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7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:符石
    我倒是没什么,但张栋梁和黄道三面面相觑,都有些惊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进来了?”张栋梁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快了。在外面徘徊,似要纠集兵力?”那玄警有点看不明白的样子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血云棺的鼓声十分兀然的冲击我的骨膜,我急切走出了外面,一群群的玄警正集合往小义屯那边前进。

    张栋梁和黄道三也跟着我走出来。我们快步跟了上去,却看到一群的玄警已经拿着各自的武器结阵防御起来。

    路口那里,一群的红衣鬼王飘悠悠的在路口那里,而狭窄的进入小义屯的山道上,血云棺带着长长的鬼王队伍,正招摇而来!

    天际边,滚滚团团的乌云罩着我们所能看到的整个世界。猛烈的风把草竹吹得嘎嘎乱响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电和倾盆的大雨从天上砸下,震得我们一群人都瑟瑟发抖!

    全是鬼王,这里的玄警最高级就张栋梁和黄道三了,两个入道期。能打得赢血云棺?

    我脸上青白交替,我也无法借法了,现在这种情况,逃命都嫌老娘少生几条腿!

    红色的送葬队伍,招摇着从小义屯的那条小路过来,一会朦胧,一会清楚,我能看到站在路口的玄警都在瑟瑟发抖,如果不是下着大雨看不出,我怀疑都有一半人吓尿了。

    猛鬼抬棺,无数人都没见过吧?黎云山之前镇守扛龙村的玄警都全灭了,给大家的震撼十分的巨大。倘若血云棺再次冲击一次,毫无疑问现在的数十人也都要葬在这里!

    “怎么办!?”黄道三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守!一步不能退!”张栋梁一挥手,所有的玄警全都精神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能吧?张哥,这不能呀,过去多少都要死,报告上级吧!我们真扛不住呀!”黄道三有些难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级有上级的想法!我会报告,我和你们都在这里死守!”张栋梁脸色决然。

    能够想象,血云棺出去会是怎样的大事,整个世界恐怕都要陷入恐慌中!

    导弹打了会重生,原子弹放出来,也未必能够毁灭它。吸收到足够的阴气,她又会复生,血云棺的恐怖我自己最了解,王胭就是血云棺的雏形,只要有足够的鬼气,她就会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封印了它,要不然官方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!

    “妈的!我要拍照发上网!让全世界都看看这血云棺!”

    “对呀!肯定有人能来解决的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说的这话,随后很多人都给提醒了,纷纷拿出了电话,朝着血云棺那准备拍照。尽丰丰扛。

    结果嘭一声,无数的电子设备都碎了!

    还好我聪明,有了上次血云棺感应苹果手机的事,进去之前已经关机了,口袋里的手机根本没有反映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路灯全都莫名其妙的灭掉了,玻璃洒了一地,这血云棺的诡异让我也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我理解成是一种威慑力在作怪,或许是磁场强烈到一定的地步,而造成的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鬼啸声忽然就四面八方传来,就如同古代的炸营一样恐怖,一群凶猛的鬼王从送葬的队伍中消失,随后出现,要飞到扛龙村里!

    玄警们全都吓得准备逃离,结果张栋梁顿时喝止了逃兵们的动作:“想想都是为什么成为玄警的!被送到这里,难道还没有背水一战的决心么?”

    这一吼,果然让原本意志不坚定的玄警都安稳下来,有好些人原本还恐惧着,听了这话顿时打了鸡血似的,看来被指派来这里的玄警都不简单,应该都是上面不要的刺头,或者不听话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有身份的世家子弟,谁会来这里送死?早就撤出去了。

    鬼叫声持续的响起,无数鬼王嘶吼着前赴后继,玄警们借法的借法,准备的准备。

    可当我正惊悚间,那群鬼王忽然受到什么牵制,居然停止了行动,一层层波涛一样的罩门挡住了这些鬼物的进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不少鬼王飞了几个人,但都给防在了里面,不能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玄警们都很意外,包括张栋梁也是,这诡异大阵应该是刚刚升起的,让血云棺的送葬队伍无法前进半分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穆锋白来,看来是老人家发力了,不过大阵不知道能撑住多久。

