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:碎石
    听说是和活阵有关,我心中活络起来,引凤镇居然还有珍宝?连这么强大的门派都跑下来寻找了。我进入过引凤镇,倒是没听说过这东西。也不知道黛眉或者左臣她们知不知道,以我猜测,应该是和鬼类无关,或谢有对人才会有作用才是。

    但既然对人这么有用。那周善在里面当了这么久的宣王,居然也没发现?

    “什么珍宝?详细说说。”我十足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听说是金光闪闪的东西。”方月婉有些不高兴的回答,她已回答了问题,我却为何没有放她走。

    其实我自己倒是一惊,觉得事情没准和惜君有关,毕竟引凤镇的毁灭是惜君母亲被金色大棺材砸下来所致。难不成金色棺材就是那堆珍宝?

    金色棺材在引凤镇的地底埋着,而惜君母亲却下了阴间,这么一想,一连串的事情似乎又能联系在一起。同时也让我产生了新的疑问来,这金色棺材,莫非是血云棺的雏形?或者就是血云棺本身!

    毕竟王越说,血云棺是上古之物,这上古之物也没说从哪来的,也有可能来源金色的棺材,毕竟都是棺材呀!

    事情透着巧合的味道。而且活阵在引凤镇底下,外婆守护在引凤镇周边的小义屯数十年,如果不纯粹是隐居呢?

    这一件件事情加在一起,其中或许就别有深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找到了那东西没?”我按耐不住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你都问我三个问题了!没找到还在这里干什么!”方月婉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吧,你可以走了。”我不禁也觉得好笑。自己是关心则乱了。

    方月婉瞪了我一眼,就没入了丛林之中,结果那边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方师妹!你这是去哪呢?”

    声音是严梅发出来的,我赶紧的坐上了四鬼的棺材杆子,往外边继续逃去,可刚走没两步,这那边又说了句话,让我十分的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从那边过来,都没抓到人,你还往那边去干什么?不知道现在血云棺到处吃人么!韦俊和徐源两位师弟去哪了?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严梅喝问道,十分的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严师姐。说话注意点口气,现在我是掉落了一个等级,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!两人自己跑出去了,我拉不住他们!”方月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谁都别指责谁了,严师妹……”那大妈准备做和事佬,但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后面一阵的惨叫声!

    “血云棺!是血云棺!大家快点逃!王师姐!王师姐!”严梅恐慌的叫了起来!

    周围血云大作,血云棺似乎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息波动,直接瞬移过来了,把那大妈给吃掉了!

    我吓得打了个激灵,命令四鬼逃走,看来方月婉难逃此劫了,我自己自身难保,根本不敢去救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兀然间,我身边阴风阵阵,凄厉的笑声传到了我耳边,我回过头,惨白面皮的红衣女鬼已经到了我后面不远处!血云棺分派了鬼王正袭击这里的人类。

    看来空玄门自己的至阳符也不能保平安了,到了这引凤镇的地盘,还是血云棺厉害点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我丢出了蓝符,把红衣女鬼压在了地上,结果只一瞬间,这女鬼速度又变得更快了!

    我心中惊讶,不是说血云棺已经有些疲乏了么?难道又补充满了?

    把雨衣裹在身上,我念了咒语,进入了隐身的状态。

    那女鬼王依旧追着我不放,这些鬼王都是一个负责一人,如果杀死了一个,就会出现两个,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收起了女鬼,那女鬼王瞬间就消失不见了,我顿时松了口气,看来隐身雨衣还是能有效避过血云棺的。

    我只能徒步跑走向第四个阵石的位置,约摸跑了两三分钟,隐身雨衣的效果再次消失了。

    在这阴气浓郁的引凤镇,虽然充能快了许多,但雨衣效果还是不理想。

    雨衣消失后,我只能用白日匿迹躲藏,一路又走了半个小时,确定没有血云棺追来,我叫出春花秋月再次带我到阵石那边。

    第四块阵石已经进入了南越那边,到了这里就成了一片山丘,连树木也变少了很多,对照了地图上绘制的景色,我走向了一块低矮的大石。

    这石头上写着好些咒语,不过中间给刀痕画成了花,我挖出了一个位置,摸出了符石要放入坑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忽然的,媳妇姐姐拉了我的衣角,我想都没想就滚到一边,而穆锋白的石头直接从我手中落地后又炸飞上天,滚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!我扭头看向了那股劲风飞来的方向,我心中涌起一阵怒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知道这事情没那么简单,你小子太过狡猾了,居然跑到了我这里来了,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?我很好奇呀,小子,能告诉我下么?”灰衣的中年人,看了眼阵石。

    那阵石滚了几下,啪嗒一声裂成了两半,我脸都绿了!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还能有作用?

