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:儒道
    “这女孩子你认识?”夏瑞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南市唐家的。”我点点头,和唐家的事情闹得僵,唐珂为了报仇,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份上了。

    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把人放开!”夏瑞泽喝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来头,这女人可是我们的师妹,狗咬耗子多管闲事?”其紫皇门的弟子阴沉着脸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桑师兄说的对吧?你告诉他们,我们是不是你的师兄?”另一个弟子伸出了手勾了勾唐珂的下巴。

    唐珂哆哆嗦嗦。看着夏瑞泽,表露了求助的神情,可见到我时,仇恨的目光更甚往昔,杀父之仇炽热得让她忘记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紫皇门的人!”唐珂还是十分的固执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看看,看看呀,这可是我们师妹,陪我们聊天睡觉不很正常么?那叫相亲相互,这你们就不懂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就像我们师父去年带回来的闻师姐,也是这般跟我们几个兄弟要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唐珂,要不然就和南宫冶一样的下场!”我对唐珂没什么好感,但也不能看到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遭受非人的凌虐。自己是和唐家有仇。但并非和她也有着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“哦?我说是谁呢,原来是把南宫师兄弄成了南宫一蛋的夏一天呀!”一个弟子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放?那就死吧,败类!”我拿出了拂尘和蓝符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他们有持无恐,怕是有什么奇怪的后手。”夏瑞泽左右一看,提醒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顶多就是他们师父也在。”我根本对这几个人没看在眼里,

    “一天,入道期和那两个弟子由我来对付,你对付左边那个。”夏瑞泽说着。拿出了一把毛笔,一张蓝符,余下的是笔墨纸砚等物。

    我也是首次看到他施法,不免给他飒然姿态惊动,见他提笔饮墨,在蓝符上把一堆小字挥毫而出,整个蓝符立即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提笔急书,以灵真章,九鼎借法,正书!”夏瑞泽念罢。巨大的字随着他的笔力迸出,冲向了几个紫皇门弟子!

    紫皇门的入道弟子也在迅速的借法,只是速度相对夏瑞泽慢得太多了,也没有大气磅礴的感觉,法术之间撞上,霎那间就给轰成了碎片,字体印在了对手的身上,直接把对方撞飞了出去!

    那弟子正脸朝下,最后轰然倒在了地上,直接给秒杀当场。

    我脸色不禁微变,想不到夏瑞泽实力居然这么变态,就是李破晓都没他现在厉害!

    “夏瑞泽,你现在是什么修为?”我直接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入道中期,即将突破吧。”夏瑞泽腼腆一笑。

    我惊愕,入道期的弟子见过不少了,但进入中期的还是首见,确实没想到一个紫皇门入道的弟子能够给人轻松秒杀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阳令!”我是即将入道的人,虽说夏瑞泽强我许多,但该怎么打还得怎么打,人家入道中期,那是练了好多年的,我这半吊子从今年才开始在阴间修行,能有这修为足够逆天了。

    嗖一道黄色光芒就飞向了一个弟子,那弟子还在震惊当中,给阳令拍中,立马如火焰燃烧了一样,浑身都如烈焰蒸腾一般,我和那弟子实力一样,而我这一招却直接把对方打得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正在借法的夏瑞泽回头看向了我,表情倒是很惊奇,似乎没想到我对同级的敌人居然能做到秒杀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借法速度,我借法已算是很快,一天,你似乎比我更快,还是较为高级的借法,还有……无论是手法和念咒速度,看得出你已经有十数年的底蕴,否则根本达不到这个程度吧。”夏瑞泽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一般般吧。”我微微一笑,我不会告诉你我的拂尘里有乾坤的,当然,借法和念咒我都是经过女居士和穆锋白强化过的,当然是比正常水平稍高。

    “御华妙言,百相丛生,帝前借法,百将!!”一个紫皇门弟子硬着头皮借了法术,真不知道剩下他们两个人,哪来的胆量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!禁咒!”我二话不说,蓝符一丢,封住了对方的借法。

    那弟子惊愕的看着法术使不出来,看着我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那另一个弟子却也借法成功了,数十个神将的虚影忽然的出现,冲向了夏瑞泽!

