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:降火
    “小婉,和我吃饭去,有个朋友要请我白吃白喝呢,到时候随便点菜。”我笑道。夏瑞泽虽说我看着就觉得是好人,但往往这样的人都会潜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    方月婉脸一红,看了我一眼,考虑了下正想说点什么。结果我又补了一句:“小米,你也辛苦了,一会也跟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夏哥,这不好吧?还是您去吧,任务在身,不方便呀,改天我下班了再一起。哈哈。”玄警小米很高兴,不过似乎想起任务在身,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方月婉松了口气,这才知道不是单单邀请她。不过直接答应别人吃饭,对女孩子来说有些不矜持了,就宛然道:“不用了,夏哥,我肚子还……”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方月婉肚子叫了下,羞得她脸立即的红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这没什么,我和请客的人还没你熟络呢,大家算交个朋友吧,怎么,现在已经这个时候了,难道你不用吃饭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也好,那一起去吧……”方月婉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她却不是扭捏作态的少女,当即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们在龙城大酒店下了车,夏瑞泽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看到我来,急忙往前两步,抓着我的手不放:“等的我好苦呀兄弟,你又换女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说的什么话!”我差点没给这家伙逗得笑掉大牙,可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了。我刚才那句‘大哥’,其实并非是认他,而是大家口头语中表示夸张的一个称呼而已。

    夏瑞泽却愣了下,眼睛翻了红,但很快他就掩饰住了神情的波动:“来,我们去吃饭,菜色已经点好了,对了,还未请问,美女是?”

    “方月婉,方正,月明,温婉,您是夏一天的大哥?”就连方月婉都有些惊讶,误以为夏瑞泽是我大哥了。

    我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夏瑞泽,夏瑞泽却常年出门在外见人,这难不倒他:“哈哈,还不知道这兄弟认不认我呢。”布圣沟才。

    方月婉不禁一笑,似乎觉得夏瑞泽这人颇为好相处,其实抛开夏家那层关系,我对夏瑞泽也是这般,就是他这个人太好了,好得我都不敢相信他会是坏人,所以心中总有一层隔阂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和我一起进去吧,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点的菜色。”夏瑞泽邀请道。

    我和方月婉一齐跟着他去了最大的包间。

    偌大的地方,就我们三个人,台上的菜却有十几样,每一样都精美无比,看得出夏瑞泽是精心挑选的。

    席间闲聊了许多家常,夏瑞泽语言简练而明快,总能引来许多亮点,方月婉对他颇为感兴趣,连我也有不少的触动。

    夏瑞泽知识面庞大,无论学识风度,衣着品味都不是我所能比肩,包括修为也远高我许多,很快方月婉也给他吸引住了,当然,这也是我有意没怎么说话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我问及了方月婉的打算,她很爽快的说了自己的想法,大意是先在附近调查下连老头的消息,如果实在不行,就去南市寻找一番,再不行,就好好的修养。

    我倒也没有留她的意思,只是互相之间留了联系的方式,随后就把她送到了隔壁的龙城酒店,临走提醒了下农国富的事情,方月婉知道后说会小心,就上了酒店房间。

    “一天,跟我去南市做个鉴定好么?”夏瑞泽再次让我做了抉择。

    考虑到母亲的强烈反对,我心中确实纠结之极,不过对于身世的好奇,更让我心中萌芽强烈的求知欲,反正就是抽几管血,这事情就真相大白了,何须太多纠结,当即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瑞泽高兴极了,感慨万千的说道:“一天,上次大会一别,回去后我很多天都没睡得着,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,生怕你出点什么事,你知道么,当时我真想不顾一切的跑来救你,唉,不过我的眼线一直和我联系,报给我你安全的消息。我很是欣慰,真不愧是有夏家……不,真不愧是你,居然把死棋盘活了,所以我也是不顾一切,背着家里人出来的,家里几道催命符都叫我回去了,可现在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你不答应我和我去鉴定。”

    “夏瑞泽,无论是不是夏家人,对我来说都不重要,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而已,就算我和你有亲缘关系,也不代表会让事情走向有什么变动,这个希望你能明白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长辈恩怨与我们无关,如果是兄弟,我待你定是比别的亲兄弟要好,如不是亲兄弟,大家也绝非路人,我夏瑞泽一如往昔。”夏瑞泽微笑说道,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,和他再次紧握一起:“希望你心言一致。”

    夏瑞泽把奔驰车开了出来,这车子很低调,市面上大概三十多万,是奔驰车里比较低端的款式,我上了车,随他前往南市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显然不能拖久了,该做的鉴定还是尽快去做的好,到了下午三点半左右,我俩就到了市里最大的医院。

    在市医院,夏瑞泽按照程序,老实的挂号和排队,并未找任何熟人,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在,想给我留个好印象或者什么,但这确实给我感到很舒服。

    途中还出了个小插曲,路过他身边的孩子哭得可怜,他竟然直接就放弃了本来就排到了前面的位置,把孩子带到值班室,结果给一妇人误认为是拐卖孩童的,追着打了好一阵,随后解释了好一阵,事情才解释了清楚,看他泱泱回来从头排起,虽说闹了个尴尬,但这对我的触动很大。

    从一件小事,有时候就能看到一个人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和我一起去抽了血液,夏瑞泽又与我说了一些贴心的话,坚持送我回大龙县,所以大家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“夏瑞泽,你也不用送我了,把我送到汽车的专卖店,我买辆车子,自己开回去就好。”车子在新县给烧了,保险的事情让雷青去办理了,现在我急需一辆越野车代步,要不在阳间去哪都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好,那我送你去,你是要买什么车子呢。”夏瑞泽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决定买同样的车子,毕竟这车子是赵茜送我的,给损坏了我心情不高兴了一阵子,也希望能买到同款的车。

    正开口,停车场里就传来了惊叫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!都说我不去呀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的从停车场隐蔽的地方传来,我和夏瑞泽几乎同时起步朝那里跑去。

    在拐角的停车场里,一辆商务车正开着门,几个身穿紫色t恤的人正推诺一位少女上车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,大家一起开心一下嘛,趁着现在大家现在都火头上,你得帮我们降降火吧?要不然以后成了我们师妹,我们怎么对你好呀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!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闹了这么大的事情,总要想办法解决吧?不如把我们几个师兄弟伺候好了,大家都给你说说情,师父他老人家肯定会应允下来收你当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南宫师兄现在这么惨,背地都给几个同级师兄喊成南宫一蛋或者南宫杨过了,你还不知道死活呢?他要是蹦跶起来,非杀了你不可,给我们开心,我们也给你安全,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,我不去……”少女表情有些颓然,应该是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,或者一直处在了精神紧张的境地,导致了现在这模样。

    “唐珂!”我看了少女一眼,立马认出了这少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