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:半仙
    翻看了下短信,我松了口气,大致的意思都是问我现在在干什么的,郁小雪这小丫头。事情也不少,看我没回复短信,她连续发了十几条过来。

    我只能发了一条一切安好的短信就暂时不理会她了,母亲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。基本上是一天一个,问题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我找了个信号比较好的地方,拨了电话过去给母亲。

    “一天?你这两天去哪了?你没事吧?”母亲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,去看了一眼外婆,已经出了扛龙村了,准备回大龙县,还有点事情要处理。妈,你那边搬家了没有?我事情惹得太大,怕殃及了你们,还是搬个地方住吧。钱的事情可以和小狸说一声,我现在生意都在她和她哥哥手中打理。”我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外婆没事吧?”母亲也很着急,不过她只是一个普通人,无法解决玄门中的恩恩怨怨。

    我也只是希望她能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,最好远离玄门的骚扰,就说道:“没事,我现在实力和以前不一样了,救助外婆出血云棺应该只是时间问题,妈,我说的搬家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搬,我这几天也没遇到什么事,我住习惯了这里。还不打算搬走。”母亲平静的打断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感到难过,自己惹了事,确实不应该让母亲来承担后果,她生气也是应该,但现在明显我自己也扛不住这么大的事情,道门不受官方太大约束,就怕紫皇门也缠上来,我和母亲也不好脱身:“妈,对方来头很大,我自己还好说,但你和郁小雪的安全我比较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的。妈的安全你别太担心,这里有警察,警察局离着大半条街而已,来的也快,上次隔壁的刘婶打老伴,警察三分钟就控制了现场。”母亲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一切小心谨慎,对了……夏瑞泽要找我去医院做鉴定,我长得和他太像了,我怕……喂?”我随口提了下,但电话那边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你和他鉴定干什么?你身上每一滴血,都是从妈身上来的,随意取出来跟无关的人去做鉴定,不觉得浪费么?”母亲依旧那副平静的口气,但显然已经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妈,血还是会生出来的,我也不图他们夏家如何,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,要不妈来告诉我吧,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,我从小五阴俱全,被人算计,从来都没感觉到母亲和外婆以外的人的温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别人家有的,我为什么没有?如果她们死了,死亡证明有吧……看到我也就死心了……”我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,就是死了,没什么好说的,什么夏家不夏家的,都是骗人的,不要去搭理了,把外婆救出来,我们一家人就隐居去吧,”母亲言语里有些僵硬,似乎极力忍耐着本应到来的愤怒,也不等我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越不让知道就越好奇,不就是抽个血而已,一切都将明白过来,夏瑞泽要护我周全,夏家却极力的排除和我的关系,母亲还强烈的阻止着我去验证血亲的可能性,这一切实在太过诡异了,我不得不去寻找真相。

    想着事情的时候,我的肩膀就给人拍了下,回过头,穆锋白站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穆老前辈,事情如何了?算出来点什么了?”我心中血云棺的疑惑很快就能解出来了?

    “你外婆的安排很巧妙,一环扣着一环,实际比我这半个师父厉害太多了,当年她就表现出不凡的作风来,有些东西关乎天意,我实也算不出来,我只能告诉你之前我见过的,发生过的事情。”穆锋白凝神看着我,表情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穆老前辈……什么意思?”我有些茫然,这表情让我心中没什么底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别太意外,想起来,当年的事情确实是让人感到惊愕和唏嘘,因为一切的一切,都仿佛在你出生那时候起就注定了,那时候,你的母亲一路的逃亡,还无奈的在坟地里生下了你,也为了保住你的性命,一群人,为了你们母子而前赴后继的死去,所以天威难测,你出生时的一切不凡,注定你比其他孩子要去多承担太多,即便是我们捂着秘密不松手,同样也会井喷出来,如今,这或许就是开端呀……”穆锋白摇摇头,神情很是严肃,似乎在说一件天大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我神色直接凝固了下来,母亲逃亡,无奈在坟地生下我,为了我的生命,一群人前赴后继的为我和母亲而牺牲?而这一切,都是母亲和外婆,甚至很多人捂着不放的结果?

