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9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:杀机
    一醉解千愁,该干嘛还要干嘛,告别了魏子灵,我借道还阳。准备去办师父交代的事情,把血云棺的两本古籍带回来。

    母亲担心我所以不想让我参与进来,可偏偏很多事情没我似乎还不行,周璇这小娘皮抵什么用,每次都给我耍得团团转的。外婆还是我自己来救靠谱点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我信心百倍,驱车就打算去的是十万大山方向。

    可刚开车出了城。电话就来了,看着屏幕上夏瑞泽三个字,我一时无言,把车子停到了路边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弟弟!鉴定结果出来了!你可真是我兄弟,真的是!同父同母!”夏瑞泽在对面已经激动地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但知道这消息的我却没有多少兴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,挺好,原来你竟然是我兄弟呀,你想要见母亲了么?可惜呀,她已经远走高飞了,说是去办了件重要的事情。”我淡淡的回答。我和夏瑞泽的阳光不一样。更趋向冷凝。

    夏瑞泽听出了我的不高兴,就说道:“是呀,我其实也是吓了一跳,起先一时也接受不了,呵呵,弟弟,你好好的先休息,都是我操之过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我也还有要事。这就不和你唠叨了。”我说着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车子刚刚启动,夏瑞泽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想跟家里人说一声,要接你回来住,你看怎样?我不能留着你在外面漂泊,这是作为长兄必须做的事情。”夏瑞泽已经换了一副口气,十分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呵呵,算了吧,我住不惯门阀大户,不习惯,我还有事情,就不和你聊了。”我发现我忽然和这位兄弟有些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夏瑞泽叹了口气,正想说点什么,我却挂断了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可夏瑞泽根本就不打算放弃,又第三次打电话来了:“一天,你心情不好?那陪哥喝一杯吧?既然不想以兄弟相称,那咱们还做朋友好么?我确实没有对你怎样的意思,你就把我当成普通朋友也好呀,就喝几杯,我这就开车去大龙县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愕然,这夏瑞泽确实是不轻言放弃的人,只能苦笑道:“好吧,既然这样,你也不用来大龙县了,我正好有事要路过南市,到那里了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一定等你,到先定好酒店吧。”夏瑞泽这才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开车前往南市。

    到了夏瑞泽约定的酒店,我们进入了包厢里。

    看得出,夏瑞泽今天挺高兴,我倒是没话可说,虽说眼前的这位居然就是亲生兄弟,但实在让我一时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千万不要再把我当外人了,有什么事情,就和我好好的说,家里也会欢迎你的回来的。”夏瑞泽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的事就别再提了,要不然这顿饭我也就不吃了。”我说道,想着母亲的留信,对夏家警惕颇深。

    “不回就不回吧,那你有什么事情,也不要太过见外,直接和我说一声。”夏瑞泽拿出了鉴定报告,交到了我手中。

    我拿了过来,乱七八糟的术语根本看不懂,不过亲兄弟的结果已经认定了,浴室我随手丢到了台上。

    拿起了一瓶酒,倒了满杯就喝个干净。

    夏瑞泽同样也是这样,倒酒,随后喝光,仿佛他自己也心情不好了似的。

    席间我俩不言风花雪月,不问青红皂白,无缘无故就是你一杯我一杯,喝得大家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喝了一半,我的电话就响了,看是苗小狸,也懒得去接了,大致就是问问母亲在哪的吧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快接电话啊!不接我可不喝了。”夏瑞泽瞪了我一眼,让我接电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喝的有点多,我本来不想接的,看他这样,也只能接了。

    “天哥!呜呜……不好了,你在哪里呀?我们给人伏击了,表哥死了!我们在回去的路上被伏击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电话,我脑海里嗡一声,酒醒了大半,雷青死了?怎么可能?之前不好好的么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把位置给我,我现在立即过去!”我嗖一下就站了起来,冲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夏瑞泽知道我这肯定出事了,也跟着跑了出来,一路还打了个电话,把自己的司机叫了回来。夏瑞泽准备得十分充分,连酒后开车的事情都准备好了,一辆奔驰停在了我们眼前,上了车,迅速的开往了小狸指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苗小狸和雷青,赵熙在回大龙县路上遭遇了伏击,雷青死了,现在苗小狸正在路上等我。

