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:草木
    这两个灰衣人都穿着袍子,装神弄鬼的,速度还飞快,不过李破晓只用了一剑。就让一个入道期的家伙挂了彩,不得不说他实力的强大。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了下来,喝问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结果让我颜面无存的是,这两人压根不鸟我!

    “华兄弟。这家伙是用剑的行家,你的勾魂匕首该拿出来了,我们合围他就是了。”灰衣人摆开了架势,拿出了一把小旗子。

    “那寻道巅峰的小子呢?”姓华的终于搭理了我,不过眼睛都没看过来。拿了块药膏一样的东西往伤口那一贴,算是解决了伤势,随后两手摸出了匕首来。

    “看不到?那家伙是菜货,不要理会他了。合力先干掉这入道的。”安哥更干脆,直接无视了我。

    “我乾坤道李破晓剑下不杀无名之鬼,报上名来吧。”李破晓气魄凛然,长剑一甩,红色的血液甩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意思,我们不说的话。是不是就可以不死了?你小子太狂了,真不知道是故意激怒我们还是脑袋不灵光,不过按照规矩,我们是不能爆出名字的,你死了,就安心当你的糊涂鬼吧!”华兄弟冷笑起来,两把匕首一转,交叉在了一起:“青龙当空,白虎化形,空玄借法!双圣!”

    “天杀泱泱,道禁惶惶,阴阳借法!禁咒!”我拿出了拂尘和蓝符,指了姓华的一下,蓝符立即熊熊燃烧,太极阴阳在对手头上转动起来!

    这人法术瞬间给禁制住了。愕然回头看我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李破晓的古剑很快就捅破了他胸膛,一瞬的出剑和拔剑,一气呵成!

    叫安哥的灰衣人大吃一惊,两只手指伸入了口中,用力的吹了下口哨,尖厉的声音震的耳朵生疼!

    李破晓没有对哨声产生半点恐惧,毫不犹豫的持剑逼向对方,紧接着一张蓝符丢出,周围空气都凝滞了。

    叫安哥的灰衣人知道这李破晓并非一般的修士,吹完口哨,脚下生风的逃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破晓跑得也贼快,拿着一把古剑,穿着道派,就跟古代的黑社会似的,追得那安哥惨呼连连。

    本来正追得对方满地乱窜,结果人没追上,忽然一群的老鼠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,李破晓面色大变,毕竟也太多了点,足有两三百只!

    这些老鼠最小也有拳头大小,大的跟猫似的,叽叽喳喳的乱叫,双目红如嗜血,飞快围向了李破晓,不过老鼠对我完全一副无害的样子,看来我能产生的威胁实在有线。

    李破晓皱起了眉,他不擅长对付复数的敌人,上次在小义屯给我的一群鬼将打成了李跑跑,怕心里还有阴影呢。

    “妈的!杀了华全,你们等死吧!”安哥大骂,抖了抖棋子,一阵阵的阴风刮了起来,老鼠们猛然的朝着李破晓扑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愣了下,李破晓战斗经验反而丰富,捏了一张符纸,咬开了中指:“冥阳开路,六道仙军,乾坤借法!踏破!”

    轰隆!一阵阵的雷霆霹雳,李破晓的正前方多了一条光明大道,我知道这小子要发飙了!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安哥不知道哪来这么多老鼠,潜伏后句的攻击了起来!尽厅反划。

    李破晓的神将成百上千,厉害无比,就算是有人要杀他,恐怕也得纠集出一个世家实力才行!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李破晓对我还有大用,当然不能让他在这受伤,所以趁机也使用了神压,这些老鼠连鬼将的实力都没有,神压一股脑砸下去,三十多个平方的老鼠直接给压成了肉酱!死了百几十只!

    安哥这才终于重视起了我,毕竟我的施法速度太快了,别人施法一次,我怕能用两次还多,当即他命令老鼠攻击我。

    结果李破晓的六道仙军如万马奔腾的碾压而来,正往后退的我也奋起反击,再次借了神压,把对手召唤的鼠王大军压死在地。

    “急文真咒,草剑归宗,乾坤借法,剑破!”李破晓阻力大减,立马宝剑一横,一道蓝符就放在了剑上,突然周围草叶飞洒,等他往符纸上吹了一口气,剑气轰然间就冲了出去!

    哧哧连声,草叶天女散花一样卷到了空中!全扎入了安哥身上!