    这样的攻防战持续着,没有一个玄警敢出去,张栋梁也不是白痴,现在是大能者之间的互相角力,轮不到他们这群小喽啰动。

    好一会后,血云棺冲不破这层大阵,忽然就消失在了血云之中,我们一群人愕然看着整个消失的过程,愣着好一会都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消失了……难道给厉害的高人打灭了?我们只是看不见?”其中一个玄警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可能,血云棺如果这么容易打灭,我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,隐形呀!鬼都擅长此道。”

    议论者纷纷,但了解的人并非特别多。

    张栋梁和黄道三忧心忡忡的命令着部队继续警戒其他位置,随后和我回到李破晓躺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进入门口,穆锋白就已经站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张栋梁和黄道三都大吃一惊,不过我的一句话就打消了他俩的疑虑:“穆老前辈!李破晓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还是很聪明的把反噬压制到最低,手段很厉害。”穆锋白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言外之意就是没事,我心里倒是希望这家伙别死那么快。

    “大雨夜,血云棺比想象的还要凶猛,这东西我也扛不住太久,当然,它如今消耗可不小,你趁机去把阵石放进去吧,只要小心谨慎,应该就不会有事了。”穆锋白说着,拿了块玉石给我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进去放置阵石,不过这是……”接了过来,这东西看起来是个宝物,但我实在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符石的一种,能影响你的气运,防鬼的。”穆锋白微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,多谢穆老前辈。”我客气道,阴阳眼一扫,怎么和我之前在大会上三百万买的玉佩的材质一样?

    都有白色的气浪跑出来,这就是气运?我运气不好,带上这个可能会好点。

    看老人家气色好像也不大好,没准还是死硬撑着的,我答应了下来,觉得事不宜迟就道别离开,不过穆锋白却没让我立刻走。

    “大雨过后再进去吧,引凤镇不好走,休息一下吧。”穆锋白嘱咐我。

    我自家人也知道自家的事,现在我法力也到了反风的边缘,再次进入小义屯,随便遇到一个鬼王都吃不消。

    约摸两三个小时后,穆锋白出现在我睡觉的地方,提醒我快些去摆弄阵石,说是白天会有意料不到的事情,或许有奇怪的人活动在阵石那边,只有晚上等这些人不在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埋入阵石,这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邪门歪道也是害怕血云棺的。

    这个提醒我当然深信不疑,毕竟穆锋白坐镇扛龙村,谁进入小义屯他肯定知道,或许就是知道这一层势力在捣蛋,他才有意这样做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,我就背了背包进入小义屯,到了路上,我叫出了春花秋月,抬我进入屯里。

    李破晓不在,我方便了许多,带上了鬼面具,施展了白日匿迹的本事,一路畅通无阻,果然和穆锋白说的一样,再也没有遇到血云棺。

    看来血云棺的能量消耗还是很大的,毕竟这么多鬼王,就算阴气浓重,消耗大了一时也恢复不过来。

    小义屯什么都没有了,有的只是回忆而已,一路的奔驰,很快就到了第一块阵石附近,这座阵石是穆锋白标记的地图中最明显的,我隔着老远就把春花秋月收了起来,计算了路程,我穿上了雨衣。

    天黑得可怕,现在忽然的冲出什么东西来都不奇怪,不过有了雨衣,白日匿迹和鬼面具三重保护,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念了几句咒语,我进入了隐身的状态,皱了三五分钟左右,就到了阵石的附近,看了眼周围,心中淡定了许多,根本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趁夜我挖开了穆锋白交代的位置,我把第一块小阵石和一张符纸埋了下去,符纸放在了下面,念了一些咒语才放上了阵石,我把土和上,铺上了一些草作为掩饰。

    快速做完一切,雨衣作用也消失了,我猛然的回头,不过很快放松下来,这巨大的阵石很明显,根本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松了口气,拍了拍手上的湿土,走到了一处大雨过后留下的水洼,轻缓的洗着手,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可即便再轻松,一个女人的笑声还是传到了我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家伙,你这样的可很少见呀,能匿迹到这个程度,实在了不起,突然的消失,忽然的又出现,能不能告诉姐姐,你刚才消失的时候,都干了些什么坏事么?”女子的声音忽远忽近,像是身后,却又像是远处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有本事出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!”我看向了左右,手里捏了咒语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