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:疾步
    恐怖的血云棺,整个棺椁都是活的,血云在那蠕动,不断的飘出血蒙蒙的雾气来。让小义屯陷入了红色的世界。

    周善这杀千刀的老货,居然以血祭的方式激活了如此恐怖的东西,如今填棺的还非我莫属,这世道真没道理了。

    引凤镇底下是活阵。引凤镇里镇着血云棺,却在挣脱着束缚,我要解决这些已经勾连在一起的事物,但现在面对血云棺时,我怎么解决?这不是几个鬼王,这是以百作为单位计算的鬼王!

    小义屯的夜,黑得看不到星空。大雨滂沱下了起来,打在了血云棺上,冒出了一阵阵的气雾,我面色苍白无血。手中的断尾拂尘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唯有李破晓这二愣子笔直的站在那里,这英雄气概和誓死觉悟,看得我也是醉了!

    “李破晓!不逃等着干什么!上百的鬼王!你才那么点一个,傻了吧?”我呵斥道。

    李破晓一手拿剑,一手捻符,回过头说道:“我逃你死,血云棺谁人来挡?”

    “妈蛋,你这愣货!留着青山在,哪怕没柴烧!你借身我兄弟张元义,这身体都不是你的,你凭什么拿来死磕?”我扯了李破晓就走,但这家伙愣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一起逃必然一起死。血云棺到时,谁都挡不住了,不如让我牵制,你布阵借道阴阳罢了。”李破晓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怔了下,这家伙确实不是一般的执拗,就道:“李破晓,现在离着还远,血云棺瞬移后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启动第二次,如今只能缓缓的让鬼王抬过来,我们先试试能不能逃,不能你再和血云棺决死吧。你英雄盖世,不会到时候没法拦吧?我也算是满足下你的英雄**,怎样?”

    给这么一刺激,李破晓瞪了我一眼,最后默认了我的说法,转身一溜烟人就跑没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李跑跑,这速度……”我嘀咕了一句,只能跑了起来,血云棺给抬过来时,果然摇摇晃晃的,速度已经没那么快了。

    迷离的大雨夜,能见度不远,要不是从小住在小义屯,我没准也就迷路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血云棺是要来干什么的,但看小义屯现在的状态,应该和穆锋白说的差不多,血云棺要闯阵了!

    刚跑了两三步,忽然嗖的一下,我前面出现了两只红衣的女鬼来,这两位双目猩红,嘴抹胭脂,两只手就那么垂着,飘忽忽的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雨天撞鬼凄厉可怕,这是血云棺要来抓人的节奏,我想也不想,立刻就借法起来:“阴阳借法,飞步!”

    瞬间,俩女鬼出现在我的位置,而我却跑出了十几米外,正高兴,嘭的一声我和李破晓撞到了一起,这家伙嘴巴带脸的‘亲’了我脸颊一下,吓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!

    “妈呀,你啃我干啥呢!”我吃痛捂着半边脸,心中暗自庆幸保住了初吻,这下雨夜的,突然缩地术果然很危险呀,差点都和李破晓接吻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缩地做什么!我正要跑来救你!”李破晓气坏了,但也十分的专业,愣是没往搞基那方面去想,拿出了古剑,马上借法起来:“九龙化罡,天灵命剑,乾坤借法!晓剑!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恨不能多生两条腿,但实在只有飞步这战斗中逃跑的法术,其他的招数也就白日匿迹这类的补助法术而已。

    飞步其实也算是阴阳道法里极其厉害高明的法术,能够在修为增长的时候提升缩地的距离,好比之前我大后期能缩地十米,到了现在巅峰,一下就十几米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进入了入道期,法术威力一上来,我如果想逃,谁还能拦得住我?

    胡思乱想间,嘭嘭嘭的数次连击,我扭过头时李破晓已经斩杀了一只女鬼,不过另一只女鬼突然冲向了他,让他也不禁轻皱起眉心来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丢了一张蓝符,跟着借法:“急令如行,荡尽天阴,阴阳借法!阳令!”

    “神极万般,乾坤扭转,灭!”李破晓速度更快,一张蓝符弹向了女鬼!

    一层太极扭转而起,轰的一声,把女鬼挡在了外面,紧接着李破晓不退反进,长剑一抵女鬼的眉心,又念起咒语:“鬼路人门,乾坤扭转,破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次借法,快如闪电,虽然因为威力问题没能击杀女鬼,但也把女鬼弹飞了出去,魂体动荡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借法这时才跟着应验,一张阳令法符迅速无比的贴上了女鬼!

