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8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:归处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看刘若曦走远,我还是挺担心夏瑞泽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有点反风。”夏瑞泽笑了笑,从药盒里拿出一枚淡红色的药丸。兑矿泉水吞服。

    这便宜大哥还是准备充分的,夏家不缺疗伤品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这次倒是多谢你了,其实我是多管闲事了。”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这是我分内之事。就算不是唐珂,我也会阻止这些恶事。”夏瑞泽提了口气,站了起来:“走吧,我们买车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看他没什么大碍,我来负责开车,他指路带我去了奥迪的专卖店,买了辆和以前同款同色的越野车。

    没等交接完手续,我就和夏瑞泽道别离开,毕竟他伤势不轻,不能因为我的事耽误了治疗。

    取了车子,我返回了大龙县。

    县里面我购买了一大堆的零食,特别是棒棒糖我准备了许多,随后买了一束花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看着短信里张栋梁发过来的地址,我去了一个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上面写着‘陈氏药房’。敲开了门走进去,除了一屋子的药柜,就是浓浓的药味。

    走进了里面的床榻位置,我一时惊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”帅得都掉渣的孙重阳也吓了一跳,有些惊讶的看着我:“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“孙重阳。你入道了?”我没有回答,倒是对这家伙居然入道感到一丝的不快,这家伙都入道了,我却还差着那么一线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都巅峰了!简直非人哉!”孙重阳上下打量我,也有些不高兴我居然快入道了。

    “哼,有事说事,夏一天,咱们的事并没有完。”李破晓躺在床上,冷冷的打断了我和孙大帅哥的闲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公私不分,你救了我一次,这次欠你人情,送花聊表下心意。看你没死,我这可就走了。对了,引凤镇的路我已经堵住了,顺便跟你说一声。”和李破晓根本聊不来。

    “嗯,此乃分内之事。”李破晓撇着脸,正眼都不瞧我。

    其实别说是他,我自己也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,不过人情世故是师父让多多在意的,况且人家多少救了咱一命,路过也不能不来看一眼吧?

    电视上有好多落水的人,给人救了,结果因怕救命恩人索钱或者什么,居然抵死不承认被人救了,这种事不能干,太缺德。

    孙重阳性格倒软一些,还能说的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看我不受李破晓欢迎,孙重阳也不好留我,送我出了药房,看左右无人,他悄声的问起了我阮玫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阮玫?你找她干什么?”我皱了皱眉,察言观色,孙重阳这小子不会和阮玫日久生情了吧?布团尤号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呀!就问问!我不能不管吧?上次还找我视频不是么!相处一段时间了,在地宫就她挺照顾我的,大家都朋友呀!”孙重阳连忙解释起来,眼神还有点飘。

    “这么紧张?不用解释太多,就算有点什么,我也不会说什么的。”我上下打量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。”孙重阳一副尴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阮玫在阴间呢,我把她藏到阴间去了,这年头大家都不喜欢尸兵,你要是有心,我可以把她叫上来还你。”我也无心和他啰嗦。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夏一天,你也好这口?难道你把阮玫金屋藏娇了?”孙重阳着急的质问我。

    启动了车子的我立即皱起了眉:“什么叫好这口?难道你……我草!你口味太重了吧!孙重阳,你对得起你师父夏沧岚居士么?我真羞与你为伍!”

    “不是!不是呀!夏一天,你等等,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!别走呀!”孙重阳急忙追着我的车子。

    我根本没理他,这家伙连尸王的主意都打,口味太重,不能和他做朋友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既然没表露意思,还是让阮玫在阴间下面算了,人和尸类在一起,怎么想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把车子开到了四小仙道观,道观的景象一派荒凉,下了车,我四处走了走,并没有发现最近有对头来过的痕迹,就把车子放到了隐蔽的树底下,再借道阴阳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经过两次反风再修复,我感觉身体里的鬼气到了蠢蠢欲动的程度,似乎有突破寻道的先兆,这件事还是要禀明师父下,没准他指点下,能入道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回到了洞府,我感觉很奇妙,好久不回来,这里的一切变得华丽了许多,建筑修葺完毕,杂草全部剔除,一些让人看了倒胃口的断头厉鬼什么的都不见了,四处都是宫殿一样的房子,虽然都是一层多的建筑,但奢华无比,鬼能居住在这里,也算是死后的一种补偿了。

