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80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:崇拜
    “有请无牙洞阮秋水!”左臣现在别无选择,要打可以,但兵力消耗太大,就失去了意义了。能够智取,千方百计就不想力敌,这就是他的信条。

    所以说魏子灵比他可爱,更得人心,这就是原因。

    很快。一个身穿将凯,却仅有十六七岁的眉清目秀女子,就站在了我们一群男子面前。

    这女鬼长相甜美,肤色白皙,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,似乎十分的有灵气。看到我们一伙鬼将,却不见怯场,当下说道:“我就是无牙洞阮秋水,你们哪位是城隍左臣?”

    左臣锋利的牙齿冒了出来,除了魏子灵和我,这还没谁敢这么直呼他大名,当即一拍桌子,把台角打散一块:“大胆!未曾看到本城隍在此么?阮秋水,你拥兵无牙山涧小洞,伺机图谋不轨,数次招安,数次托故拒绝,真当我软蛋,不怕城隍官军挥重兵取缔尔等么!”

    这阮秋水,取名秋水。却非秋水伊人,反而谋略胆识过人。看她灵动的眼眸。逐见其机智不下黛眉。

    “左臣,我来投奔与你,并非是我怕你,无牙涧虽小,主次亦可有你决定,但也并非是你砧板上的鲜肉,随你取舍!”阮秋水扫了一眼众鬼将,螓首微微抬高,不说盛气凌人,但英气却蓬勃。

    众将领心中顿时对这女子心生佩服,男的未必有女的这般英雄呀。

    “左帅,何不听她好好说说?阮将军既然敢在此紧要关头来此,必然是为了百阴洞而来,既然敢在这个时候打百阴洞的主意,势必也有破百阴洞的方法,殊为贵客,我们怎么能不礼遇有加?”我劝慰起来,有人唱黑脸,当然少不了唱白脸的,而且她一身的将军行头,我也不能叫她秋水妹妹吧?。

    左臣在这方面也是非常厉害的,和聪明人配合,轻松加愉快,骗个小妹子,那是手到擒来。布节刚划。

    “哼,还是你这位军师厉害,还能说得通话语。”阮秋水看向了我,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阮将军,请座。”我和左臣没利益关系,也没上下级的纠纷,朋友之间就跟会客一样,请这阮秋水坐对面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左臣看了阮秋水一眼,一副面色不好看的样子,实则应该在看我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次软将军来此,带来了什么破敌的妙计?和这百阴洞的百阴鬼王,又有些什么过节,专挑了这个时候来驰援我们?却早些时候左帅招安之时,不来投靠?”我不由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男子投其所好,男子如此,女子更是要矜持守旧,不是不接受招安,而是时候未到,军师,我们无牙洞三百女将,阴兵少,鬼将多,实力虽强,但充入了城隍大军之中,也不过是片林之木,起眼是起眼,却迟早会给左帅化整为零,充入散兵之中,非我所愿,但如今不同,我带着无牙涧的女将刚来便立下功劳,便可提出要求了不是?我们若助左帅拿下百阴洞,阮秋水想带三百姐妹独立一营。”阮秋水一下子就狮子大开口,还未立功,就想提要求,这在一半将领的心中,想下可以,但说出来,那就是要命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!寸功未立,就先谈奖赏!当我左臣好说话么?你也不想下,三百的女将,对我城隍来说,不过是举手之间就能消灭的,呵呵,你当我拿不下百阴洞?只要不出半天功夫,定然能够扫平百阴鬼王!”左臣气呼呼的坐在了帅椅上冷笑。

    “左帅,全是女子充入你的大军中总规不方便,这提议倒是没什么,收编女军,并非如收编男兵那样一应概全。不如这样,先答应下来,问问她与百阴鬼王什么过节,我们再看看是否收拢不是?”我笑着说道,看向了阮秋水。

    “多谢军师释疑,其实我们无牙涧已经和百阴洞势成水火,这百阴老祖仗着修为精深,鬼将众多,竟遣使前来,让我去做他的压寨夫人,还让我的手下将领许配给他那些大将,此事我岂会愿意,于是数次的交涉无果,他们就肆无忌惮起来,若非中间还隔着城隍的地界,恐怕已经给侵吞殆尽,如今值此良机,我无牙涧自当效尽全力,踏平他百阴洞!”阮秋水当即感激无比,这是她的底线,绝对不能动摇,其实之前左臣当上城隍的时候,她应该就已经有意靠拢,接受招安了的。

