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9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:尾款
    “骗鬼骗怪的,信不信我打得你满脸开花!”拿出了拂尘,差点想一棍子就敲死了这家伙。

    “呃?也是,你那么多女人女鬼的。关系也乱,搞不清楚也是正常,大舅子……赵茜不你老婆么,大舅子不是赵合还能有谁!”农国富急了,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农国富。你最好老实点,如果我知道你牵连进赵合的事。你王家和唐家就是你的下场。”我脸色寒了下来,赵合死而复生,逆天改命,上次唐家灭门后就失踪了,该不会是农国富找人绑架了来威胁我吧?

    “行行,别冲动呀,赵合也没啥事,就是给丹神连庚收成了弟子!你那兄弟也够能折腾的,到处的打听哪儿有高人,这小子撞到了狗屎运了。跑我这来了。我看他手底下有不少的钱,又挺好忽悠的,就想要赚他个千八百万的,正好不是连庚来了大龙县么,我就跟他说起了这件事,并跟他要了五百万的介绍费,你看看,五百万没多少吧!人家是丹神!就算不收你当弟子,看一眼也值这个价吧?这不。你还花了五个亿买了他的那什么丹不是?”农国富一副戏谑的模样,意思我五个亿都能买颗啥作用都没有的狗屎丹,已传成了笑柄了。

    见我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,他立刻就补充道:“别,这事没以讹传讹,是两个亿买了牛王丹!嘿嘿,说正事,这赵合就屁颠屁颠去见丹神了,结果你猜怎么着,那连庚因为你出身在这里,也是顺路来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找个命硬吃不死丹药的弟子的,随后他给那赵合卜了一卦,真高兴成了什么似的,就要收他当弟子,这时候赵合见这么容易,又不相信了,大骂我和丹神联合骗他的。丹神气坏了,当场就拿出了三大神丹之一迫其服下,这赵合挣扎了好几个小时,奏效了,人家那等级,瞬间给丹神拔高了,赵合这才相信了所言非虚,可丹神却已经不打算收这固执的弟子,潇洒的带着几个弟子要离开,回玄丹门去了,你说怎么的,那赵合也是憨货,好容易才遇上了连庚,怎么也不能就此拜师不成吧,就二话不说的追去了,至于后事如何,可就真说不清楚了,对了,他电话现在打不通了,这还有五百万未结的账,你大舅子的账,算你身上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农国富拿出了一纸合约,上面大致是先给五百万介绍费,拜师成功再给五百万的意思,上面还有赵合的签名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诳他这么多钱,还要来找我要尾数?农国富,你这生意可是做得够大的,他欠我的账我可以还,可你欠我的又怎么算?就这信息就想要换你的小命,你觉得够了?”我阴郁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好,好,那你还要什么信息,都说说吧,我对你还有用,你不能就这么杀了我吧?我师兄也不是好欺负的,那是隐士高人!”农国富软硬兼施。

    “哼,我身上虱子多了不怕痒,杀你太容易了,不过确实没什么意思,这么吧,我就问你几个问题,我那几个兄弟和赵茜去了道门以后,如今情况怎样了?”几个兄弟的近状还是要了解下的,避免他们水土不服,去了道门给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“李庆和、王元一、张小飞、赵茜?”和我有关的人,现在农国富是如数家珍了。

    见我点头,农国富当即拿了苹果手机,翻起了资料。

    不一会,排排信息出现在了屏幕上,这应该是别人给他回馈的信息,怪不得吴国富怎么贪婪,构建出这么庞大的信息网,花费数额也非是我能够想象。

    我逐条逐条看起来,赵茜去了太青门,经过夏沧岚的介绍,拜入了夏沧岚的好友门下,进行了系统的修炼,又因是门外自带太青门道统的弟子,所以连门中长老也亲自过问了此事,加上她聪明绝顶,带来的无声借法更是惊艳一瞥,籍此颇受重视。

    李庆和回了清微门,挂着李家的一层关系,加上夏沧岚的游说,轻松进了门中成为正式弟子,可因李家和清微门的渊源已时过境迁,所以并未受到什么热烈欢迎,挂名在一位指导道长的门下,自我修行,处境维艰。

