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:灰衣
    看来穆锋白的想法很坚定,如今血云棺已经蠢蠢欲动,这引凤镇底下的阴间,确实不是我现在该去动的。

    虽说惜君的身世很让我着紧。但我能力不足,就算面对活阵,我也没有救出她母亲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小义屯的阵石我见过了,石头太大块。雕刻的咒文也繁琐无比,看情况,还应该是有人故意破坏的,只是不知道是谁,打得什么主意。”我把思绪拉回了引凤镇那边。这修复工程庞大,我自己肯定不行,难道李破晓可以?

    我看了眼李破晓的杀人剑,脸上坏笑起来。是用这把剑当雕刻刀再续咒文?老前辈这是要帮我间接消灭李破晓的实力?

    “无需如此,只要将我做好的小阵石置于旧阵的位置,与原先大阵石的基座相连,大阵就能启动,至少也能再封印它半年,在半年的时间内,我们再想办法解决血云棺之事就好了。”穆锋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血云棺是必然要解决的,老前辈把阵石交给我,把老阵石的位置和我说一下就好。”我心中叹服,不愧是外婆布局的重要一环,居然已经想出了后手来。

    “石头已经准备好了,就在小义屯的入口那里,不过你的实力太差了,得找个人帮你才行,要不然进去,怕还真难出来了,毕竟里面可不只是有血云棺或者鬼物,连人可都是不缺的。”穆锋白说道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凝,看来我猜得的没错,血云棺除了能力的增强,还有人在破坏阵石。有意把血云棺放出来,那到底是谁?进去了恐怕遇上都很有可能,要不然穆锋白不会打算把李破晓推到我这便来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如何?帮他一把,也算是降妖除魔了,还是你的降妖除魔只是为了杀他一人?”穆锋白看向了李破晓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除魔卫道,责无旁贷。”李破晓倒也光棍,现在他打不过穆锋白,但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气恼的。

    穆锋白笑了笑,把符法给解了,李破晓就朝着扛龙村那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人无趣得很。”我笑道,转过头时,穆锋白却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对穆锋白深不可测的实力十分羡慕,这太青门的匿迹功夫也是一绝,居然直接隐身了,不过我有隐身雨衣,倒也不用太过眼热。

    而且听老人家的说法,只要解决了阵石的事情,就要开讲一些事情,到时候我可以趁机问点修炼上的事,他能指导外婆,肯定也能指导我,要是把太青门的道统传给我,那我岂不是又多了一种保命的绝招?这绝对是有赚不赔的买卖!

    我心中立即高兴了起来,朝扛龙村走去。

    十来分钟后,我就跟着李破晓的后面到了村口,远远的就有好些玄警在那设卡拦路。

    说明了来意,玄警通报了张栋梁后,就放了我们两人进去。

    黑夜里弥漫的大雾下,扛龙村里面已彻底荒芜了,少有人走动,两个玄警引着我们去了一家小卖部里。

    张栋梁和黄道三一起坐在那,面有菜色,眼里都是血丝,正拿着一条棍子在地上画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来了?李破晓?”张栋梁看到李破晓和我一起进来,有点意外,他还是认识人的,大龙县能拿出来的玄门修士他都有研究。

    李破晓没说话,到了门口就停住了,没有要结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来了,老张,我看你情况不大妙呀?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?”我看了眼屋里面好几具躺着盖上了白布的尸体,脸上多了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“要真想帮忙,别惹那么多事,解决了血云棺就行,还有,你反风如何了?”张栋梁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多谢了你的丹药,现在完全恢复了。”我还是很感激这老头的,现在看他挺惨,倒也没有了多少怨言,官方也有官方的活法,我不能用我的想法去界定他们。

    没有再打什么太极,我当即说出了阵石和血云棺之间的关系,张栋梁惊讶出声,问怎么没见过穆锋白这种等高人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把脑补的剧情说了一遍,毕竟穆锋白也是个真正的隐士把,早年丧妻之痛应该对他的打击很大,或许发下了什么誓言,终生不在人前使用道法什么的,要不然这事情还真难解释得通。

    而且外婆很多事情也没有叫上他,仅仅是让他帮忙守住了血云棺,让它出不去扛龙村而已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呀怪不得,每次我们都快要团灭的时候,退到了扛龙村总能逢凶化吉,把鬼王也不敢过来!原来有高人在扛龙村里镇守!”张栋梁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守在扛龙村,张栋梁就决定先在这里驻守到我们出来再离开,我还想要劝阻,但这老头决定后就不打算在改变了。