    “黄师哥,何必和他说那么多,抓起来审一下不就知道了么?你让我们几个留守,简直是诸葛亮在世呀,算得太准了!”藏在山丘石头后面的人也陆续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个寻道后期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就四个人?”我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四个人不少了吧,杀你一个寻道巅峰,足够,师弟们,你们在旁边放冷枪,我自己对付他。”姓黄的说完,拿出了蓝符来。

    几个弟子也开始吹起了口哨,数不清的老鼠开始群聚过来。

    阵石裂开两半,合起来应该有用吧?既然都来到了这里,眼前四人我必须杀了灭口才行,限制和封印血云棺,是我主要的任务,关乎千万生命,否则给四个人其中一个逃离,剩下三块阵石肯定会被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春花秋月!干掉左边的三人。”我把命牌里的鬼叫了出来。尽司尤才。

    四个女鬼实力和三个寻道期弟子差不多,但女鬼战斗经验或许更丰富一些,毕竟她们连倒霉熊都敢算计,实力肯定不差。

    四个女鬼领命,飞速扑向了几个空玄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养鬼道!”

    见四个女鬼出现,几人都异口同声叫起来,随后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那入道期的弟子也有些惊讶,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表情的冷静:“书就灵烟,黑芒万丈,空玄借法!灵云!”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阳令!”我拂尘一甩,一枚符令穿梭飞去,那入道期弟子顿时脸色一变,估计是被我施法速度震惊了!

    不过那弟子似乎没有要躲的准备,符纸照样画,但手中已经多了一枚闪亮的东西,我细看之下,居然是枚飞针!

    嗖一下,阳令爆炸了,和飞针同归于尽,怪不得刚才石头会给打裂了,原来还有这玩意!

    我不敢轻敌,这家伙居然能一边施法,一边放飞针,估计这也是他的杀手锏,一般的入道期弟子碰到怕也要头痛!

    不过即便对方再厉害,应该也不会有李破晓厉害,我再次挥动拂尘借法,可这个时候,媳妇姐姐忽然的拉住了我的衣角,往后面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战斗的激情如同给冷水泼灭,我按照媳妇姐姐的示意,急退了几步!

    这才站定,轰一声巨响,入道期的弟子法术就在我眼前爆炸了!

    我讶然看向前方,一座红色的棺椁忽然的出现在了眼前!这位置,正是刚才我退后前所站立的地方!

    “血云棺!”我心里惊呼,那入道期的弟子更是吓得脸色苍白!

    血云棺到来后,红云就疯狂的冒了出来,周围仿佛成了红色的大染缸,饱饮红色墨汁的大笔正在描绘其恐怖的氛围!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一连好几个男鬼女鬼从送葬的队伍中分出来,扑向了春花秋月和几个空玄门弟子!

    而我和那入道期弟子也没有幸免,两个鬼王也扑向了我!

    我赶紧念了几句咒语,把春花秋月收回了命牌,自己也用雨衣隐身了起来!

    几个空玄门弟子避无可避,最后全给一群鬼物抓住,没入了血云棺旁边的血云之中!

    我脸色骤变,不知道该留还是冒险逃命。

    那入道期弟子也没能幸免,在血云棺的鬼王攻势下,被卷入了血云之中,悄然消失!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逃无可逃,逃无可逃!”

    男女不分的声音恐惧至极,而这个时候,隐身衣的效果却跟着消失了!短短的时间,这隐身雨衣又没能量了!

    关键时刻,我二话不说,快速跑向了两半的石头,捡起来合并在一起,拿出了红绳快速缠了三圈,一张符纸垫在坑中,石头压在上面,念了几句咒语,把土用力堆到了上面!

    “你……逃无可逃!”血云棺狂怒,所有的鬼王全都扑向了我!

    “无效?不可能!”我吓魂飞魄散!居然没有生效!我猛然回头,一大堆的男鬼女鬼抓向了我这个位置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神压!”我拿出了一张蓝符,一掌推了出去,一群猛鬼给压制了一下,但更多的猛鬼撞了过来!

    媳妇姐姐拉扯着我,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躲开,因此瞬间我就被打飞了出去!胸口多了血淋淋的爪印。

    “一天……你来了?”

    我艰难爬了起来,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忽然响起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