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80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:顺藤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我手中的电话掉在了地上,一急脚刹车,越野车底盘高,侧滑出了湿滑的路段。差点没撞路边的大石头上,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车,跑向了路边后,两脚已然哆哆嗦嗦起来,不过也没忘了把大狗熊给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倒霉熊落了地。威风的嗷嗷乱吼,以为又有吃的,可看向了车里的老婆婆,立刻假装看不见的绕我后面去了,躲在那不敢吭声,随后硕大的脑袋偷偷耷拉在我的肩膀上。熊脸皱得跟苦瓜似的,瞅着那老婆婆,等老婆婆看向它后,它目光又游弋去了一边,用余光盯着老婆婆,它害怕呀,鬼兽对强大者极为敏感,能不能打得过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人却不一样,我这修为,没开更厉害的阴阳眼,入道都是猜出来的,这副驾驶位的老婆婆,修为已经是难以想象了,关键她脸色一直阴晴不定,像是现在那样坐在那。只是缓过头来盯着我,我真是不知怎么去形容好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。自从大火将四小仙道观付之一炬后。没了山神,就相传这条路总有不干净的东西,晚上没人会路过这里,静悄悄的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“好呀……”副驾驶位上,老婆婆一句‘好呀’,让我脸色苍白,这酸爽,让差点没吓尿了。

    嗖一下,我眼前一花,那狗熊‘嗷呀’一声,没命的拽起我就跑,结果拽的是我的衣领,一下子就把我上衣拽走了,它拧了我的衣服,以为带上我了,直接就上了树。

    我倒在了地上,那老婆婆已经到了我跟前,不知什么时候,捧来了一汪水,露出了黄色的大板牙:“好孩子……婆婆姓孟,口渴了吧……喝点水吧……”

    青绿色的脸上,老人斑清晰可见,我看了眼那汪清水,咽了口唾沫,她怎么知道我口渴了?

    姓孟……

    孟婆,哎哟我个妈呀,这难道就是孟婆汤么?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喝了,我不口渴,孟婆婆呀,我真不口渴……”我牙齿打架,这是傻子水,喝下去就成傻子了!前世今生,啥都记不得了!

    “喝吧,孩子……”孟婆婆笑而露齿,那双目眯得跟缝隙似的。

    我挪着身子后退,可孟婆婆根本不移动,就跟在了我身边,仿佛移动的不是我,是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噗通,倒霉熊压断了树枝,掉到了地上,一副吃痛的样子。

    孟婆嘎嘎的笑起来,看来这熊太倒霉,连鬼神都忍不住笑场了。

    见我捂着嘴死命了不喝,她居然没有逼我,而是把老脸几乎都贴到了我跟前!

    我面色惨白,这是第二次这阿婆这么靠近的看我了,难道因为我长得帅?不会吧?那为啥不去看孙重阳去呀!

    不过她不是赵昱,我不敢忽悠她,要闹不好,就是灌汤包子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孟婆厉害呀,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找上了我,贴心的把忘心汤给送来了,不但送货上门,还不要钱的!

    可我不敢喝呀!孟婆汤了前尘旧梦,断前因后果,也忘一世浮沉得失,一生爱恨情仇,到来生,陌路相见不相识了。

    我有媳妇姐姐,有外婆,母亲,赵茜,有很多不能割舍的好友,我哪能喝这东西呢!

    “忘川河里不渡客……生死桥上化前尘,阿婆有碗忘心汤,了却世间忧离伤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孟婆婆却从眼前消失了,端着一汪清水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我暂时松了口气,却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出汗的,赶紧到树底下撒尿去,这尿憋得太久差点崩了。

    正一泻汪洋,这肩膀上就给什么拍了一下,我顿时吓得脸色大变:“孟婆婆……男女有别,别这样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倒霉熊巨大的头颅发出来的呼吸声,我这才恢复了常态,鬼王中期,在孟婆婆面前也不够看呀。

    倒霉熊也是余悸未消,贴着我不愿意去其他地方,它似乎很信任我,毕竟之前大家难兄难弟共过患难,到现在那条死鱼还丢在玄铁棺里呢,它估计以为我还不饿吧。

    让倒霉熊进了碧玉命牌,我害怕的左右去看孟婆婆有没有监视我,这才丢了替山人,回到了车里。

    看了眼掉车里的电话,夏瑞泽居然还没挂我电话,我拿了起来,叫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结果夏瑞泽立马担忧的问起了我的情况来,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,要不要他现在过去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感动之极,如果是装出来的,那夏瑞泽光是凭这点,就能加分不少。

    和他说了不用担忧后,我挂了电话,就准备开往道观。正启动了车子,忽然就有个白乎乎魂拦在了路中央,我今晚受够了,下了车,就准备借法打退这鬼东西。

    可我细细一看,脸都绿了,这老人,又高又瘦,睁开眼时,双眼红得跟什么似的,已经是鬼王巫医。

    不过这苍老的脸庞和稍瘦面容很是熟悉,我愣住了,这不是李瑞中么!

