去妖佛那寻你之后,我才知晓,唐家事发,我却在阴间,怎么得知?而倘若是我。必先择其罪首问责,却不是滥杀无辜,满门将人杀死!我与周璇之事,以后世人自有公断,何须与你解释?”李破晓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推得一干二净,问责个首犯就能解决事情了?一撮人成了杀人的剑,一群人成了杀人的人,问首犯,一个个问下来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平摊了下罪责,最后稀泥和好了,就什么事都没了,死了的人却怎么办?罪首杀人,我杀一人,帮凶者为全家玄修,我必然灭其满门玄修!”我冷笑的回击。

    “我便知你与周老魔无异,滥杀无辜,为所欲为,觉得世人可怕,便杀世人,觉得自己正义,便行自我正义之事,岂不知这便是魔?心生,魔生,心灭,魔灭.超脱者却绝无!你养鬼为祸,有你外婆前车之鉴,其后所行之事若无人制止,和前者不过相互印证罢了,我恨不能在当时雨夜赵家庄子前杀你,致使如今死在你手中之人无数!”李破晓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意定人善恶,杀一人与杀众人又有何区别?”这李破晓是二愣子,但道理却多得跟牛毛似的,怎么说怎么不通!我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乾坤道,传到我身上,亦有不知几代,一师传一弟子,一人便是一座道门,除魔卫道自一往无前,即便万般罪孽尽归我身,那又如何?”李破晓冷声说道。尽欢来扛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李破晓年纪轻轻厉害如此,原来一个人就能代表一座道门!那他师父得厉害到什么程度?至少也得外婆那种以一敌百的程度才行!我心中震惊,乾坤道果然是要逆天呀。

    “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呀……”老者微微一笑,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红润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老人家,忽然有一种在哪见过的错觉,这老者看起来年轻之时,必然是俊朗而正义之人,恐怕在哪都不会多见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杀他容易,可救万民却难,这等事你可有想过?他死之后,血云棺便会暴躁担当,到时候你怎么收场?你也说了你不知情,可你却认定是他之错,还非杀不可,行事倒是干脆利落了,可却不是已堕入魔道了?照此一说,我是否也可以除魔卫道,将你杀死?”老者宛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!荒谬!”李破晓有点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我高兴坏了,心道姜果然是老的辣,实力面前,说谁是魔不行?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你也别笑了,做事顾前不顾后,两次三番劝你不要进去,却每次都要进去,想留你一宿拉拉家常,说点话儿,结果呢?急急忙忙的,和当年你外婆就是一个模子刻画出来,行事更是狡黠多智,不遵循礼法,按照道门的人说,你外婆是老魔,那你就是小魔了,没有一个肯消停,我这老骨头已经看淡世事,却也给请了出来,这么折腾,我可受不了呀。”老者摇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听罢,脸色顿时大变,这老者是谁?听起来怎么和外婆很熟悉,还是外婆请出山的?!那外婆想要干什么?难道背后还有些什么说道?

    “老人家,您和外婆到底是什么关系呢?难道是我外公?”我想了下,有些没头没脑的问起来,毕竟我自己也没见过外公,外婆也鲜少谈及当年的事情,每次一问,和母亲一样总是摇头不已,有时候就是淡淡一笑,似乎看透红尘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,休要胡说呀,我可不是你的外公,是你外婆的半个师父!”老者哈哈大笑,摆摆手,脸上颇为精彩,看来这脑洞大开的猜测让他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我想了想就了然了,外婆的笔记里,她当年四海为家的拜了很多的师父,就跟我似的,一个师父,两个师兄,都传了道给我。

    外婆同阶无敌,号称周半仙,那她的师父岂不是厉害到逆天了?怪不得李破晓都要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她是要叫我师父的,只是她如今却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。”老者毫不隐瞒自己实力比外婆低的事实。

    李破晓想要走了,结果老者两指一捏,不知道哪飞来了一张蓝符,念了几句口诀。

    瞬间,一片片的符箓虚影出现在了李破晓身边,或歇道着了道,李破晓老实的背着手看向一边,无奈的不走了。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您是太青门的!不对……”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估计这是封禁符法的一种,因为和阴阳道的咒禁差不多,但能有这么高深的符箓使用法门,让我忽然有种和太青门重合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可很快,我就打消了这念头,因为神似的那人,已经坠下山崖死了!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年纪轻轻,居然也有此眼界,能看出我太青门的符法来,不错,我确实是太青门曾经的指导道长,看来我的隐介藏形不够,你从何处看出来的?”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我震惊了,他还真是那位指导道长?掉下了山崖。几十年后,居然没死?

    “您就是我外婆和女居士章紫伊,以及祝玉萍的指导道长!”我最后还是说了出来,毕竟年轻时和年老之后,外貌虽然不同,但气质的变化却不大。

    “你想起来了?当时虽然我不能离开扛龙村,但的确也是我阻止了祝玉萍去小义屯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的经过颇为复杂,老者姓穆,名峰白,当年负责引导三位入道的弟子,讲解太青门的道法的,他因当年形象俊朗,性情爽直,颇受女弟子欢迎。

    不过也因此埋下了命运多舛的祸根,亦如到从孽镜台那看到的,外婆年轻问道,而女居士却是一心向道,至于祝玉萍,向道之心其实并不坚定,确实屡次三番骚扰了穆锋白。

    最后闹下了祸端来,这祝玉萍不择手段,将其妻子阴死,最后又联合樊虚问将其打下了山崖,随后他仅凭一口气活了下来,潜心恢复着伤势,也在暗地里寻找祝玉萍,打探樊虚问的行藏。

    可祝玉萍和樊虚问杀人之后,因为心虚,最后都离开了太青门,远遁世俗之地。

    穆锋白寻找不到,心灰意冷之下,最后就遁入了深山老林潜心修炼,结果有一天,外婆到处的转悠,居然找到了扛龙村这块地方来,并且找到了如今的穆锋白。

    外婆说明了来意,要找清静之地避世,当时能安静避世的地方确实也不多,后来穆锋白就介绍了死镇这块地方。

    再后来,就发生了众多的事情,外婆出事时,隐藏在这里的穆锋白扛下了周围大阵的镇守工作,让血云棺不至于能冲破他这最后的一堵防线。

    “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,你外婆请我镇守这片地方,但血云棺越来越强,我已经无法再袖手旁观,我这里一旦失守,血云棺就此真正出世,为祸人间之时已然不远,所以,我想要请你们两人进去,把之前你外婆竖立在那里,封印引凤镇的几座大石阵修复下,再次将鬼气和血云棺束缚在引凤镇里。”穆锋白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不是说这石碑是保护小义屯的么?原来居然是封印引凤镇的,怪不得石碑在小义屯周围只见了一块,原来是围在引凤镇才是!想着大阵的事,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,这阵石会不会和阴间里的活阵有关。

    “穆老前辈,这引凤镇的阴间,你可知道有什么?”我不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穆锋白看了我一眼,神色凝重了下来:“万不可乱来,以你现在的实力,下去死路一条,我知道你已经继承阴阳家道统,但有些地方,能不去的还是不要去,对你来说,实在太危险了,如今还是办正事要紧,血云棺之事,才是当前至关重要之事,至于底下之事,有机会,我倒可以说给你听一些我所知晓的。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