    “哦,这倒是说的过去了,他百阴老祖要娶你做压寨夫人?这事应该又来很久了吧,那平时你们都怎么推辞的?”事关重大,我当然要细细盘问,要不然出了事情,真不能推说就算的,关系几千的阴兵。

    “唉,一直以来,我们都在向百阴洞纳奉,乞求平安,但这一年一年的下来,百阴老祖耐心渐逝,税赋也越来越重,加连城隍那边的几个大将也要我们送礼维持无牙涧的平安,因此我们已经无力承担,经由几次内务商议,就有了接受招安的想法,这次趁着城隍攻打百阴洞,我便觉得是最好的时机了,您说是么?军师大人?”阮秋水看我这么明白事理,当即和盘托出,到了这个时候,只要城隍爷身边有个比自己聪明的军师存在,那她说得再口花花,也不是最聪明那位,毕竟还有军师扛着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一直在纳奉保平安呀,对了,这葫芦口的那个大笼子,你可知道些什么?”我故意把事情引向了倒霉熊,想要确认倒霉熊是不是给关在了笼子里。

    “笼子……呵呵,其实是这样的,这鬼兽和我们却有渊源,也是由我们无牙涧引去攻打百阴洞的,事情还是得从前段时间说起,那一次正好是到了我们无牙涧纳奉的日子,因为常年给百阴洞搜刮,我们已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,想着送不出礼物,难免也死路一条,或者成为对方的玩物,便咬牙用了一口洞中至宝厄运棺去代替,准备搏一搏运气。厄运棺是有来历的,其实乃我无牙洞祖师从天上得来的至宝,祭炼千年,非常之厉害,一旦有谁沾上,不倒霉到死,便绝不会罢休,只要那百阴老祖开了厄运棺,就会倒霉到死,而没准困扰我们多年的事,也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岂知人算不如天算,那厄运棺运送中途,却给一鬼兽拦住了,吃了我几个抬棺鬼将,偷偷拖着棺椁躲入了树林之中,后来我经过多方的查找,总算将其找到,便引它前去百阴洞大闹一番,可惜的是,这鬼兽虽然厉害,却未能拿百阴洞怎样,对方设下机关,一拥而上,就把鬼兽逮捕了,关入了笼中,那百阴老祖见其厉害,还想尽了办法折磨它,要将这鬼兽收入麾下,因此才有了如今这状况,而如果左帅这次要强攻这百阴洞,我觉得殊为不智,很可能百阴老祖会激发那鬼兽的凶性,到时候恐怕就难以收拾了。”阮秋水劝诫道。

    左臣当即沉吟起来,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也看了眼左臣,随后说道:“既然如此,事情原因和过程都步步紧扣,连接顺畅,想来将军所言应该不是假的,只是将军如何能够有把握加入我们后,可控制那鬼兽?”

    “鬼兽我们可控制不住,不过厄运棺本是我洞中至宝,我却知其咒语和功用,控制应当不难,这便是赢此战的关键所在。”阮秋水回答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那阮将军,便请暂时加入我城隍军如何?”我看时机成熟,就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故所愿,不敢相请。”阮秋水微微倾身屈膝,行了女将礼。

    “嗯,这女军就暂时归你麾下统领,反正你现在也是光棍司令!哈哈!好兄弟!”左臣站了起来,紧握我的双手,这个时候,他也不用再多演什么戏了。

    阮秋水惊讶了一下,但很快就松了口气,或许是觉得我并不像什么坏人。

    跟着阮秋水前去整理军务,路上,阮秋水秋波流转,小声的问道: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,多番得军师帮忙,还不知军师大名?”

    “大名不敢,鄙人夏一天。”跟这文绉绉的将军说话,我觉得太难了,只能学着电视剧装了回逼。

    阮秋水智计卓著,又是行动派,敢独闯左臣的帅帐,这绝对是一员智勇双全的猛将呀,关键长得还水灵水灵的。

    “咦?你便是那位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,以大智慧、大勇气就逼退大龙县周璇上万精兵的那位夏一天夏军师?太好了!没想到我真的没有猜错!这一次赌对了!”阮秋水高兴坏了,大眼珠子上下的打量我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出名?”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大龙县,临县,新县皆有您传奇之名,而大龙县的黑市也是您开的吧?我都去过好几回了,可惜得很,拜访数次,都未曾面缘。”阮秋水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黑市现在在三县里倒也挺出名,只是我名头什么时候起,居然也这么响亮了?还害得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去找了我几回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