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:洗白
    “只要路是通的,走下去就会找到你想要知道的,你无需去纠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人生旅途。重要的是未来,却并非是过去,不是么?打开血云棺,救出了你外婆。所有事情,或许就能够揭开了呢?”穆锋白笑了笑,看了我穿着的一身奇怪补丁雨衣,眼前一亮:“此物倒是神奇,是我太青门所有?可惜破了点,让我来帮你修一修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正愁这雨衣给鬼王刮破了效果大打折扣,穆锋白倒是爽快极了。

    “太青门的东西。还是太青门修复才好,不过修补这件东西的行家,也能见其手艺的精湛,居然还能这么个用法。也好,我不会修改他的工艺,只做强化修复就好。”穆锋白接过了我脱下的雨衣,嘱咐了我放在这几天再过来拿,我欣然答应,这东西可是宝贝,等待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我数十年来,不断的修炼和晋级的心得笔记,你可以拿去看一看,这对你来说很重要。”穆锋白又把一本小学生作业本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,穆老前辈。”我感激无比,外婆也有一半出身在道门。只是她是去求学,我这事足不出户就能遇到高人呀。

    我翻开了作业本,里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一些修炼的心得体会,女居士是他的得意门生,包括外婆也师从于他,他的厉害不需多表,看这苍劲的笔力,也知道作业本的内容极其珍贵。

    贴身收好,穆锋白又指导起了我一些修炼上的疑难和各种一知半解的东西,我把女居士的光靠手指借法的方法给他演示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惊讶的同时,也对这位弟子的天资感到无比的欣慰。并且籍此再给我改良了下,这回我无声借法的速度又增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中途他问起了女居士和我一起的那段日子的事情,我没有丝毫的隐瞒,包括我对女居士的敬意也没有任何保留的言语了出来。

    穆锋白老泪纵横,看得出心痛异常。

    女居士和他有师徒之情,但同时他也是极为喜欢这个弟子的,当然,以他这样的高人,只不过是发乎情,止于礼的程度,所以穆锋白最后并没有和女居士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而只是取了个神似了女居士的道门女子。

    怪也怪穆锋白此举不经头脑,因此惹来了另一个弟子祝玉萍的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谈及此事,穆锋白再次痛苦摇头,连说间接害死两位女子,心中愧疚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其实设身处地的着想,如果换做是我因此让俩女子枉死,没准我也会和穆锋白一样,隐世在此地,寂寥一生。

    由此,我却没来由的想起了赵茜来,她现在应该在太青门学习道法了吧?这大胸,大屁股的小美女,她还好么?会不会想起我们共同患难的日子来?自从女居士去世,她的道法无疑厉害了许多,帮上了我许多的忙,有时候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她咧。

    “你脸红什么呀?”穆锋白拍拍我的肩膀,把我从其中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啥。”我苦笑摇摇头,觉得不应该再去念及私情,人,或许真不是我该去招惹的生物,虽说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,可我太能折腾,会害死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媳妇姐姐才该我应该去想的,如今我要想办法入道,再进入悟道期,一步步将其解放出来,这才是我应该做的正路,也是我该去渴求的真爱。布圣宏才。

    想起那一身红妆,那一抹倩影,那能倾尽世间的容貌和与之匹配实力,顿时将我身心的一切躁动都狂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告别了穆锋白,我回到了小卖部,张栋梁正和黄道三跟方月婉闲聊。

    “张老,既然这里有穆老前辈守着,我这走了呀,外面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办。”我和张栋梁说道。

    张栋梁犹豫了下,说道:“嗯,这次你把血云棺封在了小义屯那边的位置,居功至伟,上头肯定会很高兴的,不过血云棺不能这么解决,我们得找个方法,一劳永逸才行,当然,这些事情我也不会去催促你,你应该比我还着急,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就不说了,多喝点咳嗽糖浆吧,血云棺我会去弄,紫皇门那里,希望能帮我周旋下,要不然真把我逼急了,我一样有办法将他们一网打尽,即便是道门!”我心中对道门其实并没有好感,可能从道门世家的杨家那里开始的,外婆因杨家给封在了血云棺里,虽说背里有猫腻,但先入为主的观念也不是说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况且当时杨锁月不是也做了许多的坏事?道门请来血云棺,这事也得调查下去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那我让小米送你们出去吧,又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或者张哥。”黄道三说着,出外面叫了个玄警进来。