    这家伙身上密密麻麻全是叶子,双目圆瞪,怕也没想到同样是入道期,为何李破晓居然会强大如斯。

    这一招太过厉害,比踏破威力还要猛,入道期的借法,威力不是我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地面全是老鼠的尸体,这两个灰衣人也不知道什么来历,看起来却也不像是道门的人,毕竟道门再差,也不该有这么猥琐的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检查了尸体,在这两人身上,均摸出了不少的蓝符和法盐,当然,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奇怪的咒文纸张,我虽然看不懂,但还是收进了袋子里,因为太像是阵法的咒文了,没准和阵石能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这两个黑衣人也没有身份证,应该是抛弃了国籍和身份,算是道门这一级别的显要标志和条件。

    还有两人都带有避鬼的符纸,红彤彤的,跟以前外婆给我的很相似,只是字迹消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二手货没什么用,我也懒得带走,看情况,两人应该是准备回门派交接和补给的。

    李破晓至始至终都没有理会我,只是在旁边拿捏着手指,不知道在算着什么,我看了一眼就没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李破晓,你算出点什么来了?咱俩会不会有血光之灾呀?”我笑着问道,反正他这人很无趣,不逗他一下总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李破晓没有回答我,抬头看着天,随后在感受什么似的,最后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雨瞬间就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,朦朦胧胧的烟涡,雨点冰冷得可怕,我穿着一件短袖,冷得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李破晓却一身长袖道袍,完全没有半点影响,一甩袖子,飒然往小义屯走去。

    把单肩包的拉链拉起来,我随着李破晓走入小义屯。

    心中也不断暗骂这该死的天气最后还是下起了雨,今晚看来肯定不会太平了。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,也有了打退堂鼓的心思,不过回头一想,穆锋白还在那等着,这次不拼命也是不行的,而既然李破晓都不怕,我更不能直接逃走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因为我白日匿迹,猛鬼都没有发现我的到来。李破晓也有自己的手段,他身上应该有辟邪之物,鬼物或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的沉寂,焕然一新的他看起来已经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扛龙村和小义屯几乎可以说是两点一线,附近没有其他的路可走,不是山崖就是深渊,加上小义屯因为上次血云棺的出没,人鬼已不敢留。

    思桥和小义屯早没有鬼经过了,我照例的点了几根香,却半只鬼都没引来。

    看来血云棺无物不吞,小鬼,尸类,人类,都是它能量的来源,这里给扫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还要往里面走?”李破晓站在小义屯的幽径小路上,眉心相聚,五指又神神叨叨的掐着什么,我心中暗觉李破晓好像也有点海师兄一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嗯,还有二十里,就是第一座石碑,你该不会怕了吧?”我有些嘲弄的问起来。

    但很快,李破晓的表情让我怵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噌一下就拔出了长剑,脸上少有的出现了凝重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我脸色一变,看向了周围。

    小义屯现在是险地,一丝一毫分神都可能丧命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借道阴阳吧,这一次,我们俩逃不掉了,我若是死了,记得和周璇说一声,借身张元义,非我所愿,却无后悔之心。”李破晓脸色有些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为何拔剑,也不知道他说这话时带了什么样的必死之心和情感,但如今这空旷的屯里,什么都没有才对!

    “李破晓,你疯了?给毒老鼠咬了吧?有什么事自己去和周璇说!”我脸色一寒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你外婆来了,我们走了霉运。”李破晓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愣在了原地,想不到自己有意无意的躲来躲去,最后还是难逃血云棺的追击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声的锣鼓,一阵阵的哀歌,红云从小义屯的后山道中涌起,血气蒸腾!鬼气冲天!

    八男八女扛着棺椁,一个个的鬼王面色苍白,从过道上缓缓飘来,这十八个鬼王看着我们,面露森森笑容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跟着拉了我的衣角,吓得我两脚颤栗。

    我以为这么长的时间,无数的日日夜夜,我觉得我应该适应了血云棺诡异的气氛,但最后看见时,心脏仍禁不住砰然直跳。

    李破晓死在血云棺前,他或许最清楚其中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外婆!”我喊了一声,却给轰天的锣鼓和唢呐湮灭在蒙蒙的大雾里。

    阴风吹得厉害,但雾气却半点不散,李破晓拿着古剑迎风而立,而我,却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纸钱漫天的抛洒着,送葬的队伍也跟着来了,这一个个送葬的,全成了鬼王,血云棺也在成长,也在变化,如果不及早的封印她们,后果根本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