    “清虚云篆,浩然玉歌,九鼎借法,真章!”夏瑞泽不急不慢,蓝符放在了地上,拿出了个印玺,染了朱砂法盐盖在了蓝符上,随后捻了法诀,符纸立即释放出无数的霞光来,一层层的光撞向了神将,把神将全都撞飞了出去!连带那两人也没幸免,均给撞昏了。

    “人算是救下来了。”我看了眼唐珂,一副你运气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们来假惺惺!夏一天,无论如何我都会进入紫皇门学道,你最好留着小命等我来拿!”唐珂仍然硬气无比。

    “唐珂,你太不知好歹了,要不是我们恰巧路过取车,今天你恐怕就给遭逢不测了吧?要报仇随时欢迎,可是总得选个正派师傅吧。”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救没救下来还不好说,一天,你小心点,一会站在我后面辅助就行,千万别走出我的防御圈。”夏瑞泽却拦住了我向前。

    夏瑞泽刚说完后,一阵掌声就响了起来,我看向了对面,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,他目光犀利的瞪了我一眼,我怵然心惊,这不正是秦宝的爹么!

    “两个人,一个入道中期!”夏瑞泽嘴里说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给夏瑞泽的修为刚震惊到,立马有两个同样厉害的蹦出来了,倒把我震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夏家的公子也入世了,还打昏了我的几个弟子,这是要挑起儒门和道门的冲突么?我紫皇门也不是那么不济吧?这件事情,你说我是要上报你们儒门求个了结,还是往道门上一顶,把事情托到顶去?”中年人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刚,秦战,道门和儒门之间,好像问题也不少了吧,你们两兄弟带着这些乌烟瘴气的弟子入世,搅得浑水一片,真不怕给玄警们抓了?我儒门以正气立足,你们的行为要是给道门周知,恐怕被追缉的是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,哥,今天说这么多没什么用,杀了这两人就好……”比秦刚瘦点的中年人也出现在了后面,这男子脸上有刀疤,手中握着一把经过开山刀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杀心太重了,打残就差不多了,打残了也好,道心也不至于乱,你就是杀心太重,才到不了入道中期呀。”秦刚训诫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之中有一个能悟道就行,我给凶念缠身,这些年志已不在此,侄儿的仇,就交给我好了。”秦战的开山刀挥舞了两下,露出凶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唉,委屈你了。”秦刚摇头笑道,瞪着我,神色阴沉:“夏瑞泽,现在给你一次机会,这人给我们留下,打伤我弟子的事不追究,否则,连你我也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只能讨教一番了,生死无怨。”夏瑞泽把西装脱下,甩到了一辆停靠在旁边的车上,站出来时,一身的正气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好久前就听说夏家公子天纵之才,年不过三十就将要进入入道后期,今天我就来看看有什么本事!八方威神,玉文使命,帝前借法,厉神!”秦刚大喝一声,三张蓝符一拍一放,瞬间三个凶神从手中变出,张牙舞爪的冲向了夏瑞泽。

    “昭昭其蕴,冥冥其形,九鼎借法,笔仙!”夏瑞泽大笔一挥,在地上疾步后退,一路写下无数的大字,最后念了声‘起’,大字幻化成仙,也跟着涌向了对手的借法。

    “帝前借法,帝行!。”另一边,秦战阴沉沉笑起来,趁着夏瑞泽和秦刚大战,忽然提刀就劈向了我!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,禁咒!”早就注意多时的我拂尘一甩,施展了禁咒,瞬间就让他从空中掉了下来!

    这秦战到了地面,表情只是一怔就提刀继续扑向我。布坑匠巴。

    “阴阳借法,阳令!”我借法阳令,朝着他丢去!

    阳令快如闪电,疾奔而去!可秦战手中的开山刀不同寻常,不知道他念了什么咒语,立刻红灿灿的朝我的阳令劈来,噌的一声,这符纸一分两半!

    阳令给劈开后,瞬间引来了熊熊烈火!不过这秦战似乎对一刀破万法这种事十分在行,急退两步,躲过了阳令的火苗。

    我也有些呆住,不过源源不断的再次借法起来:“阴阳借法!阴令!”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看我刀破万法,劈光你的咒符!”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这人擅长近身战,近身就会被砍死当场,所以借法完毕,立马一堆借道的道具丢了出来:“阴阳借法!逆转!”

    阴令速度极慢,一张符纸慢悠悠撞向了秦战!

    这速度,连秦战都有些想笑了,毫不犹豫的提刀劈向了我的符纸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根本不容秦战急退,瞬间他就僵在了原地,冰晶一下子就凝固了他的开山刀和肌肉,让他一时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难不倒他这入道期修士,很快他浑身就涌现红光,想要用热量给自己解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借道阴阳!下去吧。”我嘀咕一声,阴阳借道一惊完成,向前两步,一把将还在挣扎的秦战推下了阴间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