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:挂彩
    “外婆?外婆你还活着?”我惊问起来,快速的从背包里拿出了备用的疗伤粉,撒到了伤口上!

    这药跟在伤口撒盐似的,带来了一阵的抽痛。然而却比不上我现在心里的痛,外婆真的还在苟延馋喘的抵御血云棺……

    “外婆!”我又喊了一句,眼泪禁不住的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血云棺一阵的沉默,送葬的鬼王忽然的回到了队伍中。

    心中的焦急无法言语。一切的开端,都是为了救回外婆,可现在我却连她旁边的鬼王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血云棺又变得更强了,送葬的无数猛鬼都成了鬼王,而我还在入道期前徘徊,再这么下去,我入道以后。她们或许又升级了,这源源不断的恶性循环,外婆恐怕再也救不出来了!

    “外婆……我该怎么办?我要怎么才能把你救出来……呜呜……我太笨了,连道都没入……”我看着沉默的血云棺。忍不住哽咽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乖,你不笨,只是血云棺太强了些,连外婆都无法破除它的禁制,何况是你……外婆没事的……你启动的大阵,削弱了它的力量,外婆还能再撑一阵……”

    棺椁中传来了外婆微弱的声音,比起上次引凤镇时,声音弱小了很多,外婆撑不住了,她是在安慰我么?

    “外婆……我见过周璇了,她比我还厉害。上次她也来了,可我不知道她就是城隍,我是不是能联合她一起来救你?”我看血云棺不动,手中洒下了一堆借道阴阳的法器,手指快速的打起了法诀,掐住了最后的一个咒语,只要血云棺再暴动一次,我立刻借道阴阳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棺椁撞到了抬杠的杆子,响起了诡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吸取上次的教训,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再来了……走吧。快走……”外婆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血云棺抖动得越来越激烈,我脸色苍白,忽然想到了什么,赶紧的说道:“外婆!我找到了血云棺的古籍,我知道血云棺的秘密,我来进棺椁填棺!你来救我好不好!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不能进来……不能填棺!走!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媳妇姐姐就猛地拉了我的衣角,我背在后面的手指一合,借道阴阳,掉入了阴间!

    站在一望无垠的荒沙里,我颓然坐倒在地,关键时刻,阵石还是启动了,血云棺强大的力量也给暂时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外婆还是没能救出来,外婆不让我填棺,我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,但现在我只能回去问穆锋白,或谢有他知道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这里是第四块阵石底下的阴间,惜君母亲距离这里还相当的遥远,我叫出了春花秋月,朝着扛龙村的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一路的奔波,周围鬼影都没有半个,死镇鬼物众多,但底下的阴间反而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再次借道的时候,已经是扛龙村之外的山路小河了,我从水底游上来,抖开了衣服上的水迹,看向了天空,已是天亮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启程离开,却看到一具尸体躺在了岸上。

    看着衣着打扮……这不是方月婉么?

    我急忙走了过去,准备探她的鼻息,看看有没有活着,刚伸出手触碰到她的人中位置,却给她一把抓住了!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!”方月婉睁大了秀眼,气得瞪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我抽了下手,方月婉这才放开了:“以为我死了吧!?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死,那就走吧,我只是奇怪你怎么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。”这女人,刚才那若有若无的呼吸,谁知道你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“每个道门都有自己的法术!”方月婉说道。

    我摊摊手,转身就离开这里,毕竟从小就在附近长大,看了下地形,我就知道这里离着扛龙村已经不远了,我和方月婉没什么好交流的,当即说道:“我走了,你爱在这睡觉就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迷路了!”方月婉说道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她,这里是一处深山老林边,爬上小道,才是一路通向扛龙村。

    方月婉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跑下了河边,估计是晚上不小心,行差踏错给滚下来了,看她衣服上不少的刮痕,情况和我猜测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看我没搭理她,方月婉反而放心的跟在了我后面,我一言不发,自行回到了扛龙村。

    昨夜一场大雨,山道泥泞不堪,确实很容易滑倒,好几次我都要扶着旁边的山崖走过去,所以更别说方月婉了,一次过悬崖时,她整个差点就滚落了山崖,好在我眼疾手快,把她拉住了,才幸免于难,不过她的衣服也彻底给糊成了黄色。

    到了扛龙村,看时间已经是早上**点了,好几个驻守的玄警见到我们俩,都有些意外,赶紧的跑去报信。

    不一会,张栋梁和黄道三就跑来迎接了。

    “穆老前辈呢?哦,对了,李破晓这小子怎样了?”我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关心别人?”张栋梁上下看了我一眼,伸出手翻开我胸口破烂的衣服,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哟,你小子挂彩了。”尽司夹号。

    上过了药,贴了好几张的创可贴,虽说给鬼抓到,但阴气对我没什么影响,全部都会给我吸收掉,毕竟我修鬼道的,换其他人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穆老前辈在村里呢,一晚上都在等你的消息,李破晓醒来,两腿都没站稳就想进小义屯,这小子太狂了,给张哥打昏遣人送县医院去了。”黄道三说道李破晓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哦,这家伙一向这样。”我渐渐也得摸清了李破晓行径的规律,这小子遇到降妖除魔的好事,一般力所能及肯定回去蹦跶一会。

    “水底下的网给人弄开了大洞,空玄门的人打算以此作为偷渡的点,进出引凤镇做坏事。”我提醒道。

    张栋梁沉吟了一会,就叫了几个玄警带了工具去修理,这里的铁网都是玄警拦的,修理起来不难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咳咳咳……”张栋梁上下打量了一眼方月婉,又回头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引凤镇里出来的都不是普通人,这女子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,我想了想,反问起方月婉来:“方月婉,你的两个师弟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方月婉心中一惊,以为我想要把她的身份说出去,眼里顿时一阵哀求。

    “张老,这是我朋友,之前是空玄门的弟子,现在已经不干了,你对空玄门有什么疑问都可以去问她,不过给我个面子,算我欠你个人情,问完话就放她离开,别难为她行么?”我看向了张栋梁,方月婉知道不少空玄门的事情,只要是打血云棺和引凤镇主意的,都必须清场出去,空玄门的事得曝光出来,否则给她们空玄摆弄下去,我救外婆的计划或许要受阻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既然退出了空玄门,我们当然不会追究她的事。”张栋梁答应了下来,随后和黄道三带着方月婉去了原来安置李破晓的小卖部。

    我则去了之前休息的地方,刚到门口,穆锋白就出现在了我眼前,这老头子神出鬼没的,怪也吓人。

    “你任务完成得很好,四块阵石都放置好了,可好像有点不对劲,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这阵怎么没有我计算的那么强呢。”穆锋白有些疑惑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半点隐瞒,把从进入引凤镇,还有遭遇空玄门的事情说了一遍,连之前阵石给人破坏的事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穆锋白一边听,一边的点头,遇到不详细的地方,就一一的问询我,随后不顾形象的拿了一条树枝,蹲在了地上计算起来。

    半响我没看到他吭声,也不敢打扰他,就在旁边看他鬼画符,约摸半个小时后,实在无聊我打开了手机,刚开机,我的电话就响了,看了眼手机,是夏瑞泽的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?我打你好几个电话了,在不在大龙县?有空去做下鉴定呀?”电话那头传来温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嗯,好,我还有点事情,今天下午我回去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到现在就在大龙县等你,你来了记得给我电话。”夏瑞泽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我挂了电话,但翻看了电话信息,却出现了许多母亲的电话和郁小雪的短信。

    我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