    黛眉每次都能最先嗅到我的气息,我环顾四周,寻找黛眉的影子。

    结果一声‘哥哥’把我的耳朵差点震聋了,抬眼看去,一身红衣的惜君从洞府中跑了出来,此时泪眼汪汪,很是可怜。

    惜君跳到了我身上,死死的抱住了我,跟树懒熊似的不愿意放手,她的头埋入了我的脖子间,我听到了嘤嘤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倒是怪了许多,一点修为都没有涨。”摸摸她的脑袋,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惜君可乖了,糖果也一直省着吃哩。”惜君止了哭声,盯着我一下,小嘴啄了下我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这次哥哥带了好多糖果,不用省着,多吃点。”我拿出了糖果哄她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要吃。”她表现得可怜兮兮的,伸手要拿棒棒糖,却不忍放开双手。

    说话间,大家都从洞府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!糖。”郑轻灵从一群熟悉的面孔中挤出来,拉着齐夫人的裙角,偷偷的看着我,我招手让她过来,不过她却摇摇头,似乎觉得自己要听妈妈的话。

    齐夫人站在左边一处房子外望着我,深情款款,她依然穿着盛唐的宫装,胸前的杀器看得我口水都咽了几回。

    宋婉仪背着手,温婉可人的笑着,姿态乖巧文静,仿佛默默等待情郎的少女,只是就不知道她真实的心里在想什么罢了。

    江寒笑嘻嘻的,对我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,他现在好像晋级鬼王了,浑身的气息凝而不散,比任何人魂体都要充盈。

    刘小喵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我,表情平静,手中一刻不离春雷,她不愧连心都是侠女的心,似乎离别和相聚,对她而言只是青山绿水,浩然来去。

    王胭和一群的小女鬼都飞奔了过来,整个场合很快变得乱糟糟的,一堆糖果全然不够分发的,也让我无暇顾及起来。

    正和一群家鬼聊天,黛眉从那边一座相当大的房间里飞出来,我看应该是有事,就暂停了和她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师父请军师大人去教室呢,他在那里等你,我们是不是先去看看?”黛眉提醒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犹豫,让大家该干嘛干嘛去,自己则前往教室,师父是洞府的超级大腿,保护所有鬼的安全,这段时间我不在,宋婉仪和江寒都给他指点到鬼王程度了,他的事当然是天大的事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建设已经竣工,设施颇为完备,路过时还有不少没见过面的鬼将朝我这边扫了眼,应该是别处来采购东西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怎样?现在生意可不错哟,我黛眉居功至伟,军师大人准备如何奖励我一番?”黛眉秋水顾盼,撅着嘴逗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如此尽心尽力,当然要奖励奖励,一会见过了师父,再论功行赏吧。”我当然不吝奖励,毕竟生意也算是平稳了,只差门前招牌还没起来,估计是等我来再做决议。

    “哈哈,逗你玩儿呢,我就不打扰你和师父见面了,要去趟城隍府采办交接。”黛眉说完,白了我一眼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黛眉背影,我不禁感慨女子多娇,连女将也有如此一面。

    到了教室,黑毛犼就坐在丘存之身边,看到我后,立刻兴奋地跳来跳去,刚才没迎接我,怕是因为师父在管束它的原因。

    难道是要教黑毛犼断文识字?我心里恶意的想着,但当这笨狗又忘情的拿锋利的臂爪搭眼珠子上翻滚时,我就知道自己猜错了,它还是那么萌蠢可爱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看你的情况还不错,修炼似乎也有很大的进境,居然已经接近了入道了?”丘存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似乎快入道,只不得门而入,求师父教我。”我老实的说道,这种情况毫无疑问得请教丘存之。

    “嗯,这就是巅峰,不得门而入很正常,那是因为道统未达到入道所需的强度,如果多学多想,入道也就不难了。”丘存之说道,摸着下巴,一副老学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是呀,巢祖的道统还是二重,师父,这巢祖道统极为难修,我看了好几次那本巢祖古籍,有许多竟都没能参悟。”我说着,拿出了那本巢祖的古籍,交给了丘存之。

    丘存之拿出了古籍,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耐心等着,倒也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丘存之却忽然皱了皱眉,把书卷了起来,敲向了我脑袋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