    长得并不高大的小米很快来了,跟我打了声招呼,随后就跑去开了车子过来。

    张栋梁和黄道三也没闲着,又问了方月婉一些问题,并表示随时会打电话联络她,让她时刻的开机,不要妄图逃过官方的寻找。

    当然,官方也做出了保证,只要能够在监控到她位置的地方,都会给她给予一定的安全保障,算是对她踢爆空玄门之事的一种奖励,并且还答应给了她一个假身份,让她往后在国内能够像个正常人那样生活。

    方月婉也没什么不愿意的,她对空玄门没什么留恋,现在正抓紧机会洗白,能拿到这么大的好处,算是千恩万谢了。

    张栋梁解决了方月婉的事情,把我叫了过来,笑嘻嘻道:“夏一天,有时候我也不得不佩服你,这随便走到哪,都有大事发生,这空玄门做的事情上面肯定很感兴趣,啧啧,想不到你到哪都能有红颜知己,方月婉的事,多谢啦。”

    我莫名其妙,这老奸巨猾的东西,这说的算什么?当即啧了一口:“张栋梁,别那么八卦行么?有话直言快语些,我劝你别打什么珍宝的主意,到时候别怪我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张栋梁看我识破,当即有些尴尬:“这也是顺道之事,希望你自己不要,也不要阻止我们官方去找,乖乖的解你的血云棺去吧,剩下的我们官方也会给予一定的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把我当成方月婉,该怎么做,我会去做。”我瞪了张栋梁一眼,这家伙是给我打预防针呢,我不能给他好脸色。

    张栋梁阴险的笑着,送我出了门,我心中不禁有些可惜,这珍宝难道真是好东西?早知道我顺手牵羊好了,不过血云棺太凶险了,我就一条命,不能赔那儿了。

    和方月婉上了警车,我陪她坐在了后座,路途无聊,不过有美女可调侃,倒也不至于太闷了。

    方月婉本来是入道期的弟子,结果现在掉到了寻道的巅峰修为,现在在国内行走,可谓步步惊心,空玄门也不会让逃出门派的弟子安生,这一轮的追杀就免不了了,因此方月婉一个小女人,说是惊弓之鸟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了,夏一天,要不是你帮我洗白,我真不知道怎么呆在国内,之前我还以为你是坏人呢,现在听了张伯伯的话,我总算是释疑了。”方月婉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这张栋梁肯定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,不过既然是说我好话,我一向也是很领情,当即说道:“也没什么,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,这引凤镇呀,确实不是你这样的女子能待的,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去找丹神,看看能不能买到治疗反风的丹药,我想我会县去联络农国富,他是大龙县的能人,听说可厉害了。”方月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栋梁不知道连老头在哪么?”我皱了皱眉,这农国富是挺厉害,但确是个骗子,我还没找他算账呢!

    “哦,我问过了,说玄丹门的丹神云游国内各个地方,没那么容易找到的,我只能跬步几千里了。”方月婉回答我。

    放松了警惕,方月婉聊得开了很多,她倒也不算特别腼腆的人,相反有种女孩子独有的平易近人,怪不得她的两个师弟会跟她亲近,当然,我虽然对这女子有好感,但谈不上喜欢,会进入空玄门这种邪教组织的,有极大可能不是好人呀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,怎么爱你都不嫌多……”正聊得高兴的时候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月婉听到这铃声,不禁莞尔一笑,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我尴尬了下,其实刚才在村里想起了郁小雪,所以翻找铃声时,手一颤就调成了这首《小苹果》。

    “一天?到哪了?赶得及中午吃顿饭么?”是夏瑞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……能赶得上,马上到大龙县了,你等我会吧。”我看了看时间,约摸中午左右,这家伙找我真是时候,难道和官方一样监控了我的位置?

    “那好,我在龙城大酒店等你。”夏瑞泽在电话那头很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不过……我想带朋友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这还需要和我说的?”夏瑞泽还是表现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会一会见。”我挂掉了电话,正好进入大龙县的县城,就让玄警小米驱车龙城大酒店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