    开车到了那里,车子翻了,一具尸体裹着白布,交警正在处理现场。

    苗小狸和赵熙正在那里接受交警的问询。

    看到我来了,苗小狸也不再理会交警,朝我跑了过来,哭着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表哥死了……呜呜,是给人伏击的,我没敢告诉警察!我在路边看到了穿着紫衣的人。”苗小狸哭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挣脱,苗小狸倒也是挺可怜的,因为惹事到了大龙县投靠了雷青,最后认识了我和赵茜,给赵茜当了好久的保镖,得到了生意上的指点,现在和自己表哥,还有赵家人一起合作做着生意。

    谁曾想居然因此招了杀机。

    我脸色铁青,心里的怨念已经达到了极限,从紫衣上看,应该是紫皇门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行车记录仪呢?”夏瑞泽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给那几个交警拿去了,他们说是要鉴定。”苗小狸说道。

    夏瑞泽立刻走了过去,问询了看起来是负责人的交警队长,一番说话后,夏瑞泽把不知道拨通到哪里的电话给对方看了。

    这交警队长皱了皱眉,就拿出了形成记录仪。

    夏瑞泽把包着证据用塑料袋的行车记录仪拿过来,在我和苗小狸的面前播放了事故那段。

    结果显示在笔直的道路上,不知怎么的,车子就撞向了大树,最后是雷青和阿标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但看到后面,却听到了几个陌生的声音和笑声,倒像是过路者似的笑了起来,随后是苗小狸她们到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阿标呢?”我看这里只有一副尸体,那阿标肯定给运走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了……”苗小狸难过极了,蹲在地上哭起来,这苗寨子的姑娘重感情,自己表哥带着自己闯荡世界,孰不容易,怎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了雷青尸体面前,我眼中湿润,这位曾经帮我许多次的青年人,居然就这么走了,犹记得当时是在赵家庄园里相遇的,那时候他就表现出了极为厉害的眼光,好比阿标这憨货要揍我,结果也是他想要拦住的。

    还有好几次的事情,他也不顾一切的跑来帮助我,虽说其中是利益之间的关系,他的作为,都不过是认为自己压中了大宝,要全力的扶持我。

    但终究算是和我走在了一起,大家荣辱与共,都肝胆相照了,结果呢,现在生意刚刚冒了头,自己富裕了一些,却没能享受多少日子,就死了。布讨团号。

    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,他还没回苗寨里装逼,还没娶上个苗寨的漂亮老婆呢!

    一个普通人,至于么?

    我心中突然很难过,很想和这位兄弟说说话,这么想着,我半跪了下来,揭开了雷青的裹尸布。

    几个交警冲过来要拦着我,结果给我用五仙直接打飞了。

    交警们急坏了,正要过来拿我,夏瑞泽伸出双手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颤颤巍巍的揭开了白布,雷青满是血痕,苍白没有生气的脸出现在我面前,我心中一凉,禁不住落下泪来,想不到以前救了他几次,今天,他却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苗小狸跪倒在地,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大哥来晚了!”他一直天哥天哥的叫我,我却未曾回应过他一句,想不到这次应承,居然是生死两隔之时。

    苗小狸眼泪巴拉,整个人都软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放心吧,苗小狸,苗小虎,苗小豹……大哥都会把她们当成亲妹妹一样对待,她们想要嫁人,想要干什么,我都会亲自去过问的,你的仇,大哥也一定帮你报了。”我决然说道。

    夏瑞泽看着我,赞许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请节哀顺变吧,对了,那位送去医院,叫做陈大标的是谁的亲友?能不能麻烦帮我们通知下他的家属?他去往医院途中,抢救无效也……”交警走了过来,和夏瑞泽说道。

    人说傻人有傻福,那虎虎生风,整天里没心没肺的小痞子怎么都应该活久些,没想到他也没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赵熙在一旁也唉声叹气,刚才他和苗小狸同乘一辆车才没事的,如果坐的是这辆车,恐怕后果不堪设想,大家都得完蛋,到时候就真不知道怎么和赵茜交代了。

    我拨通了农国富的电话,那家伙似乎察觉出事了,居然没有接我的电话,气急发了条短信让他今晚洗干净脖子,这家伙才反拨了过来,快得跟针扎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一天呀?刚才我在洗澡,真没看到你的电话打过来,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么?怎么发这条短信吓我呀?伤不起呀。”农国富一副可怜兮兮的语气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