    那到底这一切是怎么来的?母亲一直都在撒谎么?

    我的身世来源,居然抹上如此沉重的鲜血记忆,颠覆了我从小至今,对母亲解释我的身世时,先入为主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极力的隐瞒一些事情,她说她是在赶往医院的途中迷了路,所以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坟地。

    她说为了我能够活下去,才去寻找了外婆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这一切说的都活灵活现,让我不得不相信这其中的说法,实则我当时的年纪,确实是太过好骗了,随便一忽悠,这一切都当了真。

    “母亲告诉我……我的身世,一切都是假的……我从何而来?我到底是谁家的孩子?”我心乱如麻,即便之前已经有所准备,但现在的颠覆,注定我之后又再次要为了寻找秘密而奔忙。

    “谁家的孩子重要么?不问也罢,你是你自己,你外婆是你外婆,你母亲还是你母亲,这不就好了么?实际上,我只是从你外婆寥寥几句中,才明白了你的不同寻常,所以这些年,我都一直在看着你的成长,也对你的行为产生着浓厚的兴趣,只是可惜,一切都藏得很深,并非以我的能力可以揣测,天机,到的时候可知,未到之时,皆是水月镜花。”穆锋白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身世,母亲和外婆都不准备告诉我,您不觉得很奇怪么?好比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,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这都不重要么?”我有些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宛如高高在上的神仙,而我当时,跟地上的贱蚁差不多,却为何选择我成为我的童养媳,这其中隐含的数据太过庞大,凭借我现在的能力,根本算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外婆的说法,血云棺是打开这扇门的钥匙,开启了这扇门,或许,你的身世不就了然了么?你外婆从你出生之后,就把一切算了进去,每一环节都自有她的道理,你母亲隐于尘世,也有其想要保留的东西。”穆锋白也有些不明白其中的细节,只是勾勒出了大致的轮廓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确实,穆锋白不过是被打下山崖的指导道长,隐居在扛龙村中,他是个过客,并非是直接的参与者。

    或许这些事,我只能去问母亲和外婆,亦或者我自己去寻找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懂得实在不多,但作为你外婆重要的王牌,你不能去填棺,更不能轻易的让自己身陷险境中,仙人下棋,一步错,步步错,一招输,满盘输。”穆锋白提点我。

    坐在了台阶上,我抓着自己的头发,感觉其中的复杂,心中慌乱,围绕着我的人里,到底还有谁知道我的事情?师父丘存之是外婆那个时代的人,他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难道真和穆锋白所言,打开血云棺,才是我身世的开局?才是媳妇姐姐为何成为我童养媳的关键?她们为了什么而保护我,母亲到底经历了什么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也是玄门中人?

    “我母亲是不是玄门中人?她是不是很厉害?”我顿然问起来,想起我因为种种遭遇而惹上麻烦,再跑去临县找她时的情况。布圣巨号。

    她淡然恬阔的心态,那充满智慧曙光的瞳孔,我觉得一切似乎都很可疑。

    正常人,真可以达到如此处变不惊,应变如常的程度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并未真正的接触过你的母亲,怎知其中的状况?数次见面,只是觉得她这人挺好的,很好说话罢了。”穆锋白极力回忆,却也没能找到母亲是玄门中人的端倪。

    “穆老前辈,算了,难为您了,我这儿子都看不出来,何况是其他人。”我无奈的笑了笑,这么多年来,母亲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她喜欢把我寄养在外婆家里,自己独自生活在临县。

    由这一点,我引申出了好几个谜团。

    好比媳妇姐姐,她是高高在上的鬼道至尊,却甘心下嫁给我,我也成了她的魂瓮。

    小义屯的人都死了,死无对证,郁小雪却独活了下来,而遇到她那一刻起,我的人生就此转变了,难道这呆萌的小姑娘,同样也有着不不寻常的身世么?

    我心乱如麻,就跟打翻了五味瓶,搅乱成一团漆黑的浆糊,再也划分不开。

    小义屯,藏着一尊半仙,我的母亲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