    “李老?!”我惊诧出声,上回在李家庄园出来,就遇到过李瑞中的魂,这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了?

    李瑞中缓缓抬起头,脸色淡淡的忧郁,叹了口气:“我找不到我家孩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老呀,我刚给吓得够呛,你还跟我这小子装神弄鬼干什么?你找你家孩子李庆和?他去道门清微门进修了!你当然找不到他,道门这种地方是您能去的么?快点过奈何桥投胎吧,正巧我最近刚认识了孟婆,下次见了,介绍给你怎样?”我摇摇头,这李瑞中无端端死在了自己家中,这事情一直困扰了李庆和,我和李破晓三人好长时间,凶手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不过李庆和认为应该是周善干的这事,就是不知道周善是不是隐瞒了实力,因为那段时间周善受伤,应该在修养才是,没有作案时间吧?

    李瑞中竟然也修炼到了鬼王程度了,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我要他帮我报仇……”李瑞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修为已经寻道巅峰了都能轻易给对方拘魂,庆和现在实力也不济,他去清微门时就交代过我帮忙留意了,我因此也在找凶手,正巧你在,你把凶手告诉我,我会把这事情转告李庆和的,你看怎样?或者我正好要借道阴间会自己洞府,你不介意的话,可以暂时去我洞府住一段时间,等李庆和回来,我会带你上去见他。”朋友的爹也是该尊重的老人,所以李瑞中的死也让我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李瑞中就缓缓消失不见了,我皱了皱眉,看来他不愿意其他人帮他报仇吧。

    既然没问道什么,我也不再久留,开了车子回了四小仙道观,现在都半夜了,电视没买成,吃的也没得卖了,只能等改天再去采购一番。

    回到了四小仙道观,可刚把车子停好,电话就来了,这么晚谁还来电话?

    一看之下,居然是农国富的。

    我接了电话,农国富那边就传来了吵杂的声音,他身边好像还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下一天……一天老大!”农国富在那边急切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听有些不悦了,这农国富想要干什么呢:“大半夜,能不叫得这么肉麻么?有话就说有屁就放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挂电话呀!两个玄空门的都跑我店里来了,还威胁我呀!你看您这事闹得这么大,我一个开鬼店的,这么大的事实在不能扛下来呀!”农国富哭诉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来我这里吧,我在四小仙道观。”我说道,有了倒霉熊在,我倒也不怕有人来寻仇,这来几个都得死,像是孟婆婆那种,并非是哪儿都有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呀!他们让你来这里,把事情交代清楚,如果不来,后果不堪设想!”农国富继续的哀求我。

    “几个人?”我给人伏击怕了,人太多,这农国富就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“两个,就两个女的!是入道初期!”农国富怕我不来,就刻意女人二字咬得很重。布边刚亡。

    我一听,不禁冷笑,答应了下来后就开车折转去了农国富那里。

    到了黑巷子口,我左右查看,也没有找到有其他人在的痕迹,心中顿时松了口气,打了个电话,农国富就匆匆出来了。

    跟随他的是两个女子,这两个人看到我不禁露出一副看你跑哪里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我都认识,一个叫做严梅,脸上有块很大的老鼠斑,另一个是个大婶,都是那晚上在引凤镇见过的,这两人全是入道初期,和方月婉曾经是师姐妹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说你逃不掉吧,我们玄空门要找的人,还逃不了!夏一天,有些事我需要问你,方月婉去了?”严梅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方月婉?哦,死了。”我听完就知道是方月婉两个师弟举报了我,然后这严梅和大婶顺藤摸瓜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?你知不知道,她带走了引凤镇的宝物!如果就这么容易死了!就不是方月婉了!这阴险狡诈的小婊砸!”那大婶气呼呼的指着我。

    引凤镇的宝物?我吃了一惊,居然是方月婉拿到了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