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79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:惩戒
    “我兄弟雷青死了,你是不是把雷青的行程透露了出去?”我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我不知道啊!夏一天,你不能这么冤枉我吧,玄门的事还差不多。凡人的事我不参与呀,我也有底线的好吧。”农国富吓了一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?好,那我要紫皇门最近的落脚地,钱我照给,消息难不倒你吧?”雷青也是大龙县的名人了。他农国富能不知道点什么?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藏身在唐家的西庄园呀,这事情我也是之前听说的,好多人都知道的呀,钱我就不收你了。消息也不是我提供的,你要灭门灭派都不关我的事呀!”农国富直接把责任全推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我灭门灭派也是有前科了,动了我没事,打不过可以跑,但身边人死了,这事情就闹大了,他农国富敢去赚我的黑心钱,但碰上和自己性命攸关的事,他一分钱都不敢要。

    “最好这事和你无关!”冷哼一声我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一天,紫皇门也是道门大派,实力不是什么世家可比的,你尸兵是不少,但要对付这些几百年传承的玄门大派,恐怕底蕴上还稍显不足,不如这事缓一缓。找到那几个凶手,事情就了结了好不好?”夏瑞泽凝神看着我说道,他眼里的我果然是专门把大门大派灭门的残忍魔头了,只是没有明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去看看,这件事必须有人来担责任,我要求也不高。杀人者死,他们的师父,我废了,来找我麻烦,我可以忍,但动我身边的人,我一定会让他们享受到良好的教育!”我心中冒出仇恨的火苗,这紫皇门一直以来找我麻烦不少了,跟猎狗一样咬着我不放,不给一顿杀威棒,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厉害。

    “赵叔,你和小狸先回去吧,帮我处理好雷青兄弟的丧事,剩下的事情我会去处理的,他们紫皇门或者什么人要找麻烦,就让他们来找我。欺负凡人,这算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天哥!我也去,你知道我的实力呀!”苗小狸哭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去了,现在你这点实力,还不够送菜的。”我看了一眼她现在寻道中期的实力,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!别看我这样,我招来的蛊虫,指定能让你吓一跳的!”苗小狸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的表哥死了,不带上她指定了要出事,只能心中叹气连连,说道:“好吧,你打电话给小虎和小豹,让她们先回大龙县你哥的院子主持丧事吧,顺便把你表哥家里人请来吧,你就先和我去紫皇门一趟,不过我还得再警告你一次,你不是我,得罪了紫皇门,你就准备好远遁他乡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哥!”苗小狸先是兴奋,然后才忽觉确实是有些自不量力,但骑虎难下的心思一下子就给她压下去了:“我才不怕!给人追杀不是一天两天了,要不是表哥收留我,把我交给了你,我怎会可能活到现在!”

    我听完,不禁也感到悲哀,确实,苗小狸在家乡就是给仇家追杀来的,这次为了复仇,同样会做出那时候的事来,紫皇门敢去动雷青的,应该是低阶的弟子,我要求也不高,交出凶手就行。

    “瑞泽……哥,我要去趟唐家的西庄园,劳烦你先把我送回刚才吃饭的地方,我取了车子就自己去了。”我不想连累这以后的夏家家主,稍不留神,就得挑起儒门和道门的冲突。

    “嗯,你别太冲动,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夏瑞泽担心的说道,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事情我自己来解决,瑞泽哥你还是别插手此事了,我没猜错,上次和秦刚斗法的事,应该给家里人骂了吧?”我不想再坑这便宜大哥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还要犹豫,我已经拉着苗小狸上了车。

    夏瑞泽只能上了副驾驶位,驱车前往刚才吃饭间跑出来的店铺,我车子还忘在了那里。布以何弟。

    取了车子,我带着苗小狸赶去了西庄园。

    路上,后视镜里夏瑞泽的车子还是跟在了后面,这让我心中生起了暖意,不管如何,现在的夏瑞泽确实是个好人,能够肝胆相照,说是亲兄弟,做的也是亲兄弟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车子疾驰,最后反倒是夏瑞泽那辆车子带了路,因为开了一会儿,我竟然不知道唐家西庄园在哪!