    烈焰熊熊,如同火龙冲天而起,女鬼惨叫一声,魂体再受重创!

    李破晓宝剑往指尖一划,在剑上连写几个小字,蓝符再次飞出:“帝御在身,神将在旁,乾坤借法!羽破!”

    两位神将忽然出现,忽然瞬移到了女鬼的身后,当场将其魂体扫灭!

    李破晓斗法经验可谓厉害,难以想象他年纪轻轻,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斗法训练,不愧一人一门派的乾坤道传人!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,飞步!”我没闲着,一步踏向思桥,缩地到了十几米外。

    李破晓也跟着飞逃起来,可这一耽搁,血云棺又接近了许多!尽丰丽号。

    又逃了两三步,这下子四个男女鬼一齐来了,来的都是双目欲裂,嘴角开到耳根的鬼王!

    两个鬼王我们还能对付,但一下来四个怎么打?李破晓一人再强,也杀不了四个鬼王吧?!

    四个鬼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,凄惨的尖啸着就张牙舞爪的朝着我们两人扑来,我吓得面色一变,这血云棺好些有形形色色的鬼?

    还是说每次战斗都会成长变得聪明起来?

    之前初见,还没什么智慧,随便就给外婆控制了,可后面这攻击的方式又变得古怪起来,难道智商也在提高了?

    “阳封阴敕,乾坤扭转,封!”李破晓手掌握着蓝符,往前面一推,清晰的太极乾坤扭转起来,瞬间把两个女鬼封在了他前面!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再借法飞步窜出了十几米,而李破晓自己也绕开了四鬼,跑到了我后面。

    一路的逃亡,那四鬼一路追来,李破晓没有我飞步跑得快,然而我法力却是有限,第四次飞步后,我头上的冷汗怕淌得比雨水都多了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我回过头,李破晓身上已经多了几道创痕,给鬼王扫中不是开玩笑的,不像是尸毒,鬼的攻击都是阴寒无比的,碰到都让人大病一场,何况是伤害!

    “你闭气,我已然拦不住。”李破晓忽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下,但看到他已经摸出了一张红符来,看来李破晓要用禁咒了,紫皇门这样的门派,禁咒也没敢经常用,李破晓的禁咒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小义屯时,他一张禁咒弄得我所有鬼将皆不能动的事,心中镇定起来,难道又是那招?

    李破晓毫不吝惜鲜血,掌握古剑,在剑刃上一抹一滴滴的血就染红了咒符:“闭气!”

    我不禁腹诽,要不你也一路跑,一路闭气试试!

    “星罡步至,飞游乾坤,乾坤道法!疾!仙!步!”李破晓大喝一声,红符开路,脚踏乾坤,步法一起,狂风顿时从脚底猛烈刮起!

    我愕然一怔,闭气不敢言语,心中着实骇然,这不是借法,这是乾坤道法!

    怪不得李破晓会如此认真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电一样的响声后,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一阵窒息感让浑身上下跟细针扎上一样!仿佛几秒钟后,我和李破晓就出现在小义屯外的坟岗里!

    我骤然心惊,这禁咒果然厉害,居然直接就跑到这里了,血云棺都看不见了!

    “李破晓,想不到你还有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破晓跪倒在地,长剑掉到了地上,‘噗’的一下,喷出一大口鲜血,随后咳嗽了起来,双目中全是血丝,细看还如同小虫子一样狂涌,可以想象他如今的心脏泵血有多快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李破晓白眼一翻,直接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我叹了口气,这禁咒威力果然厉害,疾仙步一出,就算是遇到再厉害的对手,要跑走都不难,可惜现在他只是入道期而已,一但使用,肯定身心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召唤出了四鬼,合力把李破晓丢到了抬棺杠子上,命令春花秋月往扛龙村那跑去。

    血云棺堵路,阵石没办法放了,我只能先把李破晓送回去再想下办法。

    一路疾驰,居然没有再遇到鬼王,看来血云棺活动得有些诡异,不知道为什么没再来攻击我。

    不久后,我就带着李破晓回到了扛龙村的村口。

    村里,张栋梁和黄道三都在着急的等待消息,问了下,我们出去这段时间,他们都没出过村子,倒也和血云棺相安无事,不过张栋梁说并没有见过穆锋白。

    我知道老人家肯定是有意避过官方的人,这样的高人没法揣测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把李破晓放在了床上后,张栋梁和黄道三都帮着查看他的伤势,两人都有些摇头不语,看来李破晓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张老,有东西从里面来了!”

    我们三人正商量怎么办,外面就有俩玄警跑了进来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