    王元一和张小飞进入了太极门,因为自带其他门派道统,初境凄惨了许多,夏沧岚作为指导道长兼任长老,带了七个弟子殊为不易,就将二人转入了其他指导道长门下,这么一来,两人受人白眼,杂事缠身也就免不了了,消息称近来两人就刚负责打扫厕所和擦拭道统老祖神像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刚入门中,师父磨砺弟子的浮躁,做点杂事实属寻常,弟子要受重视,并不是很容易呀。”农国富看我不高兴,就出言安慰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次杀我未遂,消息也好坏参半,我这心情相当的不高兴,还有什么消息和我有关的,都一并说说,一点点的憋出来,算什么呢?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唐家的唐珂去了紫皇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知道了,她入了刘若曦的门下,换个,比如唐家的余孽,空玄门的消息什么的。”我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哦,唐家树倒猢狲散,修为高的打没了,修为低的指望紫皇门帮忙报仇呢,空玄门嘛……话说你怎么和空玄门兜搭上了,让它们盯上你了,嘿嘿,到时候他们问起我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你来,还有,这趟官方派了好多的人下去,张栋梁那边又有增援,把扛龙村那边围得跟铁桶似的,引凤镇的事不好办了,空玄门可就更恨你了。”农国富奸商的嘴脸又跑出来了,不过我也不想和这人计较,好多消息来源还是需要找他,一个人终究做不了那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又借力了空玄门吧,行,我附近找些鬼将来,我要死了,你也活不了,今天我来这里除了打探消息,还补点蓝符和法盐。”我说着,指了指柜台上装着蓝符法盐的箱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哪会呢,空玄门这种邪派,和我完全没任何关系,你可别凭空诬赖好人。”农国富嬉皮笑脸的打着哈哈,拿出盒子来。布扔狂弟。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加赵合的尾款算你买命的钱。”我拿了蓝符法盐,临走我给了他一半的钱,剩下一半等下次活着能补给的时候再给,这家伙虽然因赵合的钱没拿到有点不高兴,但总体没太大反抗,他也乐得我欠账。

    离开了黑巷子口,我去了雷青哪儿看赵昱和童三斤,这俩尸王恢复不错,不过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自由行动。

    廖氏兄弟正在积极寻找各种药材,赵昱之前坠机后,现在成天抱着一摞学习飞机驾驶技术的指南书,有些已经倒背如流了,如今廖氏兄弟都要称其为赵教授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墙角里的书籍,我看制作飞机都够了,这货居然这么勤奋。

    我找了龙十一,拿出了一大堆从左臣那弄来的材料,想让他着手制作血云棺的盒子,毕竟另一个盒子已用作收牧王的魂。

    结果龙十一有些为难,说这东西根本不可能制作成功,仅仅能做出个模样来。

    血云棺的盒子果然没那么容易制作,我只能让他先制作,到时候需要的灵魂核心部分,我再细细钻研和寻找。

    离开了雷青的院子,我驱车去了龙渊小区,八号别墅门前,两株桃花树依旧如往昔,可空荡荡的别墅里,一个人都没有,我不禁想起了赵茜和女居士来。

    当时一群女子在这日夜相伴,如今竟只我一人,心中的思绪不禁飘远。

    躺在了书房的床上,我难以入睡,只能拿出了巢祖的古籍开始钻研了起来,沉迷进去后,我不断的练习和反复的验证,因为之前有些底子在,一晚上的时间,我倒是学会了不少的法术。

    巢祖的借法多数是辅助、控制和制作有关,并不具备攻击作用,就是王胭的那类小铜棺,也只是用鬼作为攻击手段,并非直接借法攻击。

    古籍里就有鬼器的制作,只是一时半会我也学不来,除了要有厉害高明的刀功,还得有灵巧无比的双手,要花时间浸淫下去,我只能挑了块简单的上好阴木,雕琢了一块棺材不棺材的小木头,中间挖空,用美工刀雕刻了巢祖的咒文,然后再制作了盖子,用做法祭炼过的绳子把棺椁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来去自如的雏形,巢祖的法术流传极广,连城隍弄的来去自如应该也是改造自巢祖。

    制作好了棺材,我立刻迫不及待的祭炼起来,然而阳间毕竟没法子补充太多阴气,很快我就给消耗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能量匮乏的我终于睡着了,可好像没睡多久,苗小狸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,把我从梦乡中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和郁小雪妹妹失踪了!电话打不通,打了隔壁的电话,说是一天没开店了,天哥,你快赶去看看吧!”苗小狸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