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80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:罪责
    电视果然播放出了影片,这农国富果然没骗我,怪就怪在并没有影片的名字,一开播。就是演员出场了。

    那美女,果然是水灵灵的,漂亮得我不禁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齐夫人轻哼一声,引得我看了过来,还别说。齐夫人还是很好看的,如今正是花蕾绽放完毕,娇艳欲滴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这戏子果然长得标志,只不过穿着却太少了些,想不到随着岁月流逝,如今竟世风日下了。”齐夫人气哼哼的看着日剧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点点头。看着电视上那小姑娘穿着泳装坐在沙发上说着叽里咕噜的一些话,字幕上还就是‘早上好,我是尚远芽衣,很高兴什么什么的’之类的话,我看完,哎,不对呀,这是……

    难道现在的日本电视剧流行先介绍演员,再开播了?

    当即我就说道:“那个国家,现在都流行这个吧?先要介绍下主要的戏子,然后才会开始演戏,也不知道夫人那时候的盛唐如何?”

    我自己没怎么看电视,电脑也只用搜索引擎,毕竟媳妇姐姐监视得厉害,动辄阴风阵阵。当年十几岁的时候,因为用光碟播放了下爱情动作片。还差点没吓死我。所以从此以后我修身养性,也多亏了媳妇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盛唐呀?我们盛唐也这样的,若不验明正身,是进不了王府的。”齐夫人很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演员介绍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就此闲聊着,不一会,宋婉仪和刘小喵也过来了,她电视是没少看,但应该是有什么事要找我,就结伴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宋婉仪一看这电视里的播放的东西,眼前一亮,就说道:“我忘了些事,一会我还来,筱妙,你在这等我下。”

    我看这宋婉仪古灵精怪的,就没理会她,继续和俩女在那看电视,刘小喵也不知道是周峰哪个古迹里拐来的,居然也没见过电视东西,看到这漂亮女子,就问起了齐夫人。

    齐夫人当即把我解释的照着又解释给了刘小喵。

    “倒也有趣,那先看完再和你谈论下那快递公司的事物。”刘小喵恍然大悟,当即就兴趣盎然的站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原来宋婉仪和刘小喵是为了这个来的。

    剧情进入得挺快,正片好像开始了。

    电视里两个男人就兀然跑了出来,对着那女演员一阵的动手动脚,这一幕,齐夫人当场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连我都张口结舌,眼睛都差点崩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小喵也面红耳赤,指着电视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那两个样貌丑陋的男子可不管我们在电视前怎么表现,手段是非常的麻利的,还没等我和齐夫人、刘小喵反映过来,这女演员就给他们拔了个精光!

    那女演员不但不反抗,还嬉皮笑脸的卖起了萌。

    “这!夏爱卿!这是什么?”齐夫人尴尬极了,这两个男子都压在小姑娘身上了!

    我吓得赶紧跑过去关掉了电视!这一刻,我脸都红了,看了眼刘小喵,刘小喵已经气哭了,拔出了春雷剑,娇喝一声:“淫贼!”

    “不对!这肯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!”我赶紧解释起来,看向了门外,宋婉仪正咯咯的在外面笑着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宋小妮子跑得快了,原来知道我中了计,却不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个淫贼!竟拿此物来污我双眼!”侠女刘小喵可不是说笑的,当即拔剑就朝我砍来!

    “夏爱卿,你竟调戏本夫人……本夫人寡居洞府,命运本就凄凉,你却心术如此不正,想要置本夫人何地?”齐夫人有些生气,也有些尴尬,可眉眼中,偏偏还有些欣喜的样子,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精彩,我瞬间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,那硬盘就被砍成了两半,刘小喵虽然不敢杀我,但破坏这小匣子她还是敢的。

    我吓得跑出了洞府,刘小喵气得追了出来,要找我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居心如此,今日不给个解释,我定不轻饶!”

    “都说是误会,我那朋友给我的时候,我并没有看过里面有什么!”其实这东西能有什么好解释的,不放都放了,难道我还要说说自己的见解?

    听到了我们洞府喧嚣的声音,师父也来了,这一下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一天!你不好好呆在洞府里修炼!净惹了些什么事!”

    刚才‘淫贼’这两字叫得大声,一下子把很多鬼都引了过来,不单是师父老人家,惜君、王胭、郑轻灵等都来了,还有江寒也来了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这边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不说我也知道害臊,都怪自己对这日剧的理解不透彻,居然不知道这几年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,说日剧,他娘的农国富居然恬不知耻拿了日本爱情动作片给我,这就是日剧?不过好像当时他是问过我是不是真要日剧来的。

    我也是贪心,有了韩剧,觉得韩日都是一起的,就连日剧也拿来了,这下火大发了,陪刘小喵和齐夫人看了爱情动作片,这跳到河里都别想洗清了。

    刘小喵是女侠,嫉恶如仇,当时唐家少爷唐治刚刚是想要拍赵茜的大屁股,结果就给砍了头,我带着她看了这个,这晚上不会跑来暗杀我吧?

    齐夫人就复杂了,我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好些,这下更深层次的误会立马要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!这夏一天带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给弟子与齐夫人看,他……他真……真是太坏了!”刘小喵羞于言辞,说完脸都红了,自觉没脸见众鬼,逃出了洞府范围。

    “一天!你给为师过来!”师父气坏了,哪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他上了年纪,但这事看得也不少了,当即要把我叫去教室打板子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不能打哥哥!不能打!”惜君赶紧的抱住了我,不给我过去。

    王胭也跑过来牵着我的手,委屈的看着丘存之。

    宋婉仪在旁边本来还觉得热闹,现在看丘存之气坏了,赶紧跑过去说情。

    结果我还是没能反抗,就给师父用法术牵到了教室里,丘存之是气坏了,这种事在老一辈那里根本不能接受,关键是还气跑了刘小喵,这罪责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家主人不是故意的,肯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于他!”宋婉仪着急的说道,结果丘存之根本没理她,一甩手就是一阵风,将她刮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丘存之拿出了戒尺,气得眼泪都冒了出来:“你!你这劣徒,怎么这么能折腾!调戏妇孺,何等的下作!跪下!将手伸出来!”

    我顿时是一阵的委屈,这事我确实是不对,可这情况我只是被动造成的,便宜都没沾上半点,还要挨了一顿揍。

    “师父,能不能不打呀,这事真不能全怨我,我就是拿了朋友的片子呀!”我苦着脸跪下,伸出了手来。布边以号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一下,痛得我是钻心似的,丘存之还真的打了,不过他自己也气得掉了老泪,我叹了口气,看来怎么解释也是解释不通了,谁让运气不好呢,这谁碰到都不好解释呀。

    不看也看了,能怎么的?

    又打了两下,丘存之干脆丢了戒尺,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:“为师训你,亦是为你而好,岂是借故打你?你心思如此不定,如何的入道呀!你既然回来要冲击入道,便应细细体会,气息稳当,不能有杂念,可如今呢?算了,走吧,回去好好想想!”

    卡在了入道上,师父怒我不争,女人的问题跟着又来了,现在他自己也对收了我这惹麻烦的弟子很为难。

    我心中也积郁难当,回到了卧房,写了通神符,准备问问媳妇去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