    送我到了扛龙村的村口,张栋梁神色复杂:“夏一天,血云棺的事情就看你的了,为了大龙县几十万的人民,多担待点,我是扛不住多久了,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张栋梁青灰的脸色,我叹了口气:“老张,你还是滚蛋吧,这里就算没你,也能守住,我会进去把阵石补上的。”

    张栋梁咳得脸色通红,黄道三却替他说道:“夏一天,张哥把本来在玄丹门丹神那里求来的药给了你,现在也不打算求你什么,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他的好意,能够把血云棺封印住就好!”

    看黄道三居然爆出了内幕,张栋梁瞪了他一眼,皱起了眉:“夏一天,老张在官方也不过是个底层官吏,没多大的能耐,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也只是奉命而已,不过有些事我也会认,比如威胁你母亲那事,确实是我自己所为,担当还是敢的,不过大义面前,希望你也不要因为怪我而有所多虑。”

    我阴沉着脸,看了眼张栋梁:“拿我母亲来威胁我,再有下次,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!”

    佩服是一回事,底线又是一回事,有些事情能原谅,有些却无法谅解。

    小时候母亲万千辛苦,抱着我东奔西跑,大千世界的苦头都尝尽了才找到了外婆这里,救下了我的小命,我就算粉身碎骨也不能让她们受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在玄警的帮忙下,我拿到了四块三角形的阵石后转身离开,而李破晓已经走出了很远,这货背了杀人剑,逼格又提升了不少,杀气腾腾的,也不知道谁招惹了他。

    到底周璇和他商量了什么东西?居然把他放了出来,这二愣子简直就是疯狗出闸,见我就咬呀!

    “李破晓,我很好奇,你和周璇到底什么关系?”我阴阳怪气的问起来。

    我其实还是有些替张一蛋担心,说起来这周璇神神秘秘的,性格也有点虎,李破晓好像也是这类人,别到时候**的烧一起了,真怕我兄弟一蛋带了绿帽子呀。

    我接触的鬼怪多了,活人和鬼对我已经没什么区别了,也没食古不化到古代人那种重视贞洁的程度,可李破晓和周璇在一起,我怎么脑补,真的都脑补不出来!

    这两人见面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?

    我想象不出。

    关键是,周璇还诡异的放了这李破晓,让他现在一身的豪华装备,厉害到要人命了,如果说其中没点暧昧,我肯定不信。

    加上那把古剑,我猜得不错的话,剑刃部分可是青铜做的,晚上拉出来黄橙橙的,杀人杀鬼都是一流,上面咒文龙蛇走动,篆刻了印章,显然名家手笔,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“无聊!”李破晓淡定的回答,继续走在乡间小路里。

    说话间我也不忘施展白日匿迹,带上了鬼面具,随后走快了几步,到了李破晓的身边,看他脸色高冷,我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从命牌里招出了春花秋月,我坐到抬棺杠子上,一路也乐得悠闲,开始研究起了阵石。

    这四块阵石黑漆漆的,在这遮天蔽日都是鬼气的地方并不明显,巴掌大的东西埋在阵石底下基本不会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很快我们两人就到了小义屯那边,按照地图,这第一座阵石应该是走到小义屯后才出现。尽欢吉弟。

    但忽然的,媳妇姐姐就拉了我的衣角,我根本不容多想,直接朝着旁边的泥地里滚!

    坐在轿子上就这么滚下来,疼痛是必然的,但我还是瞬间收起了春花秋月!

    李破晓回过头,还不知道我干什么突然滚地上了,还以为我发疯呢,可一瞬间后他就拔出了古剑,一剑劈在了空气中!

    闷响,红色的血气在空无一物的地方宣泄出来!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了下来,而后两个灰衣人出现在了我们各自的身边!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这次进来的好像不是官方玄门的人,华兄弟,你怎么看?”其中一个灰衣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李破晓。

    “这拿剑的厉害,另一个菜鸟了点,先用点心点吧,安哥,我们两个先杀了那入道期的小子。”另一个较胖的灰衣人摸着身上的一道深深血痕,面色有些惊讶,正是他刚才给劈了一剑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遇到了人,我心中生出不详预感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