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80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:烽烟
    新县已给攻打了?谁这么狼子野心,居然趁着这个时候来攻打新县?难道是周边一些势力?

    却不知道左臣如今收拢了百阴洞,正兵强马壮么?

    两千的老本,加上百阴洞和无牙涧。足有三千之数,还有上千的鬼将,这实力,丢哪都只能用庞然大物才能形容,如果是周边的势力。似乎也没有敢直面左臣的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周璇去而复返?这小表妹不是已经和我约好了么?这就变卦了?狼子野心!

    我坐在了左臣的对面,左臣凝眉苦思,倒霉熊跟着轿子在后面跑,一路也没时间去欺负那些鬼将,拖着棺材,噼啪的乱跑。

    “左臣。你怎么看待这事?如果烽火台燃起,我们现在急行军回去,恐怕也救援不来了,要是小股的匪军还好说,但知道你兵力,又有可能攻打你的,除了周璇,没其他人了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这事情有人怂恿你去干了,却也出卖了你,你可要小心谨慎些。”我叹了口气,这阴间打架的事,我也不好太多参与,要不然也不会处处让着周璇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兄弟,我好容易经营起来的铁营帐。怎能轻易拱手让给周璇!我要夺回了!一定要夺回来!你帮帮老哥!”左臣急了。引凤镇丢了,刚坐稳了新县城隍,已经有感情了,这就给周璇夺走了,他很不甘心!

    我看了眼左臣,不免感到一丝悲哀,要不是给逼的,谁想背井离乡:“左臣,兵员大部分都在你这里了,你也没有家眷在那边,放弃新县,投奔临县魏哥那里才是如今的上策,何必为了一座空城而回去?如果是周璇,你认为她破了城,会不留下后手等你来此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三千兵力,还有你带着熊王压阵,怕周璇做什么?不如就趁着今天,我们大战一翻,也好把她拿下,你看如何?”左臣还抱有希望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璇突然敢肆无忌惮再回头来拿新县,势必已经准备了更厉害的杀手锏,取空城绝不会是她的最终目的,而是想要吞并左臣,而城池,只不过是一个跳板而已!

    “阮秋水,你怎么看。”我看向了阮秋水。

    阮秋水沉吟了下,就说道:“大哥说的在理,临县除了左帅的家当和一些带不出来的冥金,根本什么都没剩下了,现在回去,势必遭到伏击,倒不如远遁投靠别的城隍,再商议如何夺回城池的好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阮秋水似乎真没什么问题,也不愧是名智将,知道有些东西该舍弃。

    毕竟壁虎断尾可再生,要是给断了手足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左臣,你看看现在狼烟,还一直在飘,无论如何,都不能回去,太过常态的东西,往往就是致命所在!我让你投奔魏子灵,以后又不是让你和他一窝,只是暂居而已,魏子灵顾念旧情,不会拒绝你,或者你寻一处屯兵之所,也大有可为之处,至于新县,你可以探马去查情况如何,岂不是一目了然?”我说道,左臣现在已经不冷静了,去端人家老窝,结果给人家端了。

    左臣脸都黑了下来,但实在没其他办法,他现在要冲过去,如果撞上别人还好,周璇的话,他马上就要给包饺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次我栽了,周璇已经想着我这个地方好久了,这次也算图谋得当,也不知道谁泄密了消息,我这些日子没少做保密工作呀!”左臣拍拍大腿,心中十分的难受。

    两个黑白无常在旁边还想要说点什么安慰,结果我眼神制止了,现在的左臣暂时是听不进任何事情,要不是我身份特殊,还要给他指为间隙呢。

    “左臣,我这趟要上去一趟,在阳间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解决,魏哥那里,他一定会十分的高兴你的到来的。”其实雷青那边的事还是要去走走的,三天出殡的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要是不去,大家难免要失望,而洞府这边,答应齐夫人电视的事情也要做到,她孤儿寡母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嗯,这次我听你的,这次派几个跑得快的去谈谈消息,大军就直接挥军临县吧,唉,希望魏子灵这家伙不要笑我,这鬼真丢不起呀。”左臣唉声叹气,十分的难受。

    我再宽慰几句,想起了之前我做的棺材还没有主魂和次魂,便看向了阮秋水:“软将军,我这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能不能借十六个女将,我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无法,若是大哥要借,可随意挑选。”阮秋水想都不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这么爽快?我对她的印象顿时上升了一些,当即趁机挑了十六个鬼将中期的女鬼,收入了之前买来的翠玉命牌之中。布亩匠扛。

    挑选好了鬼将,我就不打算和她们同行了,带着十六个鬼将以及倒霉熊,在临县和新县的交叉路口落下,告别一番后,我刻下了倒霉熊的命牌,将其收起后就借道阴阳回了阳间。

    阳间的一片长势茂盛的甘蔗地里,我找了中间一块地方,拿出了一套法器,连带之前做的小鬼棺,把十六个鬼将封禁了来去自如之中,并开始祭炼起来。

    在里面封印了巢祖的高级咒文后,‘来去自如’暂时算是成型了,至于有多大作用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希望记录好地点,就能把人或者东西送到洞府就行了。

    做好一切,我忽然感到一阵的明悟,在祭炼之时,一阵阵的金光洗刷我的身体,只觉得本来储存气息的地方扩张了许多,而对巢祖大神的沟通,仿佛也增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就是三重的巢祖道统?我不禁感慨,这感觉比其他道法要强烈了许多,毕竟巢祖炼人炼鬼,十足的奇妙。

    兴奋之后,我心情很快就冷却了下来,我居然没有直接跨入入道期?师父不是说过进阶了三重巢祖借法,就能够达到入道期么?

    怏怏不快的我只能出了甘蔗地,来到了大马路上。

    等了两个多小时,才打到了一趟顺风车。

    回到了新县的雷家废宅,取了越野车后转道大龙县。

    到了雷青的灵堂前,已经是夜晚了,雷青的亲人也不多,几个老人和几个苗寨的姑娘,他也只是半个本地人,都是或者的时候认识的,小时候的亲戚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去灵堂点了香,和苗小狸等人见了面,就说起了出殡的时间,确定好后,我说了一定会到,就把车子开回了四小仙道观。

    中间我把因省电而关机的手机打开,果然一大堆的未接电话打来,看到居然连农国富的电话都有,我不禁想起了之前鬼婆婆连杀紫皇门二十多高手的事,这确实能让我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还有大哥夏瑞泽的,连他的短信都有,大致内容很简单:电话联络,速回。

    我知道肯定是因为紫皇门的事,就拨通了夏瑞泽的电话:“瑞泽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才回来呀?我派人找你都招疯了!”夏瑞泽在电话那头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紫皇门的事?”我笑了笑,看来母亲离开后,最担心我的还是夏瑞泽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道门那边都闹腾得跟蒸笼一样了,这事情恐怕不好解决,压不下去,最近一段时间你能躲起来就躲吧,不行去了阴间,他们暂时也拿你没办法,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杀了这么多紫皇门的高手!这得二十多呀,两个入道中期!”夏瑞泽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我准备回答他点什么,但忽然的,一阵的阴气忽然从副驾驶的位置汹涌而来,蜡黄的脸,满是皱纹的双颊,满头的白发的老婆婆,忽然坐在了我的副驾驶位上,缓缓的扭过头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