    来到了市郊的唐家西庄园,庄园的门口铁门紧锁,一部视频对讲机安置在门口。我想了想,拿了阵旗到对面去布了**阵,再摆放好了借道阴间的地方,又在法案周边安置了聚阴阵。

    这才感到安全了许多,随后拨通了里面的电话。

    门直接开了,一群紫皇门的人全冲了出来,陆陆续续的有二十多个左右!

    为首俩人居然有入道中期的样子,见到我时,面色上透着疑惑,又似乎觉得很有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夏一天?有趣,太有趣了,我是苏越希,首次见面,居然不是我们找你,而是你自己送上门的。”入道中期的指导道长笑得很开心,他紫色的t恤上还多了几个和弟子不一样的钻饰,表明了他身份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苏越希?不认识,倒是我的名字是震动大江南北嘛!”我冷笑起来,扫了一眼这群紫皇门弟子,脸色阴霾了下来,最低级都是寻道后期,如此多实力高强的弟子,怪不得一问就开门了!

    “他妈的,给你脸不是让你来这里嚣张的!刚烧了城东郊区的主庄园,就以为能烧了这里?来呀,草你个逗逼,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哪来的货色,以为入道中期就能叫嚣了?二十多人,对上两千尸兵,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?”我冷冽的双眼一扫周围,顿时,一群人或是退了一步,或是东张西望,生怕真的要钻出几千尸兵来。

    那出口成章的家伙脸色也变得有些白皙,不过冷哼一声后就说道:“别逗了,傻货,那群尸兵早就给血云棺吃了个干净,能来早就来了!就算来了,我敖飞龙也未必会怕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师父,您说的有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敖师兄,要不我们问问他来这到底想干什么吧?要杀要剐的,也给他先留下遗言呀。”苏越希清白的脸上多了一抹煞气,左右看着没什么尸兵或者其他后手,立即生出了杀心。

    而这敖龙飞也同样是密切留意周边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我的兄弟雷青,是你们之中哪个做法让他出事故死的,自己站出来自裁,这事就这么算了,如果不承认,在南市里活动的紫皇门,我会杀个干净!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哥!就是他们几个,这边长头发的,还有那边那个拿着符纸的,绑着头发的,我就看到他们出现在表哥死的地方了!”苗小狸立即指认了起来,连续叫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臭婊子!别血口喷人!”给认出来的人直接站了出来,指着苗小狸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嘴巴放干净点!见了女人就骂,算个什么玩意!还是个男人么?”我看了这家伙一眼,獐头鼠目,跟个痞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弄死他!他来了就别让他走了!道门通缉令又上了一个层次了!”给叫出来的一个弟子蓝符一丢,立马就施展了法术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夏瑞泽的声音从后面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敖飞龙和苏越希看了一眼夏瑞泽,面露冷笑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夏瑞泽么?秦刚兄弟受了你不少照顾嘛,亏得你的帮忙,让我们紫皇门火了好几天,这不,连我都要下来了,哦,还有,我还带了张道门令,是提升这夏一天的通缉等级的,嘿嘿,往后不知道你儒门有什么打算?”苏越希阴阳怪气的笑道。

    敖飞龙更是一阵的阴笑:“一个入道都不是的垃圾玄门修士,顶着道门中小魔头级别的通缉令,实在是有意思呀!更有意思的是,我们还没找上门,他自己就先上门了,哈哈哈!太他娘的有趣了!”

    “苏越希,敖飞龙,差不多就行了,我们这次来,是为了找凶手的,既然死者的表妹已经看到了你们几个弟子在场,按照玄门的规矩,毕竟不能把所有证据都取完,所以该交人的交人,该惩戒的惩戒,既然是杀人,对方还是凡人,那你们是打算自己代表门派当场惩戒,还是把人交给我们?”夏瑞泽皱了皱眉,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不顾入道期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的夏瑞泽,你算个什么狗东西,别以为你入道中期就牛气轰天,老子来的时候早打听过了,你现在也是半身不遂的状态了!装什么逼!”这敖飞龙言辞素质低下,让人不免愤怒。

    夏瑞泽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,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:“好了,一天,此事就这么算了,既然他们罔顾规矩礼法,那就交给三门仲裁会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以为这里是你家的狗窝?”苏越希阴沉着连,手一挥,一群的弟子听命,向我们包围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