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80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:戏子
    果然越是漂亮好看的小娘们,就越是懂的骗人,我心中叹了口气,看这方月婉文文静静的。没想到把我们一群老少爷们都忽悠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她是没死,不过不是我把她藏起来的,来到大龙县吃了顿饭就和她分开了,她说是去找农国富了。对了,农国富,你不知道么?最后的消息,应该就在你这里吧?”我看向了农国富,摊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一天老大。您别逗了,我真不知道她在哪呀,刚才我都说好几回了,方月婉已经跑去找玄丹门丹神连老去了,哪还在这里呀,她们就是不相信,我能有什么办法,这不只能叫上你来了。”农国富苦着脸解释。

    “华师姐,看来两人都不知道方月婉去了哪里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严梅虽然称呼对方师姐,但表情上对这位大婶倒也没多少尊敬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只能找玄丹门的连庚长老了,不过这事情是大事,不能我们两个人去,把这奸商和姓夏的带走。”大婶看了我和农国富一眼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。还想要留下我?”我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入道期都没到的小兔崽子。不乖乖和我们走。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了?我华美丽这些年行走世界,还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!”姓华的大神扫了我一眼,傲气凌人。

    “华师姐,别太冲动,玩坏了可不好收拾。”严梅咯咯怪笑起来,跟个老鸨似的。

    “熊哥,出来吃东西了。”我把倒霉熊的玉牌拿了出来,看了这两个女的一眼,算是缅怀了。

    严梅和华美丽立即皱起了眉,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她们所料,巨大的熊轰然出现,手中拖着一口玄铁重棺,正仰着头,凶神恶煞的看着前面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农国富,你不想死,就赶紧的逃,我可以让熊哥不杀你,要不然,嘿嘿。”因为身高的原因,我只能拍了拍倒霉熊的屁股,指了前面的严梅和华美丽,意思这就是好吃的。

    倒霉熊一听,立刻就挥起棺椁砸向了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!严师妹我们快走!找师父来!这小子有鬼!那熊是鬼王中期的!”华美丽大惊失色,遗体裤脚就没命的逃起来。

    严梅反映更快,已经踏出了好几步!

    不过倒霉熊已经不是原来的倒霉熊,无论是速度和力量都增加了很多,看到食物要逃了,立马把玄铁棺砸了过去!这棺椁无比沉重,挥舞的时候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巨响,每一次打击,都引起了浓烈的黑雾,恐怖的霉运渲染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不过我并不担心霉运附体,再倒霉也没我现在倒霉了,到处来敌人,到处怪事缠身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附体了,穆锋白的那块符文运石也能抵消掉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我忽然想起了那符文运石还在袋子里,这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抵消倒霉熊的霉运?

    正想着这事情,轰隆一声,严梅就差点给厄运棺砸中,不过因此染上了霉运,包括这华美丽大婶也没能例外,全都传染上了这东西。

    看向了农国富,这小子直接跑去鬼店拉了闸门,整个店铺都消失了,估计是回了店铺投影的地方,想要找到他都难了。

    敢开黑店,没一两手压箱底也不行。

    空玄门本事不小,特别是逃跑一道,都有独特的本事,看到自己差点就没命了,两人立即就浑身解数都使出来了,直接消失在浓萎中。

    夜里要找人不容易,逃入了人流大的地方,我也不敢真给这倒霉熊追过去,生怕闹出人命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用吃的骗回了倒霉熊,我打了农国富的电话,让他把店铺投影回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怕死,确认了好一会才把店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呀,你别再这样搞我了,我这段日子真心不好过,我坑你三次,你都坑我多少回了,好几次差点小命都搭进去了,不能这么干吧?县里死了好几个入道的高人,全是紫皇门的,如今都赖在了你头上,来大龙县的玄门修士,全是来我这找你的,我店都快开不下去了!今天我就跟你摊牌吧,这店我是开不下了,你爱干啥就干啥吧!”农国富愁眉苦脸,偏偏也拿我没什么法子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会下阴间几天,冲击下入道期,如果紫皇门来了,有什么事,直接把我名片给他们,打了电话我会接的,不接的话,上来我也会回信息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专业接待仇家上门么?可我哪来你名片呀!”农国富气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能花几个钱?你自己去印一下就好。”我顺道也补充了下蓝符和法盐,随后看到他店铺里的电视挺好,就搬上了车子,又跟他拿了俩个听说是载满韩剧和日剧,还带中文字幕的播放用的大容量4tb的存储盘,就开车回了四小仙道观。

    这回总算没有鬼再来找我,那孟婆婆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帮我杀了这么多紫皇门的高手,搞得现在紫皇门对我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不过这孟婆婆肯定不会是阴间的孟婆,阴间引渡的孟婆没那么厉害,而且也不会杀生成性。

    回到了四小仙道观附近,我没敢把车子停在里面,生怕别人寻仇砸车,就放到了左近的后山山道中。

    借道下了阴间后,将电视和发电机搬到了齐夫人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夏卿家不愧说到做到,本夫人很喜欢,期待你能把这盒子弄好。”

    齐夫人很高兴,含情脉脉的看着我,觉得我这事办得利索,才几天不到就把电视机搬来了,热情的要挽着我的手叫我陪她看一会电视。

    可还没时间开机,黛眉就上门来叫我了,师父应该是想知道我在上面做了什么,还有十万大山那两本古籍怎么拖了那么久没带来。

    我想了好一会,才找到了理由,就跟着黛眉去了教室那里。

    惜君和王胭,还有郑轻灵,以及四十八个小女鬼,外加黑毛犼就是他现在的弟子,现在上课刚刚下堂,这些孩子一窝蜂的跑了出来,看着让人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可想起当年和张一蛋放学后,一起去游泳的事,我心情又不禁感到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师父把教案刚合上,看到我过来,不禁皱了皱眉:“已经找到了回来的理由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,巢祖道统我已然三重天,完成了全道统齐头并进,可却完全没有入道的迹象,这是为什么?”我立刻把话题引开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全部都三重了?之前我还以为你要放弃一两个道统呢!”丘存之果然给我忽悠了下,立刻进入了思考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是呀,师父,全三重了,也感觉到隐隐突破的状况,可偏偏没办法突破,这是为何?难道是道统太多,难以汇成一线?那如何汇聚一线?”我又抛出了自己的想法。布边冬技。

    “嗯,容为师思考一下,回洞府去查阅下相关的文献。”丘存之当即站了起来,他在打靶场底下洞府中的家什已经搬来这里了,现在带了一摞的书,就朝自己的洞府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他还念念叨叨的,不知道在计算什么。

    我乐得轻松,就去了齐夫人那里捣鼓电视机,因为没有连接电脑,选择的是u盘的播放模式,那农国富说只要接通了线,立刻就能够看了,到时候电视里会有菜单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郑轻灵和惜君、王胭在外面凉亭里翻花绳玩,阮玫去带尸王们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齐夫人一个人在洞府里,看到我在她深闺里和她共处,相当的高兴,在我身边靠得很近,以前对我的夹生和矜持早就没了。

    盛唐时期的女子穿着也是大胆,她的许多衣服不知道之前藏在哪里,保持得十分的完好,穿在她傲人的身段上,让我也有些把持不住了,不敢正眼去瞧她。

    我照着农国富给的方法,依样画葫芦的摆弄起来,齐夫人很有兴趣学习这个,毕竟以后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,就寸步不离的跟着学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爱卿,你说这块小小的盒子里,就装了上千部的戏剧,还是静心编排,可是当真?”齐夫人跟摸着孩子一样用细嫩的手抚摸着4tb的硬盘,惊奇这小东西居然有那么大的天地,就一副很好奇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那农国富的话,就自卖自夸起来:“是呀,是一位农姓好友赠与我的,他还有些舍不得呢,听说里面有上千部的日剧,演员……不,那几个戏子好些比较有名的,比如苍井倥,波朵野结姨,尚远芽衣什么的,听说都是比较有意思的,具体我也没看过,一会我们可挑一两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虽说怪了些,可有名有姓,必然是出名至极的戏子,我们盛唐时候,便有好几个比较出名的戏子,不过说与你你也不懂,且看看那叫苍井倥和那波什么姨的演得如何吧?对了,本夫人对一些简体字认得并不全,夏爱卿可否陪着指点一会?”齐夫人找着理由留我下来观看。

    “夫人客气。”我觉得也没什么,就打开了电视机,因为没看过日剧,也不知道哪片好看,就按了随机播放u盘影片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